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无限黑光之共生体第6章在线阅读

2021/6/11 12:08:44 作者:皇甫齐天 来源:飞卢小说网
无限黑光之共生体
无限黑光之共生体
作者:皇甫齐天来源:飞卢小说网
当黑光病毒遇见共生体,会发生什么样的奇妙变化?当一次次的徜徉在一个个世界,谁能清楚什么是正义,什么是罪恶?(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良掌柜?良掌柜你怎么在这儿?”魏留徊与他娘多说了两句话的功夫,出来就不见陆之道了,只看见良行喝得醉醺醺的倒在别人家门口。

“嗯?再来?”良行显然没有认清眼前的人是谁:“不了……再,嗝……再多那小子就要不高兴了!”

“哎呀!真是,不能喝还逞什么能啊!”几番询问不得回应,魏留徊也有些恼了,不欲再理会良行可跨出两步后又折了回来,从府里叫了辆马车就打算送他回去。

以为陆之道早就回了店里,可是当看见书斋紧闭的大门时他却没了主意。这陆之道不在家里还能去哪儿?难道半道上被人拉去画遗像了?

不对!要去他也不会将良掌柜一个人丢在别人家门口啊!思及此,魏留徊心中骤然闪过一丝不妙,胡乱将良行丢回店里后转身去了隔壁郭二郎茶肆。

他记得那家门口的小胖子是陆之道的眼线,如果那群强行说亲的媒婆今天又来过,这小胖子该是知道的。

“没有啊!”郭二胖刚从渡口回来,手上还拎着两只蛤|蟆:“这两天都没来过,你问这个干嘛?”

魏留徊见了小胖子脸上的警惕便知道他没有撒谎:“奇怪,能去哪儿呢?”

话音未落又听见郭二胖乍起一声喊:“坏了,要下雨了?后院儿的衣裳还挂着呐!”说着一溜烟跑了个没影。

顺着二胖指的方向望去,魏留徊果然见着了好大一片乌云,已经到了城外,仿佛从地里升起来似的黑压压一片。

“算了算了,我还是在店里等着吧!”方才他就算有意去找,这会儿也没了心思。

只是他前脚刚跨进门槛,一道灰影就从眼前掠过,回头一看居然是阿秋这只傻兔子!它现下也不知怎么了,撒开丫子冲出门就在街上狂奔,来不及细想,魏留徊立刻跟了上去:“哎你个傻兔子去哪儿呢!马上就要下雨了你快回来!”

奈何魏留徊只见了阿秋平日尽显的惫懒,从不知道它这般能逃窜,能不跟丢已是极限,抓它回来是万万不能的……

城外十里,曲云山上。

“我说怎么一靠近你就烧得慌,原来是藏了个宝贝在身上!”此时的刘老三虽还是原来的打扮,人却站直了几分,即使脸上带了笑,那双散着怨气的黑色眼珠也实为瘆人。

“你果然是恶鬼。”陆之道见他没了伪装心里反而镇定下来:“我竟是看走眼了,还以为你只是夙愿难了,你究竟害了多少人?”如此深厚的怨气,若全是自己得来的那得造多少孽?

刘老三冷笑一声:“我说了,我没杀人,这些魂魄都是我买来的。”说完看着陆之道怀疑的眼神又摇了摇头:“算了,反正你也不信。不过说起来,我能有今天还多亏了你。”

“你究竟想干什么?”

“你还记得前年的腊八节吗?”说起从前来刘老三显得有些漫不经心:“你来过我家,替我画殃画。前一天晚上我就咽气了,死于疫病。你来以后,一点点照着我的样子下笔,直到有个小相公来叫你随他去吃粥。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你想起来了吗?”

陆之道听他说起腊八节脑子里便浮现出一段记忆,好似那天真去了趟东清坊,画到半路被魏留徊拉去吃粥,他拗不过便去了,等出来的时候却被告知,方才他画的那人又救了过来!

他当时没有多想,只当是哪位大夫妙手回春,现在看来只怕是另有隐情!

“你该不会……”脑子里忽然记起他走时桌上画像的状态:“自己添上了眼睛!”那幅画差的最后几笔,正是眼睛。

“陆先生好记性。”刘老三拍手称赞了一句:“不过,我能活到今天你的功劳也只占一半。魂魄虽在,身躯已死,你就不好奇我是怎么完完整整活到今日的吗?”

陆之道隐约记得良行叔说过,想要身躯不腐,除非是有重宝相护,要不就以食魂维持,想来这刘老三……

这想法才只冒出一半,陆之道忽觉手腕一痛,紧接着手里的短剑就失控飞了出去,一头扎进了远处的土里!

“你!”他早该知道的,这鬼奸诈狡猾怎么会同他说这么多话?不过是为了伺机夺走那短剑!

“哈哈哈!想知道为什么?不如死了我再告诉你?”话音未落,刘老三已经闪身近前,出手迅疾。陆之道下意识欲召出云笔来挡却发现自己浑身僵硬,丝毫动弹不得。

怨手在喉陆之道眼瞳一缩,正在他以为他将命丧于此之时,一道黑色的残影刹那间将刘老三穿胸而过!

紧接着陆之道便觉得身上一松,眼睁睁瞧见那刘老三化为一缕怨煞之气,尽数收入了那残影里。

“咳咳咳咳!”逢此变故陆之道不禁有些后怕,等到身体缓了些才抬眼去看方才的残影究竟是什么。

是一颗石头。这颗悬在眼前的青黑色玉石,圆润饱满,迎着日光还隐约有些剔透,只是下半部分被削平了,仿佛是枚印章。

陆之道伸出手将它取了下来,果然在底部发现了刻印的痕迹,左右打量了片刻,读出四个狗屁不通的字儿来:“察查司印?”没听过。

瞧着似乎是某处官印,怎么会在他身上?

脑子里略一回想,还真让他想起个事儿来!那天他回书斋想将三楼书架上的画卷拿出去晒来着,结果从画里掉出个黑色的石头来,紧接着王妈妈过来逮他,来不及细看他就随手将这石头塞进了荷包里!

想来,正是这个印章了?只是它究竟什么来头,竟然眨眼间将刘老三吸收殆尽。

“不行,事关重大,先看看良行叔怎么说!”管他妖物魔物,总归它没有害他的心思。

这样想着,陆之道收回印章转身去寻刚才被打飞的短剑。短剑插得太深,好容易拔到一半,眼前一暗视线里忽然闯进一双白底黑面的长靴!

靴面整洁异常,不像是来踏青的。他还要往上看看这人究竟是谁,可眉心陡然传来一阵疼痛,下一瞬便彻底失去了意识……

***

“阿秋!你究竟要去哪儿!”魏留徊跑了一路现下已是上气不接下气,他插着腰,扶着一块碎石坐下:“不行了,陆之道我尽力了,是这傻兔子太能折腾……”

虽然他已经放弃了但眼神还是一路跟着,令他意外的是,那傻兔子居然停了下来,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看样子是在挖洞。

强撑着紧走几步上前,阿秋已经挖完,魏留徊只见它乖巧的蹲在地上,前爪上端着一柄短剑。

“我说你,跑这么远就为了一把破匕首?我家里多的是你知不知道?早知道你要……”魏留徊看清楚怎么回事之后就开始说教起来,只是这话才说到一半儿,他忽然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起——

“闭嘴!”

“谁!”他瞬间吓了一跳,侧身查看却见身旁明明一个人都没有:“究竟是谁在装神弄鬼!”因他从小运气就不好,若说这回真遇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他还真不觉得意外。

只听见那女人重重地叹了口气:“是我,阿秋,往下看。”

魏留徊闻言下意识看向脚边的兔子,一脸不可置信。阿秋与他眨了眨眼,将手里的短剑递给他:“别傻愣着了,快拿回去给良行叔叔!陆判只怕是遭遇了不测。”

说完半晌还没见魏留徊反应,她忍不住张嘴吓唬了他一番。这样一来,魏留徊才算醒过神来:“啊!你你你!你会说话,你是个妖怪!你竟然是妖怪我居然不知道!你们太坏了居然瞒着我,我说你怎么每次都像看傻子一样看我!你你你……”

见他自言自语没完没了,阿秋心中恼火眼里霎时闪过一丝猩红。

等魏留徊发现不对劲的时候,他竟看见阿秋开始浑身抽搐起来!

“喂你怎么了!你这是怎么了?你别吓我!”魏留徊被她惊得手足无措。

地上的阿秋已经浑然无觉,光滑柔软的皮毛下仿佛有什么东西要破体而出,然而终究只是一圈圈涨大,渐渐的皮毛缩短肢体伸展,隐隐约约现出个人形来。

魏留徊早已被吓得瘫坐在了地上,想要逃走两条腿却有自己的想法,无论如何也站不起来。

等到阿秋彻底安静下来的时候,魏留徊打量了她片刻终于松了口气——还好不是什么恶心的怪物。

不过也才过了一瞬,魏留徊忽然反应过来什么,脸上血气上涌霎时间成了个结巴:“你!你简直不知羞耻!”

阿秋动了动脖子感觉适应了会儿,抬眼就见魏留徊转了脸不敢看她,脸上还挂着不正常的潮红:“怎么了吓到你了?胆子原来这么小啊!”显然是没有听见他刚才的话。

“你还说!你简直……”一句不知羞耻又要脱口而出,魏留徊生生忍住了,此时恨不能自插双目:“你就不能变身衣裳出来?赤……这副样子叫人看见成何体统!”

“我怎么了我?”阿秋低头打量了眼自己:“有什么地方没有变对吗?”说着还在身上摸摸掐掐起来。

“啊你,真是!”魏留徊余光扫见这幕顿时心头一阻,仿佛一只被踩在地上的蛤|蟆:“与你说不清楚!”

起身将自己的外衣脱了下来兜头盖在了阿秋身上:“穿好了叫我!”

阿秋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生气,但还是乖乖穿上:“我好了。”

魏留徊侧头瞥见她囫囵穿好了才别扭地转过身来:“你刚才说这短剑怎么了?”

“啊!我都忘了!”阿秋一拍脑门儿捡起地上的短剑:“陆判遭了暗算我们快些回去找良行叔叔!”

话还在嘴里,脚已经朝着山下奔去了。

“喂!你慢些跑啊,小心衣服!”魏留徊一面喊她,一面无奈跟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猎心之八九五七(10)

    杜子风他们身穿的“病服”上都有属于每个人自己的代号,杜子风的自然就是九五二七,而现在躺在那张金属躺椅上的人,虽然杜子风看不见他的面孔,但却能够看清他衣服上的代号——八九五七。显然这个人的身份与杜子风是一样的,只是杜子风并不知道他正在接受的是哪项实验,杜子风只看见八九五七现在正全身抽搐,看上去十分的痛

  • 女总裁的全能兵王在线阅读第六章

    杨过回到家中。坐在床上,呼出系统。准备再度强化一波。四个选项现在只有装备面板是黯淡的,其他三个都亮了起来。属性面板没有什么大的变化。杨过点开技能面板。【经验:120传承英雄:无间傀儡——元歌英雄等级:一级(0/100)(+)英雄技能:秘术·操控(被动):略秘术·影(一级):略秘术·纸雏鸾(未解锁)秘

  • 小甜心在线阅读第2章

    景渊的桃花眼里闪过一丝惊艳,却又觉得本该如此。睁开双眼后,床上的小人儿实在太能激起男性的保护欲了,巴掌大的小脸儿,白玉般的肤色,如深海般的眸色,清澈的眼神,雾蒙蒙的,像一只小鹿,闯进了大灰狼先生的庄园。这是于婉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之前的几天里,原来的于婉惊吓过度,加之体弱,一直处于昏迷的状态。男人身

  • 糖醋总裁尝尝鲜婚姻与家庭

    婚姻和家庭是女人的世袭领地,在这里,女性的意志占据了统治地位。一个家庭,无论它的总体特征还是它所表现出来的行为方式,都是倾向于女性化的。女人是家里的一道风景线,她决定着一个家庭的风格和品味。如何经营好自己的婚姻,成了每个已婚女人必须面临的棘手的问题。婚后的梅子同样也要面对这样的状况。她一方面要面对生

  • 给我少一点的情敌在线阅读大胜

    无球挡拆,是作为掩护无球人摆脱防守人获得接球空间甚至是投篮空间常用的跑位战术。三井寿这个时候提出来使用这个,无非就是想让自己更好的有投篮空间罢了。既然已经有了无限开火权,自己干嘛矫情,他今天,还就是巅峰科比了!一对一持球进攻无疑是最耗费体力的一种进攻防守,投篮也就算了,突破进去还要面对协防。三井寿如

  • 末世吃货生存手札第九章在线阅读

    蔡美凤不愿出钱,却又不愿当众承认自己不是艾夫人,纠结了半天,碍于面子,最终还是跟着服务员去把帐结了。一顿饭居然要九千块,帐单上写的燕窝鲍鱼什么的,她刚才在房间明明没看到,服务员却说她进去之前就已经吃完撤下去了。这让她更加气恼,那么多好东西,她一口都没吃成,却还要负责结账,真是太憋屈了!还好昨天刚从艾

  • 骗婚总裁,走着瞧在线阅读第10节

    佩服之余陈雨然忽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似的:“秦溪!你们离婚难道萧木没有给你钱么?”为什么还要卖房子,知不知道这样很不划算?眼见着话题又回到了钱上,秦溪苦笑:“雨然,萧木有一个助手名叫钱宇,moneyrain,你真的不要考虑和他换一下姓名么?”陈雨然抿紧了嘴唇,歪斜着脑袋,目光里全是愤然:“秦溪!我

  • [知否]齐家有媳初长成之的船卖不卖?(新书求收藏)(3)

    看了看桌子上那把拇指长的铅笔刀,再看死侍手中那两把一米多长,散发着寒光的武士刀,大汉懵了,路人也懵了!铺垫了这么多,合着你还是想捅死他?你她妈这是诈骗啊!人家拿铅笔刀划你一道,你拿西瓜刀追着人家砍?究竟是有多不要脸的人才能想到这个套路啊!“来自雷纳德负能量点+999”“来自山村平负能量点+699”“

  • 顾芷和总裁的甜蜜之旅之呆兽的宝藏

    其次,拓印元术的成功率低的可怕。有些人冲破了桎枵,却一辈子无法拓印元术,永远停留在了元术士学徒。元兽晶核是难得的宝贝,用来交换一瓶微型体力恢复药剂,价值相差无几。这颗黄铜色的圆形晶核内,有一颗五角星图案,鲁季宝到手的时候,已经用“大数据师”分析过了,正是蛮牛唯一的元术“冲撞”。冲撞,横冲直撞,撞击对

  • 恶魔总裁的甜心娇妻之人蛹(7)

    姚大小姐难得的乖巧,让我和黄三相视一笑。“嘶!”腰间的痛感让我以为嘴上长刀子的飞虫又回来了,回头一看,姚芊的手拧住了我腰上的软肉。“邢万山,你俩笑什么!”姚芊气呼呼地说道。我捏住姚芊的手腕,悲愤欲绝,“他也笑了,你拧他啊!”“哼!”姚芊抽回手,丢给我一个白眼。皮筏子逐渐靠近岸边,眼前的一幕让我们三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