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我成了生物兵器第九章在线阅读

2021/6/11 12:30:14 作者:鹤五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成了生物兵器
我成了生物兵器
作者:鹤五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去,我怎么变成一条*了?!”王智睁开眼,吃惊的打量起自己的身体来。说是*其实不对,猎豹一般流畅矫健的身形,水牛犊子般健硕的肩颈肌,狮子般锋利的口齿,再加上坚韧的爪子,和用来在高速移动中保持转向身体平衡的鞭尾,共同构成了王智现在的身体。“我*玛,老子是人,怎么突然变成一条*了。”威风可怖的外表并没有能给王智半点安慰,他搞不明白,自己明明正喝着奶茶打着游戏,怎么就突然一眨眼变成一条外表凶残的“大*”了。(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娱乐室似乎永远闹哄哄,难得的安静时刻便是每天饭后雷打不动、由住民亲自上阵播报的枫叶岭电台广播时间。

枫叶岭遵循一套奖惩分明的制度,最常见的便是不准许住民擅自使用电梯,一旦被发现,就要接受惩罚。惩罚也分轻重,据说其中之一就是要上广播电台声情并茂地朗读一整周的心灵鸡汤。

因为有硬性规定,住民在聆听广播期间不准吵嚷,不得打瞌睡,否则也要被发配去诵读鸡汤,于是每到这个点,娱乐室的人就会自动消失一半,纷纷躲回广播侵扰范围之外的房间。那些没能及时溜走或是舍不得房间里柔软沙发拼死也要守卫地盘的人则只能捂着耳朵,把脑袋埋进沙发的缝隙间打滚,叫也不能叫一句。

心灵鸡汤本身并不可怕,相反地,它语句通顺,流畅优美,是煽情的好物,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碗鸡汤涵盖近十张双面列印A4纸的内容,尽是密密麻麻的五号中文字,每天中午一点半播报雷同的内容,无论刮风下雨雷打不动——直叫阅者花眼,听者入眠。

方榆此前并未领略这碗鸡汤的力量。

一点半将近,陆之屿蓦地变了脸色,急匆匆拉着她就要跑,在门口被广播节目的忠实拥护者张护士抓个正着,赶了回去:“干啥呢小陆?方小姐没听过这个就让人家听听看嘛,多好的节目。”

陆之屿头顶冒汗地僵在原地,眼看时间就要跳转至一点三十,权衡再三,决定抛下一头雾水的方榆,“哎哟”一声捂住了肚子,“张姐姐,我肚子突然疼得厉害,就先走啦!”他不等她回答便脚底抹油地溜没影儿了。

下一秒,广播中的男声开始了他的演讲。

“各位住民及医护人员,大家中午好。欢迎收听枫叶岭之声,首先我要重申一遍注意事项。首先,交朋友是很重要的事情呢,请务必与同区域的各位友好相处。维护邻里关系,从我做起!第二,晚上九点之后如没有紧急事项不要走出房间喔,小心被吃人的大灰狼一口吞掉……”广播员似乎被扯离了话筒,不远处有刻意压低的嗓音,大概是“谁让你擅自加戏”之类的。被教训一通,广播员可怜兮兮地回到话筒前,继续说,“第三,欢迎大家每天来到娱乐室收听广播、参加小聚会。”

方榆坐在沙发上静静听着。

在注意事项之后,广播还讲述了五十年前枫叶岭创办之初的一段历史,趁旁边的监督人员不注意,广播员添油加醋一番,将一段严肃的往事改编成一段曲折的爱情故事,故事的结局是一位先生踏着七彩祥云去接他的心上人,不料半路座驾没油摔了下去,只好灰头土脸地走路见她。

被发现少不得又是一顿数落,在身边人的监督下,他只好委屈地依稿子念:“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即便你身陷难以逆转的绝境,也不能轻言放弃。诚然逆境不可能长腿自己跑掉,你也有机会赌上全身力气与之一搏。”停顿好一会儿,他支支吾吾地加上一句,“啊,多么深、深刻的道理!”

广播足足持续了四十分钟,这对播报者与听众而言,的确算一场酷刑。在广播结束的音乐声中,方榆忍着笑,面上仍是一副淡淡的表情,只不过手攥着沙发的布面,近看还会发现她因憋笑而忍不住抖动的肩膀。

直到广播节目完全结束,陆之屿才姗姗来迟,还装模作样地捂着肚子演了一会儿,哈着腰坐到方榆身边。沙发骤然下陷,他们的胳膊撞到一起,方榆迅速躲开了。

他小心翼翼地抬眼观察她的表情,问:“方小姐,广播节目好听吗?”

“嗯……还好。”方榆回答。

陆之屿睁大眼,再三确认:“什么?还好?”

“是啊。”

“哎呀!”他一拍大腿,抓住她的肩膀摇晃,“阿榆!阿榆你该不会是听傻了吧?”他痛心地喃喃自语,“完了,咱们阿榆听广播听傻了……”

不远处的陛下听闻动静揉揉眼睛站起身凑过来,“什么?”

方榆眼疾手快地捂住陆之屿的嘴巴,防止谣言散布到更远处,从而引发一场深刻的讨论。陛下用右手的手背蹭掉眼皮上水彩笔绘制的大眼睛,一脸懵懂地打哈欠,“大哥,发生什么事情啦?”

“没什么。”方榆严严实实地捂着大哥的嘴,微笑着代替他回答。

“哦。”陛下点点头,对着左手上戴着的小丑说,“小不点,大哥的威严都没了。”

手偶点点鼻子,幸灾乐祸:“是呀。”

方榆闻言松开手。

陛下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圆溜溜的眼珠转了几圈,若有所思。随后他跑开去,叫上旁边坐着的两个人,围拢方榆坐在地上。脏兮兮的小丑手偶发话了:“小鱼干,要成为我们的新朋友必须跟我们玩一个游戏。”

陆之屿捏捏她的手指,递过去一个请求的眼神。

方榆说,“什么游戏?”

小丑在空中旋转跳跃,表演了一段艺术体操,不紧不慢地说:“谎言禁止游戏,每个人都要抽签回答问题,不准撒谎。撒谎的人要去播广播!”

围绕着方榆的一双双期待秘密的闪亮的眼睛让她微微一顿,她不愿意透露过多个人隐私,正想着要怎样委婉拒绝,却听陆之屿说:“方小姐,这是一个了解大家的机会呀,没有很过分的问题,相信我。如果遇到你不想回答的问题,你当然可以选择沉默。”

她最终答应了。

不知是谁掏出一台已进入游戏界面的平板电脑,屏幕上是飞快跳转的问题,平板电脑递到方榆面前,她随意按下停止。

第一个问题是:你最喜欢的食物是什么?

她没想到是这样温和的问题,耐心地想了想,“我该回答主食类还是甜品类?”

陛下说:“都可以,反正你在这儿又吃不到。”

方榆:“……”

陛下身边一个高瘦的男人笑得直不起腰,像一根被风吹弯的竹竿。

方榆深呼吸,保持住嘴角的弧度,她报了一家店名,“他家的柠檬挞不错。”

听见“柠檬”二字,陛下牙口泛起一阵酸意,哆嗦了一把肩膀,“原来小鱼干喜欢吃酸溜溜的甜品。”

竹竿戳戳他,“酸溜溜的能叫甜品吗?”

陛下陷入沉思。

方榆说:“下一题。”

平板电脑交到陆之屿手里,他拿到的问题是:询问你左边的人他/她的生日是什么时候。

方榆正想着他会被问到什么,问题又猝不及防地回到了她身上,“还能这样玩?”

陆之屿一脸无辜地摊手,“这不是我的错,天地良心啊方小姐。”

方榆狐疑地瞥他一眼,“其实我也不知道我生日具体是几月几号。”

陆之屿不信,“你的资料里写着的那个不是吗?我记得是夏天?”

“不是,户口簿上的日期就是错的,后来也没人改过来。我只听我父母说过,我是冬天出生的。”

陛下派小不点抢答:“啊,大哥的生日也在冬天呢。”

“嗯,”他点头,凑近了方榆的耳朵,“既然户口簿上的生日是假的,就不要理它啦。那阿榆以后就和我一起过生日好不好?”

她侧过脸,他的鼻尖似有似无地蹭过她的头发,带起莫名的瘙痒。她往后退了一点,说好。

接下来平板电脑传了一圈,方榆有点心不在焉。竹竿十岁时候的梦想是成为奥特曼;陛下最害怕的生物是呱呱乱叫的鹦鹉;他最好的朋友是小不点——竹竿表示很受伤;陆之屿从前做过最拉风的事情是成为校园一霸;他被叫做“大哥”之后曾当了一段时间的“院花”。

话题似乎没落到陆之屿右边的沉默寡言的男人身上过。他苍白,单薄,像一团空气,快要垂到肩膀的头发挡住半张脸,稍显凌乱,发梢带着卷曲的弧度,应该就是住在C211的森浩了。他低头接过平板电脑,飞快地按下停止键,看了一眼上面的问题。

“一个男人。”他小声回答。

“什么?阿森你说大声点,我听不到。”坐在他身畔的陛下猫着腰钻到他眼前,完成了一个高难度动作,吓得他倒爬两步。

大家这才看清了他抽到的问题:你最讨厌什么?

“哪个男人?是被蜘蛛咬一口就会变身的那个家伙吗?”陛下好奇地追问。

森浩受惊的脸色还未恢复,细细地喘着气,却是闭紧了嘴巴,不再回答。方榆看过去,阳光折射下,他的虹膜呈现一种淡淡的琥珀色,中间夹着薄暮般的烟灰,有种阴柔的神秘感。

“好啦老赵,”陆之屿替他解围,“阿森不是已经回答过了吗,接下来轮到你啦。”

“哦。”陛下很听大哥的话,读出他抽到的问题,“请我对面的人告诉我,你最想见的人是谁?”

方榆一愣,才意识到指的是自己。她朝四周望了一眼,抓着衣摆,下意识回答道:“我没有什么特别想见的人。”

“总有一个的吧,”陛下仍不放弃,嘿嘿笑道,“身边的人也可以呀。”

她眼中平静,目光投在身侧的某个地方,轻微一晃,停顿几秒,“我想见见我前男友。”

如同在跑道上疾驰的赛车突然来了个急刹,没人预料到她会说出这样一句话,连惊叹都卡在喉咙口,化成一个无声的音节。

聂护士站在距离他们不远处。方榆的声音传入她的耳朵,一字不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禁忌之狩满座皆惊

    第四章满座皆惊入夜,无双楼打烊后,所有的仆人和姑娘都回房休息了,空荡荡的大厅里,只剩下一道倩影还在焦急的左右踱步,好似在等什么人一般。“魁首,可是在等小云?”玉乘风不知何时来到了玉无双的身后。对于这种无声无息的方式,玉无双早已习以为常。没有掩饰,轻轻的点了点头,玉无双道“这都第三日了,云儿还未归来。

  • 妖怪聊天群在线阅读第七节

    “这里!这里!”一注意到苏以楠进店门,金珍妮就举手示意她。苏以楠看见她后,也迅速挥了挥手作为回应。“等很久了吗?”苏以楠把挎包放一边,在珍妮的对面坐下。“没有,就比你早到一会会。”金珍妮笑着说,“我们先点甜点和饮料吧。”“好,我想拔草这家很久了,一直想吃这里的千层蛋糕。”苏以楠和金珍妮是在练习瑜伽时

  • 洪荒妖帝之熊猫修仙传在线阅读第八章

    土地害怕了颤抖下:“大圣,小仙真的不知道!”孙悟空看着土地,收回他的金箍棒,一步步走到土地面前,把他拎了起来:“土地,如果你不说,后果自负。”武平觉得孙悟空还是以前样子,却未阻止。观音大士从天上看到这一幕,发现事态严重,连忙驾着云彩去西天佛祖。而这边武平上前轻轻拍了孙悟空肩膀:“悟空,不得无礼,赶紧

  • 利用人性统治异世界长留历练5

    “你,等着!”霓漫天气愤的拿着赤霄剑指着背立在长留山的那一抹绿色挺拔的身影,不错,那正是比霓漫天出发晚,而后居上的朔风。朔风并没有看霓漫天,直朝刚踏上长留的落十一走去,可心里却不由自主的想关心她。霓羽裳待落地后瞟了一眼小心翼翼的花千骨以及在她周围安慰她的舞青萝和火夕,左一句右一句不过是他们三个自持天

  • 欢至泛心在线阅读第七章

    爱上了一个不爱他的,可他却不知道,那个一直陪在她身旁,默默无闻的人却一直在默默地,保护着他,像他的影子一般保护着他。可当他遇到危险时,没有人会去救他,他却出现了,当猎物厮杀,他露出尖锐的獠牙,这并不是欺骗,而是一种伪装……所以呢,人就像一面镜子一样……只是我把这秘密藏的,很深很深,无人知道……

  • 鬼灭:酒之呼吸!在线阅读不再有关系

    夏染走出酒店,哭着跑着。她没有想到顾影怜可以做到这么绝,明明那天已经把棠梨的人品全说出来了,他却还是一点都不愿意多看自己一眼。心好痛啊,这个时候要是没有心该多好?“嘶——”她吃痛的看着脚踝,已经红肿起来,每走一步都疼的不行,所以她干脆坐在台阶上面,把高跟鞋脱了下来。“看来,又到我出场的时候了。”白挚

  • 阴间鬼王是我老公第四章在线阅读

    雷诺闻声看去,只见一个将近200斤的大肥婆,甩着泪水,一手提着鲜花,一手拿着扬声器,后边还跟着一个大爷!“这……”雷诺简直无语了,这肥婆倒是好说,可那大爷,估计能当这小鲜肉爷爷了吧,也追星么?只见那肥婆,横冲直撞,以摧枯拉朽之势,快步冲向栏杆儿,纵身跃起!咚!“啊!我日!”砰!!!结果肥婆没跳起来,

  • 玉梳逍遥传第四章

    道具组先到,小助理看见秋颜,就偷偷地把她拉到一边:“怎么又来了?”秋颜老老实实地:“我想跟着剧组拍戏。”“可是副导演已经说了不让你来……”小助理同情地看着她。秋颜握拳:“所以一定要感动副导演啊啊啊。”“那你加油。”小助理看见远远过来的另一辆车,指了指:“今天又要赶工期,大家要提前把东西准备好。你要是

  • 妖孽狂兵之暴露的马甲(6)

    复仇者大厦。现在已经是深夜,托尼还泡在他的实验室里继续着新战甲的研究。“sir”“贾维斯我现在不需要休息。”托尼继续着手上的研究头也没抬的回答。“sir迦勒底御主的身份查到了。”“什么?!”托尼立即放下手上的事情“查到什么了?”贾维斯把一张医院的体检表投影了出来。“这家医院刚进行系统升级将纸质的档案

  • 叶罗丽精灵梦之救赎在线阅读第9节

    九迎春节当日,天气晴好。南若凌晨三点便被宫人叫醒,为了典礼不迟到,他昨晚留宿在了宫里。一拽床头的摇绳,早已准备好的宫人们鱼贯而入。因今日要祭祀,必须沐浴熏体。其实他们从三日前就开始吃素禁酒,有妻妾的不能同房,其它娱乐活动也全部停止。南若不由想起了前世网上流传的仪式感。这够有仪式感了吧。四个太监伺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