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混在荒野!我有一把无敌芭蕉扇在线阅读第四节

2021/6/11 12:25:32 作者:吃不胖的瓜a 来源:飞卢小说网
混在荒野!我有一把无敌芭蕉扇
混在荒野!我有一把无敌芭蕉扇
作者:吃不胖的瓜a来源:飞卢小说网
在这里,高楼大厦是平民才待的地方。财富和机遇,深藏在都市外围那广袤的荒野之中。无数神秘的荒野构成了这个集齐了恐怖、惊险和刺激的荒墟世界。有一个男人,从地球来到这荒墟世界。有一个男人,扛一把芭蕉扇横扫都市和荒野。这个男人叫许胜。许胜的两极芭蕉扇,扇天扇地扇空气,谁不服,一扇子直接扇飞。对不起,扇飞已经是最慈悲的了。小哥哥,来战嘛,一扇直接火化,一扇直接虚无,两项同选还有优惠哦。(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大娘子李氏母家世代书香,又是嫡女出身,先前觉得女孩子溺爱一些无不可,从禁中回来后,却陡然变了脸,亲自教导起了女儿的言行举止。

我伏在桌子旁看姐姐在房里从早到晚的受教,对她表示深深的同情,教坊里的孩子们虽也学艺辛苦,但不至于像姐姐这样哪儿也去不得。李氏持家甚紧,连父亲也会被请来在一旁看着,他有时候看两眼,毕竟还是心疼嫡出的女儿,忍不住道:

“凤儿才八岁,这些礼节规矩差不多就行了,你看她走路腿都不稳了!”

李氏白了她一眼:“前两年我要给姐儿缠足,官人护着她,我也就罢了,结果呢,她在学堂里才见了长公主家的哥儿几次面,就跟人打上了!”

她不由得又数落起姐姐:“那李端愿是什么人,太宗的外孙!成天在官家圣人面前晃悠的人!你爹爹是内殿崇班,跟李家驸马那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你哥哥们都不敢惹那小祖宗,是谁给你的胆儿?”

姐姐是实在不惜得听她娘说李端愿的出身,轻哼一声道:“孩儿的祖母还是李端愿的姑奶奶呢,爹爹不也整日和李驸马表兄表弟的叫?”

大娘子气得手捂胸口:“官人你听听!”

姐姐连忙对李氏一揖,话音里似是带着阵阵悔意:“是女儿错了,女儿日后再不敢了。”

父亲神情快慰,道:“你看看,这孩子知错就改,可见这几天教的还是不错,娘子还是送她回学堂去吧,学堂里最近来了个先生,是朝廷的文林郎,听闻本先叫做朱说,后来又改成了范仲淹,是个有学问的人,姐儿再不去上学,怕是赶不上庸哥儿和和哥儿了。”

姐姐素日里最喜爱读书,连忙道:“前一段时日便听人说,范仲淹是从苏州来的,虽寒门出身,德行却奇高,女儿一定会记得阿娘的教诲,阿娘便让我去吧!等再过几天,女儿可连三姐儿也比不上了!”

李氏虽晓得女儿是有意学乖,却也无可奈何,只好答应了女儿所求,姐姐拉着我飞也似的出了府,急急对车夫道:“去建安书院!快!”

于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见到了范仲淹,见到了汴京城子弟云集的建安书院。范仲淹那时不过是从九品的文林郎、任集庆军节度推官,虽因着一身气节刚正不阿的品性,在士大夫中渐渐显名,可东京皇城显贵林立,他三十一岁还是从九品的散官,实在是不能和比他小两岁,却已然是太子伴读的晏殊作比。

我记得他一身青布长衫,檀木发簪,与我幼时见的江、淮间衣冠士人并无二致,长得瘦瘦高高,从内到外俱是为师者的威严气度。台下的学生大的不过十余岁,小的才六七岁,俱是权贵人家的哥儿,也不乏像姐姐与我这样的女公子。

大宋朝开国近六十年,最是注重文风,谁家都盼着出几个赐宴琼林的好儿郎,和几个知书达理,能吟诗作词的美娇娘,故而书院极其盛行。姐姐与我来的晚了,前排皆已坐满,她环顾四周,只好咬咬牙,拉着我坐在了最后。

范仲淹正讲到了《诗经》中的“南山”一篇,姐姐匆忙把书打开,听范仲淹道:“取妻如之何?匪媒不得。既曰得止,曷又极止?这几句话是说,君子娶妇之后,便不可再由着她放任了。”

“范先生!”

姐姐眉头微蹙,这些日子她早受够了闺房束缚,乍一听范仲淹之言,只觉得迂腐不堪,于是众目之下站起身,道:

“‘既曰得止,曷又极止’,依着先生的意思,这女子出嫁之后,便是要守着三纲五常,做不了自己的主了么?”

范仲淹一脸严肃走到姐姐身边,我生怕他以为姐姐是来砸场子的,连忙拉了拉姐姐的衣角,姐姐却端端对他一揖:“学生不懂,还请请先生赐教!”

“这位女弟子,你知道“南山”一篇,乃是讽刺齐襄公与其异母妹苟/合之作么?”

范仲淹见姐姐是新来的学生,面上并无愠色,只道:“礼义廉耻向来约束的不仅是女子,世上男子所受规矩只怕更多,即便他贵为天子,只要其做事失了分寸,世人就可抨击!”

姐姐面上带着笑,显然是被这位范先生说服,心满意足地坐了下来,等范仲淹走开,她才瞧瞧对我道:

“这个范先生还真是有秉性,这才是真正的先生!”

姐姐越听越是入迷,我却出神望着窗外的鸟儿出神,以往这个时候,西湖畔应当开满了荷花,阿娘是教坊的琵琶女,有时候会带着我泛舟湖上,教我唱那汉乐府。

吴语多好听啊,阿娘从未对我红过脸,不像爹爹一样,稍不顺气就吹胡子瞪眼睛,吓得我手足无措。正胡乱想着,我的头上忽然被什么东西砸中,不由得“哎呦”喊叫出声来。

范仲淹被我打断,便停下了授课,让一屋子童子出去玩儿。

这时,我才见一个皮肤黝黑、虎背熊腰的男孩子手握弹弓,一脸的笑不怀好意:“郭二姐儿,这是你娘给你新买的丫鬟?方才想射外面的鸟儿,不小心射到她头上了。”

姐姐眼见我头上起了个大大的包,心疼地为我揉了揉,又瞪着眼啐了他一口:“李端愿你有脑子没?占了我的书桌便也罢了,还敢打我妹妹!大哥二哥三哥!”

她一连呼来府里三位公子哥儿,让我和哥哥们一并站在后面,然后撸起袖子,缓缓走到李端愿面前,左脚忽而踩上一旁椅子,指着那紫檀红木桌道:

“你那公主娘不是差人给你做了张结实书桌么,你还霸着我的桌子作甚?赶紧给我换了,还有啊,敢再欺负我妹妹,我下次打掉你的牙!”

李端愿是什么人家出身,既已认定了要寻姐姐的事,便一定要寻姐姐的事,趾高气昂道:

“我这书桌可是我娘从资善堂里搬来的,皇太子用过的东西,小爷我今儿便赐你了,你那位置离王东阁近,我要定了。”

我朝只有宰臣子才可称之“东阁”,他这样一说,我才看见他身后站着个瘦高的男孩,瞧李端愿一脸的横相,是宰臣王钦若的公子跟着长公主家的衙内混了。姐姐白了李端愿一眼,道:

“皇太子的东西有什么稀罕!便是官家御赐我也不要,李衙内瞧着便没学习的心,还想占我的地儿,我偏偏不让!”

姐姐可不愿与他多废话,又眼瞧着身后哥哥:“哥哥们等什么,还不帮我把东西搬过去!”

大哥二哥三哥闻言便开始收拾东西,李端愿便冷嘲热讽:“郭中庸、郭中和、郭中仁,你们就这么被妹妹使唤?堂堂郭府的衙内,竟是比不上一个女孩子吗?”

郭家虽世代武将,不过爹爹好似立志要儿子们走上儒生之路,郭家的哥儿们不仅名字儒雅,个性也温顺的多,似乎在我印象之中,哥哥们从未做过什么违逆父亲的事。家族骨子里的反叛与血性,在女儿们身上却是一览无余。

姐姐拿起桌上砚台,沉笑道:“可快别提了,你家不也是从上到下的被你娘使?除了你爹爹敢拂你娘的脸,连你娘的乳母都笑纳了!”

李端愿的母亲鄂国长公主赵氏,初封万寿公主,乃是先帝太宗的亲女,因着其貌似太宗,生的是不怎么好看。

偏偏驸马爷李遵勖好为文词又中过进士,原以为自己娶了个如花似玉的公主殿下,洞房花烛夜过后,真是满腹苦楚化作苦水东流,面上还要笑着对皇家千恩万谢。

这时日一长,驸马爷怕是已然失去了正常审美,当然也有可能是被人设套,竟勾搭上了公主的乳母,把公主气得发疯,这样的风流韵事,可瞒不住汴京城的臣民士庶,今上闻后那是怒不可遏,急着为妹妹撑腰杆子,把李遵勖贬去了均州。

也是公主人好,在哥哥面前苦哈哈地求情,此事才不了了之,从此李遵勖不敢再有怨言,安安稳稳侍奉公主殿下,与她生了许多孩子,其中就有次子李端愿。

李端愿听得姐姐说起自家的丑事,不由得气红了脸,指着我姐姐道:“郭玉凤!有本事再说一遍!”

姐姐却没兴趣和他相争,对他端端福了个身,笑嘻嘻道:

“李二哥七岁便授了如京副使,我可是惹不起,范先生一会儿就来,二哥再不搬东西,一会儿可是要和东阁坐在一起了。”

姐姐抬头见范仲淹从外面进来,又故意将砚汁洒在了宰臣王钦若儿子的衣服上,面带歉意道:“呀,方才可真是不小心,左右你们也拿弹弓打了我妹妹,我们两不相欠了。”

“你站住!”

李端愿正欲再理论,范仲淹抬脚进来,众人本是要看热闹的,都知道范夫子治学严谨,便不了了之。

于是姐姐端正坐在了前排,范仲淹时而一丝不苟,时而却慷慨激昂,仿佛眼里容不下一粒沙子,涤清天下污浊之事。姐姐是真喜欢他,临回家前,她对范仲淹深深一揖:

“夫子得空可去我家府里坐坐吗?学生倾慕先生为人,愿意听夫子教诲!”

“你是太师郭崇的女孙?”

范仲淹这般一丝不苟的人,面上带着一丝浅笑,道:“女公子很是聪颖,方才我在外面都听见了,那李家二哥儿皇恩重,女公子的性子,当收敛一些。”

姐姐笑语盈盈,当真是教养的极好,道:“多谢夫子指点,我祖母李氏乃是先帝明德皇后姊,也是李家的姻亲,我才不怕他呢!”

范仲淹点头:“是个硬脾气的女娃娃!”

姐姐知道他是在夸奖自己,却忽而反问范仲淹:“如若先生被权贵相要,难道先生会屈服吗?”

范仲淹仰面而笑,抚着胡须道:“我范希文而立之年,竟然被一稚子如此相问,范仲淹就是范仲淹,绝不会为他人所屈服。”

他从袖中掏出一本书递给姐姐,道:“女公子与我有缘,此书名为《琴笺》,乃余素日所爱,琴中可以思古,可以明人秉性,此书便赠与女公子了!”

姐姐果然爱不释手,连连谢过了他。许多事情,是我在灵隐寺里想明白的。范仲淹一生中起起落落,为了姐姐长跪宫门,数次由于直言被贬,其后身为宰执主持新政,又在党争声中贬出京城,他从未向任何人屈服,而我的姐姐,也是因着自己的硬气与不屈服,凄凉了结了自己的一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游之赖上大神之红衣女残

    ·驱车回到雇主家后,刀婆婆的到来,可以为我们解决女鬼问题,大家都表现得很开心,饭菜优于往常,杀了鸡炖了肉。一个饭局的时间,刀婆婆把我们的情况分析的头头是道,看样子她把握十足。闲聊中我发现:我大师傅既然和这刀婆婆年轻时有一腿,怪不得刀婆婆没有过多刁难我,就答应帮助我,原来是和大师傅旧情难忘,我抱了一把

  • 全职觉醒者第9章在线阅读

    华江市的一所普通大学,此时正排练着一些歌唱比赛。烈日炎炎下,向前进,团结一心等歌曲此消彼涨着。“这个时候打什么电话嘛?”佘林在排练之余,忽听口袋中的手机连连响。算了,这阵忙,先调了静音。半个小时训练结束后,又是同一个号码。这不,现在又响了。“很抱歉打搅您。我刚才充话费时,不小心按错号了。你能帮我退回

  • [网游]竹叶是神马能吃吗?在线阅读第二章

    班主任看看表,指指这间教室最后剩下的位置:“你去那里坐吧,下节课快要开始了,你准备一下,我还有另一个班的课得走了。”姜烟点头,顺着老师指的方向,走到教室最后排,后门的前面,旁边是一堵隔着走廊的墙,同桌叫夏成城,他是一个高个子男孩,皮肤白皙,五官俊朗,有一种痞痞的感觉,一般在教室最后排的学生都是不听话

  • 制造意外在线阅读第六节

    没用多久我们就出院了。医院的医生还感叹着我的恢复之快,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天天握着鸣人的手心里念着“九尾啊,赐我力量吧,背着实的疼啊,让他快点自动愈合吧。”起了效果。“佐助。”刚收完自己的东西便跑来帮佐助收拾。佐助把我刚叠完的甩了甩又重新叠了一遍,“干嘛?”藏起心里的不满,撇了撇嘴,“佐助,要不

  • 侠挽天倾列传第二章在线阅读

    第二章.滨江公馆是季忱名下的一套房产,位于申城寸土寸金的著名商圈,放眼整个申城,唯一一处拥有下沉式欧洲花园作为内部景观的住宅区自然价值不菲。加上这次,明薇统共来过两次,次次都是被季忱抱进来的。她从他怀里翻了个白眼,手指戳动男人坚硬的胸膛,“季先生,我有腿,你可以放我下来。”季忱垂眸,似乎在思忖她从自

  • 霹雳江湖游之少君传在线阅读突如其来的人祸

    雨翼呆坐在急救室外的座位上,没有思绪,整个身体呈现的是冰冷状态,她妈妈林叶紧紧的抱住她,继父则在一旁焦急的站着抽烟,雨翼没有办法让自己有任何思绪,她不敢,她身上还沾有莫凯的血,那是不断从莫凯口中涌出的血``````在莫凯闭上眼的那刻,她以为自己会跟着死去。心爱的人的身体在自己怀抱中慢慢变冷那一刻,她

  • 网游之骑着老黑闯江湖在线阅读第6节

    云梦这还是第一次知道丧尸也是能够说话的呢。是不是丧尸到了一定等级都会说话啊?那变异动植物呢?丧尸动植物呢?不会等级提高后都会成精吧?想象一下它们变成人的样子,眼睛头发皮肤会是什么样子呢?植物会不会是绿皮肤绿头发绿眼睛啊?会跟电视上演的一样吗?一时间云梦脑洞大开,连正在干什么也给忘了,这也是呵呵了(ー

  • 神雷霸体诀在线阅读第十章

    说出那句话的后果是,第二天早上妮翁差点没起床。大概是酒精作祟,再加上妮翁本来就对酷拉皮卡有想法,酷拉皮卡也是一时冲动,就这样顺理成章的滚了床单,现在床褥上都是两个人的气息。苏醒过来后,她呆愣着坐在床上缓了好一会才回过神。她酒意未消,太阳穴突突的跳着,床上的一片狼藉提醒着她昨晚发生的一切。只不过床边空

  • 绝世丹神在线阅读第三节

    演讲的效果似乎不错,殿内久久的安静。万劫天王看他的眼神开始有所变化,多了几分发自内心的认同。乃至于瑶池仙台和天剑宗的门人弟子,其中超过半数不再面露恨意,神情夹杂着些许思索与迷茫。他们不禁怀疑过往的人生价值观。是不是太过狭隘了,只知道关起门来内斗,没有放眼天下,从全人族的角度看问题。人类喜欢内斗根植于

  • 武侠之捡宝成神非人类

    “咔嚓……咔叽……”铁轮缓缓转动,火车开始慢慢的往前推移,随着咔叽的声音越来越密集与急速,四周的景象也在飞速的倒退而去,最终,铁轮与铁杆刺耳的摩擦声消失不见,火车以一个稳定的速度向前方驶去……“新鲜的水果,十元一盒啊!”火车才刚开没有多久,便有身穿制服的火车服务员推出一辆小推车出来,车上面堆满了一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