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大秦:开局杀向匈奴王庭杀死修行者

2021/6/11 8:58:41 作者:闻超公 来源:飞卢小说网
大秦:开局杀向匈奴王庭
大秦:开局杀向匈奴王庭
作者:闻超公来源:飞卢小说网
公元前216年,匈奴三十万铁骑南下劫掠,大秦北方边境沦为人间炼狱。身为戍边百将的李湛挺身而出:“寇可来,我亦可往,谁敢与我一起杀向匈奴王庭?”于是,一队八百人的骁骑出雁门,血屠三千里杀穿匈奴腹地。他们如幽灵般在cao原上出没,又似鬼魅般在暗夜中潜行。但是所有匈奴人都知道,当他们出现之时就是死亡降临之际……若干年后,当李湛率领着十万大秦骁骑出现在罗马时,同样的恐慌再次上演!而‘霸秦幽灵屠夫’的称号,却已经让整个世界都为之颤栗。(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姜国长平二十四年秋,树宁镇下了一场雨。

这是一场很罕见的暴雨,近乎席卷了整个姜国西北边塞,让位于偏隅之地的小小树宁镇仿佛置身于西南端常年雷云覆盖的天弃荒原。

树宁镇座位于姜国广阔疆域的西北端,位居僻壤,常有马匪出没,方圆数百里可称得上姜国最阴暗的地方,鱼龙混杂,途径某处看见浅埋的尸骨,都是很寻常的事情。

树宁镇的土制城墙被垒得极为厚实,但终究显得有些弱不禁风,或许在岁月的变迁下经历过数不尽的加固措施。

但在暴雨倾盆下,土质城墙表层显得颇为泥泞,给人一种随时会倾塌的假象,但却偏偏抵御住了暴雨雷鸣。

可仍令人恍惚的觉得,若这场雨下个不停,树宁镇是否真的能够安然无恙。

夜已过半。

除了天际的电闪雷鸣,那朝泗巷里便是昏暗无光。

李梦舟在坚硬的土炕上辗转反侧。

他身上盖着薄薄的被褥,颇有些脏兮兮的感觉,实际上被褥洗的很干净,但有些污垢在长时间的糟糕环境下累积,也很难洁净,更何况这被褥已经有三年未曾换新。

李梦舟翻身坐起,小心翼翼的点燃了蜡烛,烛光很微弱,已经快要燃尽,这显然也需要有新的蜡烛接替。

坐在凳子上,他的眉头紧紧蹙着,在微黄的烛光下可以看到他俊朗的面容,透着些许稚嫩,肤色较常人略黑,但更显精神。

他回身看向土炕,枕头内侧有着黑布包裹的棍状物体,实际上那并不是什么棍子,而是一柄剑。

当然,如果没有揭开黑布,没有人会知道这里面包裹着一柄剑,这是属于李梦舟的秘密。

他把这黑布包裹着的剑系在了背后,犹豫了一下,顺手又拿起了门后随意放着的破旧朴刀。

走出房间,外面漆黑一片,客厅很小,只是摆放着一张桌子还有两张凳子,对面的房门微闭,隐隐能够从里面听到轻微打呼噜的声音。

李梦舟站在门前,看到屋内床上的老者睡得正香,似乎并没有被外面的雷鸣所干扰,他径直拿起一把油纸伞,右手握紧朴刀,小心翼翼的溜出了小院,来到了朝泗巷内。

暴雨相对白天似乎小了一些,雨滴砸落伞面的声音就好像一道道警钟,隐约还能在树宁镇各处听到一声声犬吠。

李梦舟拉起黑色的长领蒙住了面庞,只留下一双犹如星辰般夺目的眼睛,他一身漆黑,外衣有着几处补丁,内衫修身,紧紧包裹着他的躯体。

黑色的长靴踩在地面上,溅起一些雨水,但在暴雨的洗礼下,这点声音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少年走出朝泗巷,撑着一把油纸伞,缓缓而行,右手中的破旧朴刀被他松了又紧,紧了又松,无不表明着他内心深处的紧张情绪。

他的目标是树宁镇外,他的目的是要杀死一个人。

一个不可能被杀死的人。

那是近乎只在传闻中才能知晓一二的修行者。

他跟对方并没有什么仇恨,这只是他要完成的任务。

他杀过很多人,哪怕如今他才刚刚十七岁,但树宁镇方圆数百里,几乎都听说过‘浮生’这个名字。

浮生是一个杀手,一个很神秘的杀手,只要给足银两,浮生都会出面,但浮生不会杀普通人。

最低的标准也得是江湖上三品武夫的级别,甚至于九品武夫他也杀过,更有传闻浮生曾经杀死过已达十品的武道宗师级别的强者。

在世俗杀手界,至少在这姜国西北边塞,谈浮生者无不色变。

江湖武夫跟修行者自然不能相提并论,那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出面雇佣他的人也没有信心能够让浮生出手,但意外的是,浮生接受了这个任务。

一个看起来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哪怕浮生是一个曾经传闻杀死过武道宗师强者的顶尖杀手。

但传闻毕竟只是传闻。

在世俗界武道宗师级别的人物是唯一能够与修行者相提并论的存在,但武道宗师已是江湖武夫的巅峰,修行者也分高低,遇到真正的修行高手,武道宗师依旧只是孩童般的存在。

......

树宁镇外十里处,有着一处破旧的道观,青苔清晰可见,落叶被暴雨淋湿,再大的风势也无法将它们吹起。

道观里的蒲团上端坐着一道身影,一身粗布麻衣,灰白的头发,略显白皙的脸庞遍布着一些皱纹,此刻紧闭的双眸忽然睁开,浑浊的瞳孔霎时变得精神抖擞,仿佛天空上准备猎食的雄鹰。

他看着道观外那瘦小的身影,撑着随时要倾覆的油纸伞,显得未免有些可怜兮兮。

他很疑惑这少年的出现,静静地看着那少年一步步走来,在道观前止步,轻轻的合上油纸伞,放置在门框上,然后抬头看着他。

只有一双眼睛露在外面,毫无疑问的是,那双眼睛很好看,不过那微微眯起的样子,不免有些狠厉光芒在凝聚。

李梦舟在打量着道观里的老人,他步入道观,随口问道:“这场雨还要下多久?”

“......”

道观里的老人没有理会李梦舟,只是看了他一眼。

李梦舟似乎在等待着一个答案,见老人久久没有搭话,他嘴唇微动:“没意思。”

老人眉头微挑,似乎觉得面前这少年脑子有毛病。

李梦舟是因为老人不搭理他而觉得没意思,也因为看到老人之后觉得没意思。

这跟他心中所想的修行者似乎不太一样,难免会有些失望的感觉。

“你可认识树宁镇的崔债?”

李梦舟决定开门见山。

他看着老人眸中那忽现的异色,轻声说道:“崔债是树宁镇里的一个铁匠,他靠打铁为生,为人十分老实,他锻造的兵器都很坚韧,所以在方圆数百里都有一定的名气。”

“我手中这把朴刀也是他打造的,他觉得我没什么钱,所以免费帮我打了一把朴刀。”

李梦舟看着那已经有两年半光阴的破旧朴刀,再坚韧的东西,用得多了,总会出一些小小的毛病。

剁肉虽然已经不太可能,但割割草还是很有效果的,只要它还有用,那它就是好东西。

“他有一个卧病在床的母亲,因为附近的马匪需要崔债这位有名的铁匠帮他们锻造兵器,所以就用他母亲的生命来作威胁,这本来是很不好的一件事情。”

“但崔债很幸运的遇到了一个自称修行者的人,这名修行者也答应要帮他救出母亲,崔债愿意奉献出自己的一切,并且他也真的这么做了。”

李梦舟看着老人不断变化的眼神,继续说道:“那名修行者拿走了崔债的所有,这个故事走向应该是很美好,成功救出母亲,或许那名修行者还能顺便杀光那些鱼肉乡里的马匪。”

“但意外的是,修行者不仅没有对付那些马匪,并且还反过来杀死了崔债的母亲。原因是他在马匪那里得到了更多的好处。”

李梦舟持着破旧的朴刀在道观坚硬的地面上点了点,清脆的声音配合道观外的风雨,似乎很是动听。

“这名修行者拿走了崔债的一切,却违背承诺,把崔债生命中仅剩下的老母亲也给剥夺,这是何等残忍的一件事情?更可恶的是,那名修行者还反过来答应马匪要把崔债绑去,免费给他们当苦力。”

“偏偏这接连几天的暴雨让这名修行者不得不暂缓行动,或许是因为天气问题,但更多的应该还是这名修行者自以为的高姿态,不认为这件事情会出什么问题。”

“但巧合的是,崔债的人缘不错,有人给他通风报信,让他提前得知了这一切。”

“一个老实人被欺骗,并且失去生命中的全部,极意陷入疯狂。于是准备展开报复,他已经倾家荡产,自然没有钱买凶,但幸运的是,他遇到了一个好心的杀手,并没有收取费用。”

“所以,我来了。”

道观里的老人看着李梦舟侃侃而谈,听着观外的风雨声大作,他愈加觉得这少年脑子有病,而且可能还病的不轻。

他当然明白李梦舟所说的这一切是为了什么,正是因为明白,他才更加觉得这少年的病已是绝症。

他没道理不去承认,哪怕明知道李梦舟是来杀他的,他也不会感到害怕,只会觉得可笑。

“你是修行者?”

“不是。”

“你是武道宗师?”

“应该也不算是。”

老人的眸子冰冷,一个什么都不是的玩意儿,究竟要有什么样的自信才敢站在这里?

“所谓童言无忌,不知者无罪,跪下磕几个头,乖乖的离开,还能捡回一条小命。你还很年轻,没必要这么着急送死,这不值得。”

李梦舟微微蹙眉,道:“姜国律法有规定,修行者不能杀害普通人,也许你算不上真正的修行之人,但你终归已经踏入修行之道。”

“我以为的修行者应该是像神仙般洒脱的人物,但我更知道,修行者也是人,是人便有七情六欲,自然也有善恶之分。我从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善人,但我没想到八年来遇到的第一个修行者却是这种渣滓,无疑是有些打破我美好的幻想。”

老人从怀中掏出了一张面饼,已经有些干硬,他毫不在意的撕下一口,淡淡的说道:“这里是西北边塞,姜国律法在这里形同虚设,若这便是你的依仗,那么很遗憾的是,你有些太过天真了。”

“我既然能杀死那个崔债的老母亲,当然也可以杀死你,在这穷困的树宁镇里,我就是天,没有人具有那个能力和实力来制裁我。”

李梦舟握紧了手中的朴刀,上前一步,淡漠的说道:“除了西南端的天弃荒原,在边塞很少有修行者出没,或许修行之人的私欲比普通人更强,但至少不敢明目张胆的做出什么,因为那是有失身份的事情。”

“据我猜测,你应该还未开通气海,也就是说你最强也不过是在天照观想的第一个阶段而已,江湖上的武道宗师便有能力斩杀天照观想境的修士。”

老人吃面饼的动作微微一顿,眯缝着眼睛看向李梦舟,冷声道:“没有修行资质的江湖武夫,就算修炼到武道宗师的地步,大多也是生命走到了尽头。”

“或许有些天赋异禀的人物,在四五十岁便能达到武道宗师的境界,但这种天赋跟修行者的天赋不可同日而语,以我看,你顶多十几岁,在你这个年龄,天赋再高也不过七品武夫左右。”

“不过我倒是挺好奇,在这小小的树宁镇里,居然有人知晓天照观想这个名词。”

李梦舟已经站在老人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说道:“我对修行者很感兴趣,会不遗余力的找寻关于修行者的典藏,所以对修行里的第一个境界天照观想也有些了解。”

他之所以接下这个任务,便是深刻了解过任务目标,目标人物虽然说是修行者,但其实并非真正意义上的修行者。

那只是尚未开通气海的初境前段修士。

但无论如何,能够运用天地灵气和江湖武夫还是有着本质的区别,李梦舟从来没有见识过修行者,更别谈要杀死一名修行者。

小时候的记忆已经变得有些模糊,但至少李梦舟很清楚,相比一般人,他更加了解修行者。

没有见识过修行者不代表没有见过修行者,看见与见识虽然只差一个字,但意义却完全不同。

据他所知,想要成为修行者的关键,便是开通气海,而在开通气海之前,需先感知到天地灵气,这便分为两个步骤。

观想便是为最初的念头,观天地,明思想。

感知到天地灵气,从而想象天地灵气的样子。

这便是修行境界里天照观想的第一个阶段,只是能够简单运用天地灵气而已,这一步很多人都能做到,并不复杂。

如何运用天地灵气,这需要熟练度慢慢来摸索。

等到藉由天地灵气指引,受天照洗礼,开通自身气海,方才是刚刚具备修行的资格,而只有突破天照观想,晋入修行中的第二境,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修行之人。

这看似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情,但观想天地灵气简单,开通气海却不容易,这需要修行资质,有的人顺理成章按照步骤成为修行之人,有的人虽然感知到天地灵气,却没办法开通气海,最终坚持不下去只能改投其他门路。

不能成为修行者但却能够感知甚至触摸到天地灵气,最起码在世俗界,依旧能够成为人上人,那毕竟是江湖武夫所不具备的本领。

由此世间便多出了算师和术师等各种职业,高于江湖武夫,低于修行者,甚至有部分算师经过不懈努力的钻研,能够做到与修行者比肩。

却并非实力上的比肩,而是地位上的比肩。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一旦在某一个方面达到顶峰,自然会赢得世人的尊重。

老人细细打量着李梦舟,摇头道:“只可惜,你不过是区区凡人,修行者终归只存在于你的想象中,你永远不可能成为他们的一员。”

李梦舟皱眉道:“你不过是未入天照阶段的修士,说起来也不过是强大一些的普通人,难道你一眼便能看清一个人的资质?至少在我看过的有关修行的典藏中,这都是不可能的事情。我说能杀你,便能杀你,若你不信,不妨试试。”

就算受天照洗礼开通气海,在世俗江湖上,天照阶段的修行者当然也不会是无敌的,但至少也是处在巅峰,老人自然不会因为李梦舟那狂妄的话语,而生出愤怒的情绪。

就好像一个蚂蚁胆敢挑衅大象,大象会去理会蚂蚁么?甚至根本就看不到对方的存在,随意一脚便会让其死无葬身之地,甚至大象都不会有什么感觉。

老人便是如此,他之所以跟李梦舟说这么多话,无非是因为无聊而已,现在话题已经没有进行下去的必要,他也已经厌烦这少年的存在,那么随手碾死一只蝼蚁,倒也不失为苦闷中的一丝乐趣。

年轻人大多是张狂的,正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也许他根本就不明白修行者的可怕之处,哪怕只是初境界里的天照观想。

老人右手拿着面饼送进嘴巴里,左手微抬,掌心朝向李梦舟。

因为他是坐着的,所以李梦舟站着时的高姿态便让他很是不喜,弱者就应该乖乖的趴在地上,而不要试图站起来,否则将会面临无法想象的代价。

观想阶段已经能够简单的操控冥冥中存在的天地灵气,虽然还做不到完美自如,但瞬杀武道宗师以下的存在,也就真的如抬抬手那么简单。

李梦舟能够感觉到迎面而来的压迫感,好像平地起了一股狂风,企图让他站得笔直的双腿弯曲,又好似一头猛虎从树林中冲出,那让人无法忽视的恐怖气场,绝对能够让心理承受度脆弱的人,当场吓尿,甚至直接被吓死。

李梦舟艰难的举起手中的朴刀,他的双臂在颤抖,双腿亦有些弯曲,好像随时都会承受不住压力跪在地上。

老人并没有去看他一眼,径直撕下一口面饼,喃喃道:“这种杂食虽然很差劲,却能够填饱肚子,但它的作用也仅在于此了,无法去满足口腹欲。”

想象中双膝跪在地上的声音并没有出现,老人随意的抬起眼皮瞄了一眼,却惊愕的微微张起嘴巴,被咬下的一块面饼也掉在地上,沾染了尘灰。

李梦舟面部青筋暴露,嘴角有血迹溢出,看起来颇为狼狈,但偏偏他的双腿依旧立得笔直,没有半点要跪下的迹象,尤其他手中的朴刀,此刻已经递到了老人的面前。

他咧嘴笑道:“这是我第一次与修行者战斗,原来也不过如此。”

老人像是没有听到李梦舟的话,他的手掌再度下压,无形的天地灵气仿若石柱从而天降,自李梦舟头顶灌注他全身,一重高过一重的压力不断轰击着,其脚下石板已经龟裂,像蜘蛛网般的裂纹向外蔓延。

鲜血滴落在地面上,顺着裂纹缝隙渗入,李梦舟猛地咳出一口血,却坚定无谓的如高山般挺拔。

“这怎么可能?!”

老人的心里有了些慌张,这一幕完全出乎了他的预料,明明随手就能够碾压的蝼蚁,为何居然有能力反抗?

李梦舟不仅有能力反抗,甚至他还向前迈出了一步,双手高举朴刀过头顶,咬着牙颤声道:“虽然我对修行的理解只在书面上,但你对天地灵气的观想应该花费了很长时间,至今一只脚踏进棺材还未承受天照洗礼便是证明,你的天赋糟糕透了。”

“或许你能够杀人于无形,但没有突破天照观想之前,你的身体脆弱不堪。”

老人惊恐的后撤,想要从蒲团上站起身,但一切已经来不及,朴刀落了下来,直接落在了老人脸上。

鲜血喷溅在地面上,将得那无意识掉落在地上的面饼染成了红色,噗通一声闷响,老人仰身倒在地上,瞪着无法瞑目的瞳孔,紧紧盯着李梦舟,到死他也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李梦舟单膝跪地,朴刀重重的砸在地板上,刀尖深入地面,厚重的呼吸声响彻在道观内,好像野兽在嘶吼。

看着老人的尸体,李梦舟伸手擦掉嘴角的血迹,艰难的站起身来,双手握紧朴刀支撑着身体,许是用力过度,朴刀从中断裂,李梦舟一个踉跄,接连后退数步,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休息了小半个时辰,李梦舟才重新站起身,没有再去看那老人一眼,丢弃手中断掉的朴刀,撑起油纸伞,步履蹒跚的走出道观,在暴风雨中渐行渐远。

这是李梦舟杀死的第一个修行者,却不会是最后一个。

今夜他的运气很好。

这不过是一个再寻常不过的初境观想阶段的修士,只专注于感知和操控天地灵气,本身并没有什么修行神通。

如果这是一个天照观想境修行者的同时也是一名武道宗师的话,死的人绝对会是李梦舟。

饶是如此,杀死这名修行者,也让得李梦舟受到了难以想象的创伤。

然而一切都是值得的,这只是李梦舟在八年的准备中迈出的第一步。

抬头看着细密的雨线织成的雾帘,李梦舟露出了孩童般的开心笑容。

ps:新书来了!新征程即将开启,已经签约了,大家可以放心收藏,多多支持,作揖式卖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妖孽狂医在线阅读第5节

    一整天,沐清雨都处在神经紧绷的状态中,如今,听到儿子没事,激动的昏了过去。纪少寒不顾众人惊愕的视线,弯腰,将沐清雨公主抱在怀中,缓缓的朝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小心翼翼的将沐清雨放在了自己休息室的床铺上,纪少寒高大的身躯蹲在床边,低头,凝望着沐清雨那犹带着泪痕未干的脸庞,伸手,动作轻柔的擦拭着她脸上的泪

  • 禁忌之狩满座皆惊

    第四章满座皆惊入夜,无双楼打烊后,所有的仆人和姑娘都回房休息了,空荡荡的大厅里,只剩下一道倩影还在焦急的左右踱步,好似在等什么人一般。“魁首,可是在等小云?”玉乘风不知何时来到了玉无双的身后。对于这种无声无息的方式,玉无双早已习以为常。没有掩饰,轻轻的点了点头,玉无双道“这都第三日了,云儿还未归来。

  • 妖怪聊天群在线阅读第七节

    “这里!这里!”一注意到苏以楠进店门,金珍妮就举手示意她。苏以楠看见她后,也迅速挥了挥手作为回应。“等很久了吗?”苏以楠把挎包放一边,在珍妮的对面坐下。“没有,就比你早到一会会。”金珍妮笑着说,“我们先点甜点和饮料吧。”“好,我想拔草这家很久了,一直想吃这里的千层蛋糕。”苏以楠和金珍妮是在练习瑜伽时

  • 洪荒妖帝之熊猫修仙传在线阅读第八章

    土地害怕了颤抖下:“大圣,小仙真的不知道!”孙悟空看着土地,收回他的金箍棒,一步步走到土地面前,把他拎了起来:“土地,如果你不说,后果自负。”武平觉得孙悟空还是以前样子,却未阻止。观音大士从天上看到这一幕,发现事态严重,连忙驾着云彩去西天佛祖。而这边武平上前轻轻拍了孙悟空肩膀:“悟空,不得无礼,赶紧

  • 利用人性统治异世界长留历练5

    “你,等着!”霓漫天气愤的拿着赤霄剑指着背立在长留山的那一抹绿色挺拔的身影,不错,那正是比霓漫天出发晚,而后居上的朔风。朔风并没有看霓漫天,直朝刚踏上长留的落十一走去,可心里却不由自主的想关心她。霓羽裳待落地后瞟了一眼小心翼翼的花千骨以及在她周围安慰她的舞青萝和火夕,左一句右一句不过是他们三个自持天

  • 欢至泛心在线阅读第七章

    爱上了一个不爱他的,可他却不知道,那个一直陪在她身旁,默默无闻的人却一直在默默地,保护着他,像他的影子一般保护着他。可当他遇到危险时,没有人会去救他,他却出现了,当猎物厮杀,他露出尖锐的獠牙,这并不是欺骗,而是一种伪装……所以呢,人就像一面镜子一样……只是我把这秘密藏的,很深很深,无人知道……

  • 鬼灭:酒之呼吸!在线阅读不再有关系

    夏染走出酒店,哭着跑着。她没有想到顾影怜可以做到这么绝,明明那天已经把棠梨的人品全说出来了,他却还是一点都不愿意多看自己一眼。心好痛啊,这个时候要是没有心该多好?“嘶——”她吃痛的看着脚踝,已经红肿起来,每走一步都疼的不行,所以她干脆坐在台阶上面,把高跟鞋脱了下来。“看来,又到我出场的时候了。”白挚

  • 阴间鬼王是我老公第四章在线阅读

    雷诺闻声看去,只见一个将近200斤的大肥婆,甩着泪水,一手提着鲜花,一手拿着扬声器,后边还跟着一个大爷!“这……”雷诺简直无语了,这肥婆倒是好说,可那大爷,估计能当这小鲜肉爷爷了吧,也追星么?只见那肥婆,横冲直撞,以摧枯拉朽之势,快步冲向栏杆儿,纵身跃起!咚!“啊!我日!”砰!!!结果肥婆没跳起来,

  • 玉梳逍遥传第四章

    道具组先到,小助理看见秋颜,就偷偷地把她拉到一边:“怎么又来了?”秋颜老老实实地:“我想跟着剧组拍戏。”“可是副导演已经说了不让你来……”小助理同情地看着她。秋颜握拳:“所以一定要感动副导演啊啊啊。”“那你加油。”小助理看见远远过来的另一辆车,指了指:“今天又要赶工期,大家要提前把东西准备好。你要是

  • 妖孽狂兵之暴露的马甲(6)

    复仇者大厦。现在已经是深夜,托尼还泡在他的实验室里继续着新战甲的研究。“sir”“贾维斯我现在不需要休息。”托尼继续着手上的研究头也没抬的回答。“sir迦勒底御主的身份查到了。”“什么?!”托尼立即放下手上的事情“查到什么了?”贾维斯把一张医院的体检表投影了出来。“这家医院刚进行系统升级将纸质的档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