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全职]封语同州我只有这些了

2021/6/11 8:29:11 作者:莫语愁 来源:晋江文学城
[全职]封语同州
[全职]封语同州
作者:莫语愁来源:晋江文学城
明恋不如暗恋,暗恋不如双向暗恋。喜欢是喜欢,说不说就不一定了。cp喻队ooc在所难免,新人望海涵。

顾念秋跟她说,那个男生叫南一,是这个学校最混的痞子,开学第一天,就这么没面子,要小心他的报复。

韶惜没说话,仍旧看着那个方向。其实距离有点远,她看不清样子的,但是整个人站在那里,让她觉得跟一个人很像。

想起那个人,总想要欣慰的笑一笑,可是嘴角很疼,就憋回去了。

散会的时候,正是午餐时间,陈老师让大家直接去食堂吃饭。

韶惜把饭卡落在宿舍了,便叫其他三人先去,她回去拿了饭卡,就去找她们。

一个人逆行在人潮中,尽量靠着墙边走,也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走到宿舍楼门口。

乌泱泱的人群,朝着同一个方向行进,她是个异类,逆流而行。

拿到饭卡,眼神又瞥了出去,腰身挺直的背影不在,画面好像更和谐了,但也没了生趣,寡淡的很。

她不想让自己置身于喧闹拥挤的空间,便站在阳台,等时间再走一点。想发个信息,转念又想起没把手机带来学校,忽然间有点心慌,那种巨大的被遗弃感占据了高地。

韶惜觉得自己像只断线的风筝,找不到家了。

陆陆续续有了人声,是叶逢卿在说话,她看着呆在阳台看天的韶惜,有些愠气没得到回答。

“你听到没有啊?水韶惜!”

“啊?什么?”

“我说,楼下有人找你!”

“找我?”

“嗯,好几个男生,抢了我的饭卡,说你不下去,就把我卡里的钱刷光……”

“我去看看。”

走到门口的时候,高玲和顾念秋回来了,笑着问她是不是去食堂,好菜已经快卖完了。

韶惜笑了笑,没回答。

女生宿舍楼下,有一颗屹立多年的大树,树干粗壮,一人抱不住。那树上许是藏了很多鸟窝,窸窸窣窣的,仿佛能听到它们的对话。

五六个高年级男生,停留在树阴下,有人蹲着,有人靠着。最中间的那个,双手插在裤兜里,站的很直。

韶惜走过去,站在那人两步远的地方,声音不急不缓。

“我是水韶惜。”

“五千字检讨,这周末前给我!”男生痞痞的声音。

“什么?”

“你害我得了处分,总得做点什么吧。我不喜欢写字,所以,检讨书,你写!”

“我没写过……”

“呦呵,三好学生啊,那更好,让你有机会学习学习。”

她站的位置在太阳下,与阴影里的人对比很明显,感到有些热,往前走了一步,半边身子,凉快了些。

“叶逢卿的饭卡先给我。”

“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讲条件?”

话音未落,只见她从校服裤袋里掏出一张同样的饭卡,递到男生胸前。

“这是我的饭卡,里面有九千多块,给你,换她的。”

后面的几个男生听到,立刻围了过来,却没一个人伸手接。

“你说真的?这里面真有九千多?我们拿了,你不会告老师?”

“南一,快换啊,你愣在那儿干什么!”

“是啊是啊,南一,快把那张破卡给她。”

“她这卡里的钱,够咱们狂吃几个月了!”

叽叽喳喳的声音,吵得韶惜有些烦躁,她抬头看向面前的人,手里的饭卡又举得高了些。

这是他们第三次见面,却是她第一次看清他的脸。

很冷,像是没有温度的人,气息如同冰山一般,不能用“痞”来形容,“萧杀”这个词更为合适。

如果林言川是治国良相的话,那么面前这个人,便是骁勇战神。

南一,他的身上有一种英雄的属性。

他的眼中看不出情绪,身子也没动弹。韶惜以为是筹码太小,卸下了手腕上的表,同饭卡一起,再次递到他面前。

“我只有这些了……”

南一从口袋里掏出叶逢卿的饭卡,交换了。临走前不忘说一句“别忘了,周末前,五千字!”

“嗯。”

叶逢卿拿到自己的饭卡,没有关心韶惜一句,而是很嫌弃的要她别连累大家。顾念秋和高玲已经午睡,不知道这事。

没了手表,她不知道时间,很小声的问了叶逢卿。

“嗯,我知道了,能告诉我现在几点了吗?”

“12:45”

“谢谢。”

韶惜独自一人离开了宿舍,她需要吃些东西,填饱肚子或者说填饱一个未知的缺口。

食堂的学生窗口有五个,她看了一遍价目表,最便宜的就是粥汤类,便站在一旁等,等排队打饭的同学都走了,窗口前没了人,才走上前,用询问的口气出声。

“阿姨,您这里需要帮工吗?”

“小姑娘,阿姨一个人忙的过来,谢谢你啊。”

“……不好意思,阿姨,我想跟您商量个事……”

“怎么了?你说吧。”

“我帮您洗碗,您让我喝一碗粥,行吗?”

“……”

“我会洗的很干净的!”

食堂大妈五十多岁,是个通透人,她没追问什么,给韶惜舀了稠稠的一碗大米粥,又从隔壁案台上,给她拿了两个包子。

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来,狼吞虎咽的,像是不怕烫,身无分文的无助感,烫的感官可以暂时屏蔽。

韶惜是不缺钱的,爸爸妈妈留下的钱不少,马三儿也从不在衣食住行方面委屈过她,可她很缺爱,无论是谁,稍微对她好一点,她就恨不得掏心掏肺,大把大把的钱给人家。

就是因为这个,外公外婆替她保管了银行卡,马三儿也不在给她现金,而是给了她一部手机,需要的,想要的,钟意的,喜欢的,只要一个信息,都有。

可她没什么喜欢的物件,起初还会要些纸笔,后来就没再要过什么东西了。

就像现在,她宁愿用劳动换取温饱,也不想再主动要些什么。

她吃的很快,三两分钟解决掉,然后从侧面的小门,跑进了粥汤窗口的里面。

阿姨正在弯着腰洗碗,韶惜挽起袖子,跟阿姨一起。

“陈阿姨,谢谢你。”

“你怎么知道我姓陈啊?”

“窗口那边,挂着您的工作证。”

“哈哈,我都忘记了。”

陈阿姨胖胖的,笑起来很慈祥,是韶惜进入这所学校以来,感受到的第一次温暖。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富家少爷炫舞小姐的故事在线阅读第3节

    “跟我走吧。”黑衣少女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方框眼镜,带着宁舟下了楼。“我们这里跟外面不一样。”黑衣少女走在前面向宁舟介绍庇护所里的情况。“我们刚搬过来没几个天,这里原来是个学校的宿舍,只建设了基础的安全防护和改造后的楼顶,那里被我们造成了菜园和雨水采集用以供给整个庇护所的水资源和部分食物。但那里你是不能

  • 重来 遇见璀璨时代在线阅读第四节

    沈亦寒毫不扭捏得握上,“沈亦寒!很高兴认识你!”电梯门一开,荆力行指了指身后的门,她微微笑了笑走到自家门口,忽然,门被朝外推开来,吓得她往后退了两步。荆力行听见声音回头看了一眼,屋里走出一个身形高大挺拔的男人,五官沉铸,阴着脸双眼如电朝他冷冷得扫了过来,荆力行立明白了,怕他误会什么,赶紧开锁进门。“

  • 大唐:我的任务有点杂在线阅读第一章

    “皇上身体抱恙,今日早朝由摄政王代为主持!”五更天,金銮殿。太监总管尖细的嗓音叫醒北商皇宫这一天的清晨。初升的红日被乌色的云遮住光芒,透出来的是颓废的橘色,再无往日艳丽,就像如今的慕容皇室。“既然如此,那便开始吧。”声音是从龙椅右边拉起的紫纱里面传出。慵懒,沉稳,悠扬,空灵。金銮殿作为历朝皇帝早朝的

  • 口袋大师异界行第3章在线阅读

    晚饭是司慕音做的。她的手艺比司言汐好了数倍,司言汐就只会蛋炒饭,而且也就自己能下口。“姐…我还是去隔壁睡吧。”苦着一张脸,刚洗完澡出来的司言汐看着床在犹豫。她是真的,真的,真的不想和这个女人睡一起!“上来。”简单的两个字却包含了命令的成分,司慕音的语气并不好,不知怎么的,听着这两个字司言汐居然打了个

  • 混蛋司令滚远点第八章在线阅读

    秦柏松的这一声老师,着实是惊掉了马少及徐秋玄的下巴。活阎罗是什么人?那可以说是江南省最有名望的中医。他的医术就算排不上江南省第一,也至少是前二了。多少达官显贵想要求医而不得。据说曾有一年,秦柏松更是被接入京城给大人物治病。能为京城大人物治病,足以证明他医术之高超,地位之尊崇。然而当下,秦柏松居然喊林

  • 海贼之随机果实在线阅读第七章

    这里节气和地球很相象,而且此时人也有了独特地天文历法,来计算年历,虽然还不很精确,至少一年四季和大致十二个月份是能分清的。根据山老说法,现在时段应该是属于夏天,暂时还不用为食物事情烦心,富饶的群山能提供相对充足猎物和植物食用,对以采集和狩猎为生地有山人来说,夏季无疑是一段最美好时光。根据啸天统计,全

  • [综]日向花水在线阅读第10章

    孟、荀两家皆做出妥协,同意一个月之后举行一次大比,参赛者在十三岁以下的孩童中选出,最终获胜者获得剑宗令牌,且另外一方不得报复、不得干涉。“我们孟家拿出剑宗令牌,那你们荀家拿出什么作为筹码?至少不能低于剑宗令牌吧。”孟凡突然跳出来,凭什么要拿孟家的令牌作为奖品,荀家也应该付出一些宝贝才对。“这位小哥说

  • 诛心之诚王的诚】

    第007章【诚王的诚】陈枫不会知道诚王府中的那些道道,但是程子祥是一清二楚的,现在他本身就被赵明辉管着,没有以前跟着郑亲王的时候那么逍遥了,现在必须处处谨慎,如果一步走错,有可能就粉身碎骨。赵明辉是个睚眦必报的人,谁要是和他过不去,除非你比他的能耐大,他会乖乖的听你的,如果你比他弱,那么就不知道那天

  • 扶道在线阅读所图谋?

    正午,太阳高高悬挂于高空,在这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的大好阳光之下叶凡左脸青右脸肿,捂着腰杆一瘸一拐的回到了小屋内“啊……”他轻轻的坐在了床上发出了销魂的叫声,其实他是不想叫的,因为这样太羞耻了可是没办法,那群畜生下手太狠了坐了一会儿,他觉得好点以后走到了镜子旁,看着镜子里肿得跟猪头一样的自己,他双手

  • 网游之痕梦传说之老师好(2)

    次日,黑衣男子从睡梦中醒来,看着眼前这陌生而又熟悉的环境,熟悉是因为在院长爷爷死了之后他就一直住在这个地方,而陌生在于他已经在别的地方度过千年万载,所以对于现在的这个地方还是有点陌生。想起昨晚的一幕,黑衣男子脸上的肌肉就有点抽搐,他后悔了,他不应该从月宫上带只疯兔子下来,而且是一只具有吃货属性的兔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