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网游之断渊降世之第八章

2021/6/11 9:41:28 作者:旭凌 来源:17K小说网
网游之断渊降世
网游之断渊降世
作者:旭凌来源:17K小说网
少年意外获得【灭世之力】和【吞噬之力】的双重助力,却因这股力量被世人所误解,认为是灾厄之人,受尽欺辱和排挤!当他在偶然间进入《天临》,获得灭世者和断渊墨殇剑,他会做何选择!灭世者+断渊墨殇剑=毁灭!最强之职+灭世之器+旭凌=守护者/毁灭者?

姜桥有些无奈,一把揪过鬼的头发扯过来,那只鬼明显没想到她会这么做,挣扎都没做,满脸写着神经病,姜桥盯了一瞬直接将她塞进了马桶。接着她打开了门,一脸尴尬:“哈,都在呢。”

白沅歪头看着她:“我还以为是什么小动物跑进来了。”

姜桥尴尬的只能笑:“你们聊,我回去睡觉了。”走过白沅身边时,听到他轻轻笑了一声,微不可闻。

接着脑袋后头就响起了散漫的脚步声。白沅插着裤兜儿跟在姜桥后头,对着叶榴笑道:“我也困了,回去睡觉。”

叶榴气得牙痒痒,她把“告白”失败归结于姜桥的出现,毕竟她觉得“帅哥无罪”,于是在心里的小本本狠狠记上了一笔。

命是自己的,不想着怎么保护好自己,就知道瞎撩拨。正是看了洗手间这一幕,姜桥对着叶榴的怨气又重了几分,这才有了早餐时她对叶榴说的话。

早餐过后,大家分了组开始搜查古堡。姜桥朱王富贵一组,叶榴和陈漾一组,白沅自己单独晃悠。

库斯告诉他们十八点一到,古堡的门就会自动关闭谁也出不去,谁也进不来,于是姜桥二人就趁着现在白天去往古堡外面寻找线索。

正在翻找线索,朱王富贵突然冷不丁地问了一句:“你母亲还在世吗?”

姜桥回头看了他一眼,道:“她去世了。”

“我妈妈也是。”朱王富贵的声音有些闷,“她是被人害死的。”

姜桥停下手中的动作,看向他:“凶手抓到了吗?”

朱王富贵露出了一个笑容,有些强颜欢笑的意思:“没抓到,但是我已经找到线索了。”

姜桥不擅长安慰人,想了想只能说道:“你一定会抓到凶手的为你母亲报仇的。”

朱王富贵看向她的眼神突然有些怪异,让姜桥有种鸡皮疙瘩起来的错觉。他点点头沉声说道:“我也觉得。”

姜桥总觉得有些地方很奇怪,但是却找不到源头,也许是她多心了,轻摇了两下脑袋便继续寻找线索。

午餐的时候大家又都聚到了朱王富贵的卧室,互相说了今天搜到的线索。

古堡外除了光秃秃的菜地毫无所获,叶榴不知道抽了什么疯,估摸着是想到早上姜桥打破了她的好事还有她指责自己的那句话,叶榴暗戳戳骂了句:“废物。”

从在大厅开始,姜桥就对她没什么好感,遇到事情只会哭,规则也不听清楚,就想着抱大腿,脑袋就是个摆设。姜桥笑了笑:“废物骂谁呢?”

没想到她会接话,叶榴愣了一下,冷哼一句:“你。”

姜桥眼神冷冷的,嘴角却微微勾起笑道:“废物还知道自己是废物啊,你居然还能有自知之明,孺子可教啊。”

叶榴一下子反应过来,这是在暗讽自己!“啪”地一声放下手中的碗:“你!别和我玩什么文字游戏,连线索都找不到的废物。”

姜桥轻哼了一声:“这种低级文字游戏你都听不懂好意思说别人是废物?”

叶榴怒火中烧:“我听不听得懂关你屁事。”

姜桥放下手中的杯子瞧她,一字一句说道:“那我找不找得到线索关你屁事。”

朱王富贵最擅长处理这种事情了,之前她的三人女友聚在一起吵架都被他给和平解决了,清了清嗓子正准备大展身手。没想到白沅却早他一步开了腔,他懒散地靠在椅背上,双手交叠看着叶榴,寡淡的面上带着笑意,言语之中却毫无感情:“规则听不懂的趁早滚蛋,还有时间骂别人废物。有骂人的时间还不如把你脑袋里的水给倒干净。”

姜桥倒是有些诧异地看向了白沅。白沅察觉到她的目光,收了眼看向姜桥,歪头一笑。

不关是姜桥,叶榴也没有料到,她气得面色通红,呜呜咽咽的就开始哭,嘴里唧唧歪歪的:“你们都欺负我!”

姜桥收回了眼,冷笑道:“谁欺负你了?你要是老老实实不作妖,我脑袋撞门儿上了去骂你?那样我才有病。别装的一幅可怜兮兮的模样,你啥样自己心里没点数吗?早上的事情还要我多说吗?”

对了,早上的事情,白沅帮她说话是因为卫生间内叶榴对白沅说的那些话惹得他厌烦的原因。

提起这个叶榴哭得更厉害了,还带跺脚的那种。

朱王富贵有点头疼,这咋劝?

陈漾性格温和,哪儿见得了这个。走到姜桥旁戳了戳她:“你别在意,她就是多嘴了一点,没有恶意的。”又走到叶榴身边小声说道:“你别哭了,我们还要查案,第一天过半了,要早点找出凶手才是。”

姜桥并不是得理不饶人的人,叶榴安分一点,她就闭嘴了,可是叶榴偏不,越哭越大声,陈漾也劝不住,一筹莫展的看着另外三人。

“啪”的一声,叶榴看着地上的玻璃碎片愣了一下。姜桥笑道:“你这么爱哭,不如出去哭吧。我送你出去,这里是三楼你掉下去保准你就回去了,怎么样?”

叶榴紧了紧牙关,这事情看这疯女人肯定做得出来,这次就算了,下一次她一定好好算账。她赶紧止住了哭声,偏过头哼了一声,代表她不闹了。

朱王富贵眼神来回在二人中间瞟了几次,见息事宁人了,这才敢发声:“嘿,我们继续说线索吧,那个白哥先说。”

白沅扫了一圈才开口:“三楼是客人的住所,四楼是德拉还有贝斯的卧室。”

“三楼没什么发现,四楼……”白沅顿了顿说道,“有点可疑。”

朱王富贵:“怎么了?”

白沅解释道:“四楼一共十个房间。一间是德拉伯爵的卧室,两间是画家贝斯的卧室、画室,德拉伯爵的琴室与书房各占了一间。剩下五间一个是废弃的屋子,一间是杂物室,还有三间是德拉的收藏室。”

“在德拉的允许下,我仔细检查了除废弃屋子外的九间房。至于废弃的屋子根据德拉所说他在几个月前弄丢了钥匙,因为里面都是一些没用的杂物再加上那段时间他的身体每况愈下,便也没去寻找也未叫锁匠开锁。”

“杂物室很干净,应该是每天都有人打扫,询问过后得知,这间杂物室便是昨天晚上在餐桌上德拉让库斯改造的里昂房间。”

陈漾微微有些疑惑:“手脚这么快?”

白沅点点头继续道:“其余八间房除了贝斯的画室都无异常,或者说现在还找不出奇怪的地方。”

姜桥:“怎么说?”

白沅:“起初我进去的时候并没有感到不对劲,里面的陈设画作经过检查后也暂时没有问题。但我出来后发现画室进去所能肉眼看到的范围与外面所看到距离长度并不相符。这间画室是在走廊尽头,它的右手边是个收藏室,占地面积远远要比实际所看到的要大许多。”

朱王富贵:“那贝斯的解释是什么?”

白沅:“我当时随口提了一句‘这画室挺大的’,贝斯只是朝这边笑笑,我就没再多问。”

陈漾:“那这样看来,画室是有密室存在的,贝斯也有所隐瞒。”

朱王富贵皱了眉,道:“昨晚德拉提到过这个贝斯,看样子对他挺不满意的。不过昨晚娜滋小姐死亡那么大的事情怎么没在现场看到过他,我当时还以为古堡的人全都到了。”

姜桥想到了一个人,说道:“莱露不是也没到吗?”

“谁?”朱王富贵一下子没转过弯来,脑中灵光忽闪,想起那张骂骂咧咧的脸,脱口道,“那个疯女人啊。对了,她是为什么被抓起来的?原因是什么?”

陈漾接口道:“今天早晨我和叶榴在一楼向仆人打听过,他们一致都说是莱露的脑子一直不太好,时不时的发疯病。平时正常的时候板着个脸和谁都不说话,最多和伯爵说两句话,但是发起疯来却是谁都骂。”

姜桥突然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开口问道:“她和伯爵是什么关系?”

“据他们说应该是……”陈漾压低了音量继续说,“应该是未婚夫妻,小时候订过娃娃亲的。但是后来莱露的父母突然暴毙,她就被老伯爵接到古堡来了,但是经过那场大变,她也变了不少,之前开朗活泼的女孩儿如今死气沉沉的,脑子还不太好了,这婚事也就耽搁到乐现在。”

朱王富贵听到了不得了的八卦,啧声叹道:“昨晚莱露说的可是娜滋小姐活该,谁叫她抢伯爵,我觉得这个婚事耽搁到现在可能不太可能只是莱露的脑子不好,管家也说了她平常挺正常的,就是受了刺激会说胡话,你们想想这刺激是什么?”

陈漾听了这话一脸怪异,姜桥懂得她的意思,笑道:“线索说出来就好,不用担心什么。”

陈漾自我争斗的半天,又听了姜桥的安慰,开了口:“二楼的仆人有些是原先照顾莱露小姐的,他们说……他们说曾经看到娜滋和德拉做一些越矩的事情……有一次还被莱露撞见了,莱露和伯爵大吵了一架,后来她就渐渐麻木了,也不去管这个,可是最后却疯了。那些仆人都怀疑这件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但是因为自己只是下人不能插手主人家的事情就不了了之了。而且伯爵也不许他们这些之前照顾莱露小姐的仆人去看她。”

父母逝去,未婚夫和其妹苟且,这都没有让莱露疯掉,到底是看见了什么导致她变成现在这样?

朱王富贵:“这伯爵看上去人模狗样的,背地里这么不是东西啊。可怜那莱露了,变成现在这样疯疯癫癫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如昨之第九章(9)

    沙滩上只孤零零的架着一台摄像机,摄影师早早将摄像机调试好,镜头对着远在天边的“地平线”。天是青色的,还有些暗。宋凡帆和隋东坐在沙滩上,也看着前方的海面。已经有渔船出发了,两三个,在无际的海面上向远方漂去,好像要这样漂到水天相接的尽头。宋凡帆看着那远去的渔船,脑海里突然蹦出了一句诗:“小舟从此逝,江海

  • 想去海贼的我意外来了奥特曼在线阅读第六节

    秦相南是被自己的弟弟敲门声而吵醒。她缓缓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抬头看向徐畅,他仍然保持同一个姿势,在安静地看书。“口水都要流出来了。”他说道。秦相南尴尬地抽了张纸巾,擦了擦嘴角,跑出去开门。秦向北站在门口,神情沮丧。“你还知道回来呢。”谁知秦向北没有和往常一样和她拌嘴,像个被戳了气的皮

  • [综影视]我的男友是反派案发现场

    一群人在房间里忙碌着,相机的闪光灯不停地打在袁茗早已僵硬苍白的身体上,他侧仰在地板上,倒在一滩已经凝固的血液中,像是陷入一片血红的沼泽中。“死者大约五六十岁,从尸体的僵硬程度判断,死亡时间大致是在凌晨三四点,不过由于死者大量出血会加快死体僵硬,所以死亡时间会有误差,不过也差不太多。”法医明庆在检查完

  • 海贼王之传说第5章在线阅读

    易晰坐电梯上到九楼,站在走廊里踟蹰不前,枪林弹雨、洪水猛兽他都能从容面对,却不知道怎么面对那个小女孩。走廊里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医生护士匆匆而过。偶尔传来小孩的哭声,愁云惨淡的病人坐在走廊的长椅上,目光呆滞。医院,死生之地也!易晰缓步向前,终于来到930病房的门口,他做了个深呼吸,拍拍胸脯,一步迈了

  • 老九门之红语山卿在线阅读第八节

    第八话朋友妻不可欺!苏满朝出了包厢,没回学校,他开车去了海边,就着海风,把顾延君的话,仔仔细细,一字不漏的拿出来再脑海中又过了一边。他不相信顾延君,但是他确实需要借助一个外力,来破坏掉言幼裳对杜均酩的感情,跟他一样对只是对杜均酩的单纯崇拜也好,还是春、心萌、动的爱、恋,他都必须破坏掉。他本来可以晚几

  • 余生望暖在线阅读第7节

    只见萧凌不慌不忙探出手指朝徐凯一点,同时嘴里轻声吐出一个字,定!下一刻,在所有人茫然的目光注视下,徐凯整个人的动作骤然定格,保持着扭腰出拳的姿势一动不动,要不是眼珠还能转动,只怕是真会被人当成一具木偶雕塑。“我去,神马情况,那人怎么忽然就停下了?”“那叫萧凌的家伙究竟用了什么手段?就用手指头点了一下

  • 凡人异事之大鱼怪(3)

    燕扬一直注意着河面的动静,在露出鱼头的瞬间,燕扬就起身往左侧退去,刚好闪过大鱼的袭击。在大鱼还未落地的时候燕扬右手的木棍就对着大鱼的身体狠插了下去,大鱼被这股向下的力道击中,左右拍打着落在了地上,落点刚好在燕扬脚边。鱼身刚好暴露在燕扬的身前,燕扬都不带犹豫的,对着鱼身就是猛扎。老爸则是有一刹那的失神

  • 起源之命运之战章百国联赛

    乔战根据洪荒秘法的介绍,利用洪荒之力打通身体内的天地二桥,连通奇经八脉,形成小周天运转后,开始连通十二正经,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大周天。他明显感觉到外界的元力散发着亲切信息,飞快地融入他的体内,壮大着他的洪荒之力,滋润着他的身体。足足在体内运转了九九八十一大周天后,乔战这才重修炼中清醒了过来。细细感受自

  • 无字书的旅程第7章在线阅读

    前朝南明湖之变后,有两把残剑流落人间。天下仅有数人知晓,一旦用阴月阴日出生之女子的极阴之血灌入,残剑合璧将引发天君星与天顾星之星变,那时神州大地将遭崩灭。凤阳、九天、隐元,三股不同的势力,为了不同的目的,将围绕着两把残剑展开对决,山河、世仇、情义,究竟孰重孰轻?南疆五毒潭,那是苗族引以为豪的奇景。大

  • 星际稀有物种开门揖盗

    “咻~~~”夜幕刚降临,九支飞火流星冲上天空照亮整座四方城,每隔两个时辰,新的飞火流星会升起,流星一出一切妖魔鬼怪无处遁形。在南市一家名为“荣华楼”的酒楼顶层阁楼,薛氏姐妹身披黑纱靠在栏杆上欣赏着天空中盛开的花朵,魔界大小姐泠汐月则在房间里作画,她正在临摹谥阳子的“凤凰双飞图”。“大小姐金安,天无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