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我好像比原主更作死学堂

2021/6/11 9:30:35 作者:白芷舒华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好像比原主更作死
我好像比原主更作死
作者:白芷舒华来源:晋江文学城
预收文:《我的反派徒弟们》阮四韵穿成书中修真派的绝世天才,地位高、颜值高、实力强、对于咸鱼来说,简直躺赢。可惜她收了几个不省心的徒弟。徒弟1:为女主挡刀,却被弃如敝屣,一怒之下黑化的男配。徒弟2:青梅竹马数年,却敌不过与师兄相识几天的女主,嫉妒愤恨之下一路黑化的女配。徒弟3:乖巧听话,却总被忽略,失望到一定地步之后心理扭曲的阴郁反派。为了日后和谐美好,咸鱼阮四韵打起十二分精神,开始好好教导徒弟。养着养着却突然发现画风开始突变。《我好像比原主更作死》宁清穿越了。穿到炮灰寄主还在世时,上辈子寄主作天

“夫人,小姐她怎么也是宋家名正言顺的大小姐,现在又掌管着整个宋家,您若是一点的体面都不给即便老爷回来了也有点说不过去。”见自家的主子没有出门的意思,崔氏陪嫁韩婆子连忙上前劝解。

“即便是日后她真的接手了宋家,还能不认我这个娘?”崔氏闻言大声喊道,生怕在外面的宋荣没听见。

这话说的,若换旁人来听不知道的还以为崔氏不是宋荣生母才话说的这般咄咄逼人。

“是是是,即便日后小姐管家不也得日日的过来给您请安奉茶?”韩婆子连忙说道,她也是知道自家小姐骄傲这么多年,也就刚来宋家那一阵子收敛性子,剩下的时候也只能是慢慢的去哄。

“只是小姐她毕竟也需体面,您知小姐是个孝顺的但这隔墙有耳,万一被外人随便编排了坏的可不就是长房的名声?”

“她还在意名声?”听了这话后崔氏就更加是气不打一处来。现在还有哪家姑娘快到十六了还不曾定亲?

韩婆子当然也知道崔氏说的也都不过是气话为避免火上浇油,也不敢再接着说些什么。

“罢了,等会儿你从库房里面挑上些补药送去,顺便去看下伤势。”崔氏装作不耐烦说道,“就说方才她出事时我才服一碗安神汤歇下。”崔氏在多数时也是能够回过味儿来。

“是夫人,奴婢这就去。”韩婆子闻言连忙吩咐下面人去。生怕哪一刻这夫人又变了脾气,这几年来大小姐被栽培管家,夫人的日子好过些,所以脾气也就稍微变了些,就连一直跟在崔氏身边的韩婆子也有些弄不懂崔氏的心思想法。

等韩婆子走后,崔氏还当真是让人准备安神汤饮下之后就歇着了。

也就韩婆子走没多大功夫吧,一阵子风吹来树叶刚巧的挤过窗子的缝隙落到崔氏的床榻边。

崔氏向来眠浅树叶与床帘摩擦的声音还是被她给听到了。已经快要入秋老爷此次前去也一年有余,不知为何这一次崔氏的眉头总是在跳着,有一种浓重的不安感。

或许是她想多了吧?韩婆子还没有回来,她也就没再将自己方才的不安给说出来,让人关紧窗子收拾了那一片叶子之后就接着歇息了。

宋荣方才是被人用小轿子抬到自己的院子里,此刻额角的那片早就让府医前来处理过,府医说三两日就好不会留疤,然后又交代一下要注意的地方。宋荣一一应下后就让人送府医回去。

韩婆子挑好东西后就忙赶着到宋荣的院子里,至于后面崔氏让韩婆子说的那些话,欲盖弥彰的事情她自然不会做,也不会真的将宋荣当成傻子来糊弄。

其实韩婆子心里就不明白,崔氏为什么就那么有自信,全然当大小姐是个不清楚的?

宋荣收下东西一并让人送韩婆子出去。至于其他就真是没有了,宋荣现在额角上过药后还略微发疼,也不想接着庸人自扰的去想一些有的没的。

或是在经历上一世事情后,她的心也变得沉静下去不少。怨恨是怨恨的,但是更多的应是沉默和淡然。

这一日宋荣早早歇着还有几日就要去梁家,宋荣也确不愿意带着这样一副样貌出门。好在宋家的府医医术极其高超,再加上宋家名下也有药行,什么珍稀药材在宋家眼中也都变得没有那么难寻。宋荣用了极品的伤药后,额角的伤也就两日就好。

额角带着伤让宋荣原本打算出门去看一看布行的想法也只能暂且搁置下来。无奈下只能是安安静静待在自家院子里。本来宋荣以为她能够独享安静,或说是忙里偷闲一下,可似是有些人偏的不想让宋荣安静待着。

在宋荣摔伤后第二日,宋家学堂里出了问题,二房的宋蒙在学堂里面意外晕倒当,场众姐妹都已经慌了神,还好有机灵的丫鬟,去唤了府医。

经府医的查验后,竟然是有人在墨里面动了手脚。如今人虽然是救了过来,日后怕是子嗣困难。

要知宋蒙这就要出嫁?若是以往宋家有的是钱,耐着性子调养一下也不是不成,只是现在时间紧即是想要去调养也没有时间。

这事本来和宋荣扯不上关系,可宋家学堂里面的东西都是公中出现在是宋荣管家期间,在墨里面出问题也是宋荣管家不利。这下子好了,宋荣这才歇下的心,又再次的被悬着。

前世怎么没有这一出?自己这才回来几天?怎么很多东西都和以前不一样?

即便是头上有伤,宋荣只能顶着头上的伤前去。到女学后宋家各房的子女都有,有些是宋荣认识的,有些是不认识的。

宋荣不出入深闺,所以多半也是不认识的。这一路上见过宋荣的都纷纷的朝着宋荣行礼,宋蒙所在的是嫡女所在的地方在学堂的最里面。

宋荣是带着一大群人去,到的时候才发现原来先生还没有走。站在坐在最上首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先生,样貌还算端庄。她虽没有去过女学,见先生没走仍旧谦卑的朝着先生行了个礼。

先生知道宋荣的身份,并没多言。至于那位先生,宋荣也不曾怀疑直接遣送下人送先生回去。

宋荣也知先生方才之所以没走,也是因将这十几个学生留在这里并不妥当,至于这些姐妹为什么没走,就多半是为等宋荣。

宋荣不来,她们若是走恐怕到时候又是一件说不清的事。宋家的姑娘多半明分寸,这一次也是一样。

见了宋荣这些人之中无一人去问宋蒙究竟如何,就连宋蒙嫡出妹妹宋茵也没有。

“小姐,您小心……”

宋荣上前去,刚要去碰那一块早被府医给收在一边的墨锭,就被采薇和周遭人拦下。

“放心,隔着帕子呢?再说那些研墨的丫鬟都没事,这毒应该也没想象中的那么厉害。”宋荣说道然后又用帕子从旁边的桌子上拿了另外一块墨锭。

这单从表面看,那一块墨与其他公中的墨基本上是一模一样。宋家内府专用的墨都是画好花样专门定制,全部出自宋家墨坊,要说外面墨坊能够做成一模一样基本是不可能。

且学堂里用的墨与后院里面的墨又不尽相同。当然这也是因学堂里面用的一般都是比较好一些。算是宋家墨坊之中比较顶级的墨锭。看着这两块墨锭上相差无几的纹路,宋荣不禁的皱起眉头。

若是如此就只能是宋家人所为?宋荣想着手里拿着墨锭也有一段时间,一旁的采薇似乎有些沉不住气。

“小姐……”

“知道了,知道了。”宋荣当然知道采薇的意思,不就是担心自己捏着这块墨久了中毒?

她也是十分惜命的,好不容易重活一次怎么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放下用帕子包着的墨锭,丫鬟早就已经给宋荣准备好了洗手的水。

“诸位姐妹们是哪一日换的墨?”宋荣擦了擦手问道。

女学专用的墨,无论是否用完每半月就会换上一次。这些虽是归宋荣管但是要说是哪一日换的宋荣还真不知道。

“荣姐姐,姐妹们都是三天前换的墨,但是这几日姐姐都没来,所以姐姐的墨是今日才换。”在场的也就是宋茵的身份稍微高上一些,所以回答她的也就只有宋茵。“姐姐她今日也是因着兴致来了,所以才到学堂里来。”只是没想到会飞来横祸。

宋荣记下宋茵的话也不曾怀疑。宋茵若是扯谎她去质疑一下也不会说实话,既怀疑无用也就是懒得怀疑,后面她自然会去查。

“此事,关乎宋家声誉,各位姐妹们以及周遭服侍的丫鬟婆子嘴巴最好都严实一点,若是让我在外面听到什么风声,除先生和诸姐妹外,其他的人该卖的卖该杖毙的杖毙。”

宋荣撂下这句话后就吩咐仆俾和各房的姑娘们回去。至于交代也许会有,但绝对不是对这些人。

她肯德要找到一个答案,宋家姑娘的墨锭被人下毒,以后谁还敢用公中的东西?

“小姐,可有头绪?”这一次跟在宋荣身边的是采薇。采薇本也是不想打扰,可是见自家小姐颦着眉,额角又有伤在,终究是没能忍住。

“哪里能这么容易就找到头绪?”宋荣无奈的说道。

宋家女子学堂,可不仅是这一房的姑娘,而是无论嫡庶宋家所有姑娘。嫡出和庶出加起来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在这个房间全都是嫡女,就是今日在的也有十几位。

她不笨,也能猜想到是宋家内部的问题,但是这范围也实在是太大。且这一次伤到的是二房的嫡出姑娘,估摸着过不了多久二叔就会过来找小姐兴师问罪。

“我们急不得。”宋荣道走到一个桌案前,捡起一张纸细细端详起来,“这张字上面的字迹,比其他的都好看。”

这都什么时候,小姐竟然还有心情去闲聊?

“今早先生确有检查课业,许是因为蒙小姐出事先生没有将这些拿回去。”采薇解释道,正巧在上首的桌子上也有几张今日先生让抄写的内容,多半都是一些风花雪月的诗词而已。

宋荣将桌上那些纸张也拿过来,还是觉得自己手中这一张字迹比较好看。采薇见状连忙让人传唤这边服侍的丫鬟们。

“小姐,这几位都是给姑娘们研墨的丫鬟,府中小姐们的字迹她们大抵也能够分辨出来。”采薇上前言道。

“这张不仅字写的好看,而且这墨也与其他不同。”宋荣说道,顺手将纸张递给采薇叫过来的丫鬟,“你们看看这是哪一位姐妹的字迹。”

“回小姐,若是婢子不曾记错,应是七老爷家的菩小姐的字迹,菩小姐的字是七老爷亲自教,菩小姐说她用不惯公中的墨,所以一直用的都是自己的。”其中一个研墨的丫鬟接过纸张说道。

“七叔?”

丫鬟答完话后便退下宋荣则是陷入沉思,前世从来都不曾有过交集的一人,这一世却让她在短时间之内接触两次?

七叔不愧是中过举人,教出来的女儿字也是十分好看。宋荣发觉这个菩妹妹纸上写的也与旁的姐妹不同。若她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大学》里面的内容。

四书五经宋荣没有读过,上一世却也在陈星染的书房之中偶然见到过。

女子不应该是只要识字看得懂账本顺便能背下来《女戒》不就成了吗?

早先在宋荣的眼中一直是这样认为,可这一次看到宋菩这样娟秀的字体,还能引用《大学》来作文章,心中竟然油然升起了一种敬佩之情。使她又想起了印象之中的那个儒雅的中年男子。

真是没想到,宋家竟然还能够出这样一位叔父。宋荣想着想着,竟然莫名的勾起唇角。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邪神都市生活录在线阅读第4章

    千手柱间早早的就到了大名的府邸,借着众人对于宇智波陷入隐士状态的质疑来搅和今后的形势,这大名图谋的很大。虽然柱间也不知道斑是怎么想的,竟然让族人全体退出纷争,简直是成为众矢之的,不过他也明白斑必然是有着自己的打算的,宇智波斑那个人,有着不下于自己的谋略和内心,简直......柱间想着想着就翘起了嘴角

  • 最强主神统治第八章

    【……昨日于东京市内静冈县上秣街区附近某巷墙壁中发现英雄“巨力侠”的尸体,死者死状惨烈,全身共解剖出1079枚断刀片,已无法判断死亡时间。据其死状目前猜测为曾有多次类似杀人记录、迄今仍未被捕的“杀人鬼”所为。经过警方与众多英雄的共同排查下于静冈县海滨公园附近找到“杀人鬼”留下的“杀人预告”,即:由1

  • 仙侠,最强掌门系统在线阅读第7章

    晴子南赶忙离开陈易萧的宅邸附近,他跑了很远回头观望,发现陈乐湛并没有追来,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他曾多次以不同的面貌来两仪宗,每次都被陈乐湛发现,无语的是,每当陈乐湛问他是谁的时候,他都说自己是晴子南。他停下身找到一棵树,背靠着坐了下来,把脸上冒出了冷汗擦去,他半年前曾来过,那次被陈乐湛发现,还被狠揍了

  • 我媳妇儿又梦游了在线阅读第三章

    学校的宿舍是按第二性别分开,他们在四楼,四个人一间,有单独的洗漱地方,不大,他们宿舍除了他和唐洛,还有两个,一个是他们班的,吕邱,一个是三班的方家棋,都是Alpha。吃完饭,裴景又出了一身的汗,收拾了一下就进卫生间准备洗澡。唐洛把垃圾扔了,打开窗户散味,见里面一直没动静,奇怪的问,“水怎么样?热不热

  • 无上玄皇在线阅读惩治荒唐镜【新书开更,打滚求收藏求掌声求一切】

    第7章惩治荒唐镜周星星大马金刀的坐在公堂之上,听完一群衙役喊过堂威之后,拿起惊堂木重重的拍了一下。啪——“大胆方唐镜,见到本官为何不跪?”尖嘴猴腮的方唐镜阴阴一笑,只是微微躬身道:“不才方唐镜,乃前科举人,按例是不需要跪的。”“大胆!你这个刁民方唐镜,本官早就听闻你专门扶强除弱雪中送屎,老实说早就想

  • 起源圣兽第6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就是开学的日子。炎热的夏日还没完全过去,看似漫长实则转瞬即逝的假期已经悄悄收了尾,被放出学校这座象牙塔出去胡作非为的祖国的仙人掌们一个个唉声叹气的赶回学校。在教室里各尽所能的倾情上演了一部部的当代题材大片。这些大片分别是——励志剧:《一夜做完所有的暑假作业》悬疑剧:《我的作业去哪里了》侦探剧:

  • 黑騎士正义之剑在线阅读第7章

    暑假正式开始的第一个下午。柯妍还有秦涵强行送的半天假期。两人在枫林路吃了顿午餐,许星衍送她回宿舍睡觉。车里开着空调,柯妍窝在副驾上补眠。许星衍夜里等她的时候睡过一觉,倒没有她那么困。时不时趁红绿灯侧过头看副驾上睡着的人。蜷缩着四肢,看起来就很软很小的手垫在脸下,嘴唇微微吐吸。像只猫。许星衍舔了舔嘴唇

  • 极品剑师第4章在线阅读

    “富兰,一大早的,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呀?!搬家么?!”小滴坐在富兰克林的肩上,歪着头询问正在疾驰中的他。“不是告诉你我们今天要去见一个人嘛。”富兰克林对于小滴的记性已经绝望了,但是他还是认真的回了话。“是谁呀?”“库洛洛,我们将来的伙伴。昨天答应入伙的。还有小滴待会见到面你可不要乱说话,嫌别人脏之类的

  • 从仙武世界归来的好人在线阅读第四章

    王超心里也是紧张的要命。蛇,他倒是没有什么可怕的,可是能分身成这么多小虫子的诡异东西,王超跟所有人面对未知的时候一样,心里也是有些恐惧的。好在,他手里有着系统送的万能腕表。看着这群小虫子暂时对自己没有威胁,王超赶紧低头看向腕表反映出来资料来。迅速读完关于这个东西的资料后,王超长舒了一口气,身心放松了

  • [刀剑乱舞+剑三]抄写并背诵全文之第九章

    慕梓悦一时有些语塞,可能是性格使然,她从小跳脱飞扬,和同胞兄长南辕北辙,夏云钦自幼生长在深宫,性格敏感内敛,她见不得一个好好的小孩子便成这副阴暗胆小的模样,也不管老广安王整日耳提面命,总是逮着机会就伙同兄长把夏云钦往外带,一段日子下来,夏云钦的性子总算有些随了她,日益开朗了起来。自从夏云钦登基以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