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我靠种地走上人生巅峰搭救单尊破众敌

2021/6/11 22:16:16 作者:一七令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靠种地走上人生巅峰
我靠种地走上人生巅峰
作者:一七令来源:晋江文学城
辛辛苦苦点满种植技能的唐璟穿越了。开场即是死亡。原身做的孽太多,前妻跟人跑路了,家产被人抢走了,穷得只剩下一张脸。即便这样,还有人不愿意放过他。唐璟瑟瑟发抖,拿起锄头:看什么,我就是个种地的。贫穷老农,在线种田。京城上下很快发现,镇国公府那个不中用的小公子,竟然爱上了种田,而且种什么来什么,价值千金的牡丹能种,不合时宜的水果能种,连高产到吓人的粮食也能种。后来,朝廷来人请唐璟去做国师。唐璟:种田使我快乐!PS:架空文,和谐看文。接档文,求预收《系统逼我去争宠》大晋皇室最不受宠的十七皇子赵元邑在某

这时梁山派的马良云站了出来,“晚辈马良云,请单老前辈赐教。”

只见此人的两只瞳孔的颜色并不一样,此人右眼的瞳孔是黑色的,和我们正常人一样,而另一只瞳孔确是淡蓝色的,显得无比妖妖孽鬼魅。马良云分析过了前几人失败的原因,所以他并没有和单尊硬碰硬,他只是采用了蘑菇战术,利用自己轻功好,同单尊周旋,打算将他拖的筋疲力尽。由于车轮战,单尊本来就略有疲惫,现在更加疲惫,这时马良云找准时机,发射暗器,只见一只牛毛一样的细针从马良云的袖子里飞出,这就是马良云的独门暗器袖针。单尊发现了暗器,他挥起刀,打算用九星孤月刀挡住这个牛毛针,马良云暗喜,“中计了”,袖针到了单尊刀前,突然由一根变成了三根,而单尊只挡住了一根,被其余两根所伤,倘若刚才单尊是移动身体躲开而不是用刀挡就行了,单尊的腹部气海穴中一针,右臂尺泽穴中一针,疼痛难忍,此时九星孤月刀早已掉落在地,因为他没有一点儿拿刀的力气了。右膝单膝跪地,左手捂住腹部。很多徒弟都冲了上来,围在了师傅的前面。

马良云说:“只要你将《阳花失重刀谱》拿出供我们大家一同参阅,我们就会退出龙盘山,不再打扰单大侠。”

“没错,我们此行绝无恶意,纯属对刀谱感兴趣。”

“久闻此刀出神入化,只想一睹为快。”

人群中议论纷纷……

“老朽是真的没有此书,若大家不信,就取了老朽的命吧。”

“既然单施主一再执迷不悟,那马掌门就动手吧。”少林寺普光大师这样说道

马良云得到大师应允,立即杀了过来。

“都退下!全都退下!唉,看来老朽要命丧于此了。”只见单尊微微抬起头,闭上眼,等待那一杀。

“慢!大家请住手!”窦景鹏从人群中站了出来,由于窦景鹏易了容,所以归一派的人物都没有认出来。

“你是何许人也?”马良云问道。

“在下只是无名小辈。”刚才窦景鹏从单尊的金木水火土五行掌中悟出了万物归元的道理,他刚才不停地暗自运功进阶,再加上丹药的能量,在自己的体内打通了归一剑法的最高境界的第一层万剑归一,原来此剑发力于体内,而忽于形外。窦景鹏接着说:“刀谱究竟在不在单前辈这儿,谁也不知道,就这样杀死老前辈,于正义背道而驰,普光大师,佛家以慈悲为怀,讲究宽以待人,你却妄动杀念,于心何忍。”

普光大师说道:“那依少侠之见,该如何处理此事?”

“晚辈听说,练习《阳花失重刀谱》,会左右手互通,即右手习刀,用左手也是相同境界,可是单前辈分明是不会。”李诗鹤解释道。

“那也可能是他伪装呢?”庞秋水说道。

“对,应该是伪装。”化梅派茅姑道姑随声应和。其他人也都纷纷附和。

“既然大家都不信,不如将单前辈压制在少林寺,囚禁他,直到将此事调查清楚为止,大家意下如何?”窦景鹏说道。

“你只不过是一个初出茅庐的毛孩子,我们为什么要听你的,你赶快让开,否则就连你一块杀了。”庞秋水说。

窦景鹏说:“不让!也不能让!”

“小兄弟,你的好意老夫心领了,你就不要再为我白白送了性命。”单尊说道,接着连咳嗽了几声。

“那就是你自找的,别怪我下手狠了。”马良云说罢,就向窦景鹏扑了过来,接着就是一记梁山九宫掌,窦景鹏立即从背后抽出了剑,迎了上去,一招“女儿散花”,立即簇簇剑花向马良云攻了过来,马良云在空中变了姿势,由冲变退,由扑变飘,好俊的轻功,窦景鹏心想,那就给你织个网。

庞秋水和众徒弟一看到“女儿散花”,都心儿一惊,“慢着,不要再打了,敢问少年究竟是谁,你怎么会我归一派的剑法。”

“师父,徒儿是窦景鹏。”

“窦景鹏,你本应该和炼丹师好好炼丹,谁允许你此次出行!孽徒,还不快过来,回去再惩罚你。”

“我倒是谁,原来是你归一派的人,庞掌门。”茅姑道姑说道。

“是的,都怪自己管教无方,景鹏,还不快过来,难道要为师请你吗。”

“师父,你从小就教育我们,匡扶正义,除暴安良是我派宗旨,可是今天在是非没分的情况下,就算便处死一个人,就算你老人家不管,徒儿也不能见死不救。”

“既然庞掌门教徒无方,那就让我帮你管教管教吧。”马良云说道。

只见马良云从腰间抽出一个蟒鞭,向窦景鹏甩过来,蟒鞭上布满带钩的银针,若是被打中一鞭,恐怕立即就会浑身血迹斑斑。“月光洗剑”,窦景鹏又是一招月字诀,此招结成一个密密的网,向马良云压了过来。不妙,剑被蟒鞭缠绕住了,前一招没有用老,变招,“月色如水”,困中抽剑,窦景鹏轻轻在地上荡一个剑,席地而起,飞了出去,三大宗中的寒宗,“寒木亦春华”,立即一道绿色的寒光自剑尖射了出去,归一派除了庞秋水以外,都惊呼,小小年纪竟然练到了三宗境界的寒宗,自己还是风花雪月四字诀。马良云的轻功果然厉害,被他躲开了这一剑,看来必须破了他轻功的优势,这时他想起了当年师父之所以追上了“夜天子”,就得自己,纯是因为“夜天子”负重的原因。“幻气附身”,立马一团浑浑的剑气附在马良云的腰间一周,接着“阳臣逆天一笑”,剑光划破了马良云持鞭的右臂,蟒鞭弹了出去,马良云也被击飞在地,几个徒弟赶忙问师父这是什么剑法,师父在震惊之余告诉徒儿是三大宗的阳宗,徒弟们更加吃惊,而庞秋水内心也久久不能平静,此人果然天资过人,不知道他在何时竟然练完了三大宗,更让他不解的是,他练了密室里的流水桃花剑,又怎么可以练归一剑法。

“原来少侠是身怀绝技呀,难怪想多管闲事,那就让贫尼领教你的高招吧。”只见茅姑道姑手拿一把拂尘,准备迎战。

“慢着,师太,此战还是让在下代劳吧。”庞秋水从人群中慢慢走出来,常尚涛在一旁怂恿着:“庞师叔,千万别跟他客气,今天一定要清理门户。”看到奸诈的常尚涛那张诡脸,就感觉七荤八素的不舒服。

“师父,让我和他说说,在动手也不迟呀。”阮文隽紧张的对放秋水说道。

阮文隽转过了脸,对着窦景鹏大声说:“窦师兄,你和单前辈素无瓜葛,你为什么要替他强出头,这样你会和师父产生矛盾的,你快回到师父这边来,师父他老人家一定会既往不咎的。”“是吧,师父?”她又转过脸微笑着望着师父,眼神里充满需要被宠溺的目光,再加上一点俏皮又不失严肃的撒娇。庞秋水女徒弟不多,而阮文隽聪颖可爱,平时很得庞秋水的宠爱。

“没错,他现在只是一时糊涂,只要他悔改,师父就当今天的事没有发生。”庞秋水挥了挥衣袖,侧过脸说。

“谢谢阮师妹一番好意,虽然我和单前辈素昧平生,到今天这件事我是管定了,谁要是不服气,就先把我打败。”窦景鹏坚定的说。

“这位小兄弟,你的善意心领了,你我今日萍水相逢,完全没必要为了我和你师父闹别扭。”单尊说道,接着又是几声干咳嗽。

“单前辈你不必多说了,我心意已决。”窦景鹏的牙齿咬的咯咯想。

常尚涛喊了一声:“你是不是和这个老头子有什么勾当,才今日一定要护他到底。”

“胡说,我和他无缘也无故,我只是在履行武林正道应该做的。”

“看来为师今天这一战是在所难免得了。景鹏这是你逼我的。”庞秋水心想我的三大宗中的阳宗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了,而他也是阳宗,其实庞秋水不知道窦景鹏已经比他高一层了,会运用万剑归一了,即最高境界的第一层。庞秋水缓缓地走了出来。

“师父,我不愿和你打。”窦景鹏几乎是哭着说,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他不想得罪师父,他还想学习归一山的剑法。

“不要再多少了,动手吧!”

“雪落梨花开”,只见漫天雪花向窦景鹏一来,好一张天衣无缝的网,看来师父是想将自己封杀,要不也不会出这招封杀令,窦景鹏没有犹豫,使出了很强的一招“幻极斗转”,将漫天的雪花挡了回去,接着窦景鹏退了几步,他不愿与师父为敌,师父又是一招“艳阳高照万物生”,师父的剑身发出一道白光,白光又变成七彩的光,红橙黄绿蓝靛紫,尤其是紫光和红光外围的光线更有一种惊天地泣鬼神的杀气。窦景鹏心想,再不出击,我今天是挨不过这招了,是必死无疑了,突然他想起了很多事,想起了要为父母报仇,不能死,但他不明白师父为什么会对他下如此狠手,仅仅是自己忤逆了师父吗。来不及想这么多了,光线的杀气太重即使有丹药的内力,不死也是重伤,万不得已了,师父。最高境界的第一层——“万剑归一”,只见在场的除了庞秋水以外所有人物的兵器都出鞘了,被窦景鹏吸了过来,然后所有兵器朝着同一方向,向庞秋水顶了过来,庞秋水没有想到窦景鹏的剑法已经到了万剑归一的境界,列祖列宗除了常方居士到了这一层,任何人都没有达到,没想到仅仅十八周岁的窦景鹏确有这么高的造化。这一剑就像千万条巨蟒向庞秋水冲过来,武器的尖端都发着蓝蓝的光芒,冒着腾腾的热气,就像蟒蛇吐信。窦景鹏本以为这样就破了庞秋水的剑法,没想到中间的绿光更加耀眼。没办法了,合并吧,只见窦景鹏张开双手,在胸前画了一个圆最后在胸前抱拳,只见所有的兵器渐渐向中间靠拢,最后凝聚在一起,窦景鹏猛地一推手,凝合的兵器向庞秋水射了过去,庞秋水没有挡得住,重伤在地上。

“看来贫尼就不要再强出头了,贫尼还是有自知之明的,现在就看普光大师的了。”茅姑道姑说道

“贫僧自认为和庞掌门半斤八两,看来也不是这位少侠的对手。”

“不如就依了这位少侠吧。”普光大师接着说道。

众人还在议论着。

窦景鹏跑到了师傅身边,准备帮师父疗伤,庞秋水本不想答应,但他不糊涂,这一剑疼痛难忍,很可能有性命之忧,所以就让他疗伤了。窦景鹏吃了很多丹药,并且打通了经脉,所以内力雄厚,他输了一些真气给师父。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正主按头让我们嗑糖第七章

    此后的两天里,唐绵绵一直对徐伊人的坏手势记恨在心,夏小冥拿出植物人紧箍咒来催促她,她都说:“好烦哪,为什么偏偏把我跟她捆绑在一起嘛,当时太突然我没有反应过来,现在想想,这口气怎么都咽不下去,非要报复一下不可。我要是不好好复仇,她还真当我扁扁的好欺负了?”虽然没有实质上的进展,但在学校里她们也打过几次

  • 居安思危在线阅读第四章

    湫目瞪口呆。“啾啾啾!”雩你为什么会变成人啊?!说好的海豚呢?!变成人形的雩还是能听懂湫的话。她蹲下来摸摸湫的头:“抱歉湫,其实我也没想到,爷爷给的药居然真的会有用。果然我还是觉得亲自行走在人间比较有趣......”湫用鱼鳍捂住了脸。这和他想象中的双人七日游不太一样啊……“啾。”那你还能变回鱼吗?“

  • [综]个性是提灯奶妈在线阅读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此事一出,李家的股票异常的猛涨,一下子跃身前进一百多名,此事不久后便传到了萧锦的耳朵里,听到的是一个不入眼的企业与自己联姻,非常不愿意自己长孙的媳妇候选人是这样子的人,虽然他也知道这一次危机是李家帮忙渡过,但是他想报答的方法有很多种,不一定要自己孙子的幸福去报答,而且以前李家也受了不少萧家的恩惠,心

  • 星空之主第一章

    1一场盛大华丽的盛宴正在宫廷花园里举行着,桑托斯帝国的贵族们被皇帝陛下邀请至此,举杯庆祝帝国最受宠的小王子的成人礼。据传小王子生下来便貌美无双,肌肤赛雪,唇若玫瑰,被誉为女神阿芙洛王冠上的宝石,璀璨夺目,摄人心魂。但因为皇帝陛下的保护,许多人都未曾见过小王子的真实样貌,都是通过每年宫廷画师的拓印本私

  • [综英美]是哪吒不是莲藕精在线阅读第六章

    沈萃随着林笑笑的拉扯来到了选歌台,早来的同班同学们都一脸兴奋的看着她呢。沈萃双掌合十抱歉的说:“今天家里有点事,来晚了,你们都唱了不少吧,可惜没听到,真遗憾。”夏宗跟着走过来:“基本没错过什么,你也知道那家伙是麦霸,刚才都听她瞎吼了,我家店里的天花板都要震塌了。”那家伙指的是男人婆林笑笑,而他提到自

  • 我家老宅成了精在线阅读第七章

    第二天,天还没亮,张寒便早早的起床打坐了。没办法,自己的那个破戒指太消耗灵气了!这一举动,把公孙三娘都吓了一跳。“这孩子真是勤奋啊!照这个势头下去,将来的成就一定不在我之下。”公孙三娘满意的点点头,嘴角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一个时辰后,张寒打坐完毕,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浊气:“照这个速度修炼下去,啥时候是

  • 余温重顾[娱乐圈]第十章在线阅读

    重新开始一段生活,通常挺不容易的。因为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重新适应。对于天生自来熟的人来讲,这根本不成问题。可偏偏我不是。分班以后的第一天,我认识了老谭。重新分班意味着就要重新换宿舍了,因为与原来的同学们班主任不一样,所以就重新分配了。如果还按照以前那种鱼龙混杂得分配,那每个班主任头估计要炸掉

  • 妹子请自重鹦鹉

    偏殿后堂。檐下鸟架子轻轻晃了几晃,上头的鹦鹉站立不稳,突地“呱”一声大叫,张开翅膀疯了似地扑腾起来。临渊转过脸,伸手抚了抚鹦鹉的颈背。他有着一副棱角分明的面容,眼瞳深而冷,澄澈却不带丝毫情绪。他看上去很平静,拿一根手指刮了刮鹦鹉的红嘴,鹦鹉就满意地拢了羽毛,咕咕咕地嘟哝起来。这是一只非常凶的鸟,可是

  • 炼身滚,不需要

    白晨光听到这话,沉默了片刻,随后道,“你要钱,我给你。”“滚!谁要你的钱!如果你还有点人性,就当着所有人的面解释当年的事情,是你婚内出轨将我妈从白家赶出去的!对!我就是要折磨你!不想让你安生,不想看着你幸灾乐祸的生活着,我就是想让你一败涂地,为你所犯下的错偿还!怎么了!白董事长,我从一开始我就坦白过

  • 梅霍大陆传纪在线阅读第十节

    再凝神远眺,这才见一股透骨奇寒之气,正由远处缓缓侵袭而来。这股寒气所到处,大地瞬间冻结,草木顷刻冰封,一些还来不及奔逃的鸟兽,立时就被冻成了一貝具冰雕!这恐怖的场景,着实让两个少女触目惊心。“这寒气,难道说......”小师妹神色有些慌张地看向她的师姐。“没错了,是晶石虎!看样子,应该已进入妖丹期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