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锦弦破之疲惫的心(8)

2021/6/11 21:34:26 作者:明橙 来源:纵横中文网
锦弦破
锦弦破
作者:明橙来源:纵横中文网
睥睨天下,谁道英雄无情义?清月潇湘,一曲霓音人断魂。

看着段流落败,众人的也没有刚才的闲情逸致,如临大敌,冷独眼睛直视段流,他认为段流是一个很难得的对手,值得尊敬,他看出来他的师兄弟并不怎么喜欢段流,处处排挤段流,冷独没说什么,无视众人的目光,他一步一步的向着客栈外走去,手中拿着他的刀,走进段流时,众人还以为冷独要将段流砍死,高富帅也是想不通,既然段流已经败了,为何还要让他死。当众人都在疑惑冷独到底要想干什么的时候。

只听见冷独说道:“你是个值得尊敬的对手,我很欣赏你,也欣赏你手中的剑,我可以留你一命,给你机会,让你来挑战我。”段流单膝着地,并没有说话,也没有看冷独。连吐几口鲜血,俊朗的脸颊也有些许的苍白。

众人这时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掉了下来。冷独悠然的又说道:“也许有一天你会明白我为什么要留个机会给你,希望你好自为之,珍惜我给你的命,也不要让我失望。”

段流这时抬起头,他眼睛紧紧的盯着冷独的双眼,他从冷独的眼里看到了自己,自己犹如跌进无尽的深渊,冷独的双眼就像魔力,深深的将他牵引进去,他看见了冷独居高临下的气势,有着一种不可亵渎的魄力。他完全不由自主的轻轻的回答:“好的,我听你的,但你也要留着你的命等着我来挑战,我可不想对着一具死尸动武。”说完,他勉为其难的从地上,右手将剑撑着地上,慢悠悠的站起来,眼神盯着冷独。冷独笑了,笑的很真诚,说道:“好,我留着命等你,也没有人伤得了我,只有我才能伤得了别人。”说完,悠悠的叹了一口气,接着道:“也希望你到时能够伤得了我一分毫。”说完眼睛看向了有些乌黑的天空,阴沉沉的。

段流只说了一个字:“好。”说完,他拿着自己的剑,已经有些残破,成锯齿状,掉头朝着一条无人的大街走去,一步一步,脚步有些虚浮,衣服也有一点点的残破,摇摇晃晃,直至街尾,消失于天边。只留下了一群还在争名夺利的人在那里傻傻的站着。

冷独看着段流离去,他的右手拿着刀,快而迅速的放到了背上的刀鞘中,刀鞘是刀的居所,冷独永远的背着。大街上有些寒冷,冷独也感受到了一丝寒意,寒风抖动着他的裙摆。他掉头向客栈里走去,脚步沉稳有力,一步一步踏着,进了客栈,客栈里比较暖和一些,有屋子将寒风挡在了外面,但还是有寒风朝着客栈里袭来。客栈内一片狼藉,横尸两人,尸体处有着一滩滩的血泊。

高富帅看见冷独进来,忙走向前说道:“冷兄,现在事已经解决,要不我们喝酒去,刚才被打扰了一通,我们还没有好好的喝酒呢?”冷独看着高富帅,在他的地方杀了人,别人都还没走,他却怎么的要走了。苦笑着道:“高兄,这里。”话没说完,高富帅抢先开口,说道:“没事,一会儿会有人打扫的,我可是这里的主人,弄得不干净,直接开除他。”说完,又用手向还在看着发呆的下人招了一下,说道:“小毛,你过来。”那叫小毛的下人听到自己的少爷在喊他,他才回过神来,看着是少爷,赶紧的小跑过来,低头哈腰的说道:“少爷,您有什么吩咐。”高富帅说道:“你去找几个帮手把这里处理干净。”

那个叫小毛的下人回道:“是,少爷,还有其他什么要吩咐的吗?”说完,又是一低头,高富帅说道:“没有了,记得要干净。”下人小毛回道:“嗯,少爷。”

众人看着高富帅等人完全无视众人,众人也是没有办法,因为他们不敢说话。高富帅这时也才发现周围还站着人,但是又能怎样,高富帅下着命令似的向着众人说道:“你们还不走,要等我请你们吃晚饭吗?”说完,翻了个白眼,手指差点做出了一个鄙视的手势,接着又说道:“还有刚才,吃饭还没有结账的人,结完账再走,店里出了事就不用给钱了。”众人一听,也是一脸的无语,迅速的结完了账,匆匆闪人。十二星宿众人,无可奈何,也只好空手而归,回宗门复命。冷独与高富帅,也相携去小苑饮酒。

天峰,又名绝顶峰。

只因其山顶,直插云天,没入云霄,只见山腰,邃得其名。天峰东西南面,依傍深谷,北临大江,奇峰峻俏,山峦环绕,连绵不断,有着天下第一景的盛名,可谓是奇景荟萃。峰下瀑布,似玉龙飞舞,与崖壁交相辉映。

崖石,高峻阴深。石上之树,高峻斜插。树木颜色不一致,相互交错,有如彩色的锻。峰下深涧,纵横交错,高低重叠,涧水无声。林木森森,树干老藤弯曲如虬龙,。石阶弯转,曲曲折折。住房皆是靠山临空而建。

高大树木的中间,有一条青石板铺陈的路,一米左右,树木之荫,印在青石路上,显得幽深寂静。树荫下,有个人影,在走动,向着远处,走来,越来越近,脸也开始,变得清晰,最为醒目的就是他那高出半个头的刀柄,刀柄漆黑如墨。

原来是冷独,那日夜里,冷独与高富帅两人,尽情饮酒,纵论江湖,不多时,两人已经是,滥醉如泥,一睡天明。冷独,一向起得很早,不欲扰了,高富帅的美梦,留书一封,就此作别。

冷独,接连行了三日,终到天峰,这一日,是第三日。一路被天峰美景所迷,就边赏景,边赶路,他来找一人,找到人,他就找到真相,杀父杀母的真相。他查询多年,得到了些许消息,就算星点消息,他也不放过,他一直为这个迷,活着,努力着,奋斗。以致他,日以继夜,拼命练武,终有成果,成江湖永不败之传说。

为这迷,他妹妹,牺牲了;爱人,与他分隔两地;亲情,与他无缘。他也想过,放下仇恨,但每次想起,父母的血,无辜受害,死不瞑目,便夜不能寐。他杀人,杀尽天下恶人,用恶人鲜血,浇灭他心中之火,洗礼他打造的刀。这迷,在天峰,能解开?这刀,也能更锋利。所以他来了,找到那人,问题就迎刃而解。

冷独,独行青石路,四周寂静,青山绿水。不远处,隐隐可见,房屋星星点点,靠山而建。冷独心生喜意,恨不得,一跃而至。冷独眼望心切,步步生风,不多时,见房渐大,是一村,村门上题着一匾,天峰村。此时尚早,村里户户人家,炊烟袅袅,像是做饭。冷独神情一喜,行至一户人家,向前询问。那户人家,相对阔绰,想是个富户,门前一对雌雄狮,大门朱红。门上题一匾,张府。冷独向前扣门,一下人听见敲门声,开了大门,探出头来,见着冷独,出声问道:“你有何事。”冷独面带微笑,说道:“请问一下,这村里叫萧渊的是那户人家。”那下人一听“萧渊”两字,神色异常,赶紧将大门“枝丫”一声,关上,话也未说。

冷独心生疑惑,又暗暗发怒,抬起右脚,“砰”的一声,朝着大门,狠劲一踹,大门应声而开。府中之人,听见声响,集结众人,带着家伙来看,以为又是来索要钱财。冷独见着众人,来者不善,也抽刀护身。众人倚仗,人多势众,冒胆而来。其中一男,四十来岁,身材宽阔,显得强壮,身披虎披,脸上多了几分苍桑,但不掩其精明。

来人见冷独,相貌清秀,手中抡刀,气势不凡,知是武林中人,下人们有所误会,开口说道:“小伙子,第一次来吧,远来是客,外面寒冷,进屋坐吧。”冷独见来人没有恶意,也收刀回鞘,拱着手道:“是在下寻人心切,唐突冒昧,还请家主见谅”冷独看见,众人如众星捧月般,围绕此人,一眼就可以推测出,此人便是家主。来人见冷独眼力,如此犀利,也自心生佩服,甚是高兴,说道:“进来坐吧,先喝杯热酒,去去寒,再边喝边聊。”冷独见这家主,如此盛情,心中不好推却,又因肚中也有些饥饿,打探消息,也只好顺势,答道:“好。”

冷独和张家主进了屋,屋里宽敞明亮,温暖,但冷独还是感受到了一丝丝的寒意,疲累,他也许真的累了,该休息一下。他来到了天峰山上,感悟颇多,他发现自己活的不像个人,像一具行动的尸体。张家主是很精明的一个人,他看到了冷独眼神里的伤,他心里感到震撼,年纪轻轻的他到底经历过了什么,为什么看上去却显得那么的疲惫,张家主也不好打听。只是叫人端了一杯好的热酒上来,希望能够以此去安抚一下这个少年的心。

冷独坐在一张有着貂皮的椅子上,椅子很是暖和,但冷独却没有感受到一丝丝的暖意,令得冷独略感难受。他没有说话,也不好说话,说得太多有时反而会令人感到厌恶。

冷独看到了张家主眼神中的有一丝无奈,仿佛是有着什么事,他尽量保持轻和的语气,对着张家主说道:“张家主,你有心事。”张家主这时难以掩饰,叹了一口气说道:“最近几天,我们村子接连受到了强盗的索取,掠夺。如今我们村子已经饭都要快吃不起了。刚才你来,我们还以为你是强盗,又要来索取财物了。可我们如今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给了,这不是要让我们走向死亡吗?”说完,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暗暗只怪老天的不公,为什么要让自己村受到如此大的不公,为何要要这么无情。

冷独看了看张家主,张家主脸上浮现了一重重的苦恼,又想起了自己的经历,自己又何尝不是老天的弃物,又何尝没有质问过老天的不仁。

虽然冷独的武功很高,可以一瞬间就砍掉所有的恶人,但他的心已经开始疲累,疲累得连一点力量也用不上,他没有亲情的温暖,如一匹孤独的野狼。不管自己的心到底有多么的寂寞,他还活着,世上有些事情他还是要去应酬。他静静的向着张家主说道:“为何这些强盗要这么的不讲仁义,世界上没有王法了吗?就没有去制服他们吗?”他声音有些沙哑,干干的,说完,不停的咳嗽。

张家主,这几日,为这些事,都没有好好的合过眼,他每夜在努力的思考着办法,推演着办法成功的可能性,想得他他头痛欲裂,想到了深夜,都没有想到一个绝秒的办法,对方有武功,武功很高,一个平民又怎么能够斗得过有武功的强盗,除非他也会武功,但是那不可能,武功对于他来人太过遥远,他注定是个平凡的人,老天是不给他机会成为凤凰的,他永远是一只小鸟,再怎么努力还是一只小鸟。他想放弃,但遇到了冷独后,他又有了办法,也许冷独能够帮他。

他静静的说道:“世界的法,对于我们这些贱民来说是没有用的,当管理“法”的人的性命也受到了威胁,他的法就不管用了,他连自己的命都管不了,他又怎么管得了别人的命。法不能制强。”这是他的一生经历种种磨难与痛苦换来的经验,他活了这么多年,也算是看透了这个世界。他尽量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生怕自己的情绪会让冷独感到厌恶,他把他自己当作了一条冷独身边的忠心的狗,他不这样做,他也没有了任何更好的办法,他知道冷独是个高手,虽然还太年轻,这是他的直觉,他没有办法,也只能相信直觉。

外面的雪很大,地面已经被厚厚的覆盖,仿佛要将大地的伤痛,给包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陈永的永恒青春之第一章 穿越

    【图片就是主角开始的树林,上一章开头有问题,但是我修改不了,所以重新上传了一章.“求收藏”】阳光明媚,万里无云。在一片树林里,我们的主角林休源坐在地上,他的脸色有点迷茫。“我不是在家睡午觉吗?怎么在这里?难道我梦游自己跑出来的?可是这里又是哪里,我怎么从来没来过?”正在这时.一个系统声音在林休源脑海

  • 学长是个暴躁小白莲神秘卷轴

    “混蛋!”史蒂夫一拳打在了一颗橡树上,橡树颤抖了一下,落下了几片树叶和一颗苹果。史蒂夫现在已经彻底疯狂了,歇斯底里地喊道。史蒂夫为何会变成这样?如果你想知道答案,我们要回到十五分钟前。就在史蒂夫还差一步就迈上了人生巅峰时,就因为这一支箭,史蒂夫坠到了人生谷底。那支箭导致史蒂夫有益效果(buff.)瞬

  • 洪荒:开局成为盘古正宗第二章在线阅读

    从叙州到饶州的水路要经过涪州,涪州城是大安朝有名的都市,从这里开始,就是平稳的运河,可以换大船了。林江月一行人在客栈停歇一天,林星河亲自去订了船,然后又带着长随去采购必需的物品,钟嬷嬷对其是满意得不得了,当着林江月的面赞不绝口。林江月终于从晕船中恢复过来了,瞟了钟嬷嬷一眼,说:“嬷嬷,您这不是瞎子点

  • 综漫:从恶魔高校开始第3章在线阅读

    张然以为还是从屏幕里看资料,兴致勃勃地点了头:“准备好了,你传吧,怎么不和刚刚的资料一起传呢?还要分开。”系统为张然的天真默了个哀,就很干脆地把记忆传到了张然的脑海。张然被突然涌入脑海的记忆弄得头痛欲裂,幸好他从小到大最是能忍痛,这才没有失态的尖叫出来,过了一会儿,疼痛渐渐退去,他才查看起多出来的记

  • 我们的少年时代之邬大人的宝贝在线阅读第七章

    食/精鬼这种玩意儿就是常说“艳鬼”,她们通常是死于薄情的男人之手,或因为薄情的男人而被害死。所以怨念未除,无法/轮回投胎,便专门引诱男子与自己发生关系,吞噬男人精气,助长自身修为,以期在人世多留一些时日。但是这种鬼并不会让男人精尽人亡,她们十分懂得适可而止,实际上称呼她们是恶鬼也多有不妥。如没有那些

  • 于时光深处毒蛇

    这个山村为什么叫刘家坳,要是从空中俯瞰,不难发现,刘家坳就是在一个山坳里,除了沙河流经过的那一带,四周几乎都是山坡,这就是一个盆地的地貌,刘家坳就在这个盆里面。沙河终点汇聚起来的湖,其实不是一个很大的湖,过了湖的那边,有一座山,这山却是很有特点。漫山遍野长满了映山红,到花季的时候整座山那是一片鲜红,

  • 我们之反击

    徐简很满意,带着笑容走进了教室。学生都坐的很端正,连菊斯菲尔这种大块头都老老实实地坐在课桌前,显得那张桌子很小。丞邪和降渊没在座位上,这两位看来是摆明了要挑战徐简的权威。徐简进来的时候邬临寒正在做编程习题,在静静看过来两秒钟之后,他有些犹疑地出了声:“现在是自习课,可以做任何作业吧?”徐简笑容满面,

  • 山川劫在线阅读纽约警察

    正午时的太阳火热的照射在纽约,无数的人潮在大街上流动着,空气中充满了这座城市特有的热情与活力,马路上的汽车一台接着一台,整座城市就像是一个正在运转的机器,并且永不停止。位于市中心紧邻着纽约警察局总部的CSI大楼在阳光下更显得其充满了高科技感,裡面拥有着最先进的各种仪器来帮助办案,许多身穿白袍的研究员

  • 李小剑的大学生活之寄生石

    锐昂他们四人踏进了大殿之中,但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在这巨大而又华丽的大殿之中竟只有一座黑色的石像,别无它物。“不会吧!就几块石头啊?“羽杰失望的说。锐昂看了他一眼没有说什么,吞了口口水缓缓地走向了石像,石像是一只狰狞的野兽,有着发达的肌肉和人一样的身体,狮子样头颅和鬣毛,一张老鹰样的喙,以及一双

  • 末世之我欲为人重生太子

    我们整天忙什么?,一个很普通的问题,谁能告诉呢?上班族赢荡可以明确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这个问题很简单,为什么会这么简单?忙着照顾家庭,忙着与各种客户应酬。整天累如狗………赢荡是一名普通的上班族,没房没车,长期漂泊在外,只能住出租屋。每天为了保障饭碗而努力活着,天空一片睛朗,希望这份是个大单子,怀着喜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