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散局之 烛影摇红(4)

2021/6/11 23:21:56 作者:小迷糊鱼 来源:纵横中文网
散局
散局
作者:小迷糊鱼来源:纵横中文网
和平的局势,敏感的态势,暗流涌动,知道或者不知道的威胁在暗处注视这所创造的一切,伺机而动。

出了何氏布庄的大门,杨家姐弟俩还恍然若梦中的感觉,何老板的话犹历历在耳。

“杨公子,请这边来,让我们尤师傅为您量一下身体尺寸。”

“......”

“杨公子,我们会尽快把袍服给您做好,您看袍服的补子是用鹌鹑呢还是海马,鹌鹑是文官,海马是武官。”

“海马吧,武官比较威风。”

“好,到时做好后连同一顶乌纱帽也一并送到府上,不用您来取了。”

“......"

“对了,杨公子,府上用的红布,红花,红绫之物小店也会一并送过去。”

“......”

“杨公子,您走好......”

“何老板,我并未报上姓名,你是怎么知道的?”

“公子说笑,府衙秀才庆典所用之物,具是小店提供,就是知府大人亲手递与公子的秀才袍服,也是小店所做,因此那天小人有幸得见公子,只不过公子未注意小人罢了。”

“......”

出得门来,姐弟俩终于松了一口气,杨兰似笑非笑地看了弟弟一眼,说道:“看来娶大户人家小姐就是不一样,还没过门,买东西就不用付钱了。”

杨牧云苦笑了一声:“姐,你还不如说你弟弟还没把人家娶进门,就开始吃软饭得了。”

杨兰噗嗤一笑,斜了他一眼:“没想到你还有自知之明。”

杨牧云不想纠缠这个话题,话锋一转,问道:“姐,你说周家为什么答应咱们家让周家小姐这么快过门?”

杨兰道:“亲事都已经定了,聘礼都下了,你和周小姐都已经是夫妻了,早一天晚一天过门有什么关系。”

杨牧云说到:“但是这对大户人家来说不是太匆忙么?”

杨兰道:“要不是爹的事事急从权,原不必这么匆忙呢?”

看着弟弟若有所思的样子,杨兰安慰道:“弟弟,你就不要多想了,你成了亲,也算了了爹娘的一桩心事,再说周家就周小姐一个女儿,娶了周小姐就等于娶了整个周家,他们也一定会全力栽培你。”

杨牧云看看姐姐,又问:“姐,你说周小姐长什么样?会不会长得很丑?”

杨兰奇怪的看了弟弟一眼:“你怎么会这么想?”

杨牧云认真道:“要不是这样,怎么会急急忙忙的嫁到咱们家?”(吕小姐的事对他打击太大了)

杨兰笑道:“我也不知道,大户人家小姐养在深闺,很少出来见人,你怎么就断定她很丑呢?姑姑不是说‘湖州一枝花,最美在周家’么。”

杨牧云摇摇头:“就姑姑那张嘴,什么东西从里面跑不出来,她平时就经常干保媒拉纤的活,如果一个姑娘长相只有一分的话,她能说成十分,她把鸭子说的嫁给公鸡,我都相信,她要说哪个姑娘长得跟天仙似的,真正看起来不像一个猪头就不错了。”

姐弟俩回到家的时候,家里正在张灯结彩,一片喜气洋洋的气氛。进得院里,就见李夫人张罗人在挂灯笼,杨老爷居然也在旁边,而且气色看起来大好,已能拄着拐杖颤颤巍巍的走几步了。杨牧云快步上前,搀住父亲的胳臂,连声道:“爹,您怎么出来了,快回去休息吧!”李夫人见姐弟俩回来了,跟杨兰说了两句话,就转过来对杨牧云道:“云儿,你爹也不能总闷在屋里头,出来透透气还是好的。”杨老爷点点头,道:“妹子,云儿的事就全靠你张罗了。”李夫人瞥了侄儿一眼,忙道:“大哥,看你说的,都一家人,这样说不见外了么?”

这几天李夫人成了大忙人,纳彩、问名、纳吉、纳征、请期这些婚前的礼节全靠她跑前跑后,杨家住在湖州城西郊杨家埠,而周家住在湖州东城外的南浔镇,难怪她一天下来腿都跑细了,直喊腰酸背疼。问名之后,杨牧云才知道周家小姐叫周梦楠,跟他同一年,都是十五岁,只不过他生日是三月份,而周小姐是六月份,看来周小姐十五岁还不到。李夫人每次回来都惊叹周家庄园之大。

“大哥,嫂子,你们是不知道啊,那周家的园子大呀,我都去过几回了,要不是园里的人领着,我还是会迷得找不到方向。”

“......"

“那园子的名叫爱莲庄,据周大官人说他们家是宋朝一个很有名的姓周......叫什么来着,对,叫周敦颐,是周敦颐的后人,他写了一篇文章叫爱莲说,所以园名就取文章的名字叫爱莲庄。那院子里呀,中间有一湖,老大的湖,湖中到处都是荷花,湖中有岛,岛上有亭台楼榭,湖周围都建有画廊,园子的路都是用鹅卵石铺的,路两边种的不是花就是树,还有竹子......”

“......”

李夫人滔滔不绝,听得杨老爷老两口目瞪口呆,杨老爷打断他道:“妹子,那周大官人长什么样?”李夫人道:“周大官人年纪看起来比大哥年轻点儿,说话文绉绉的,倒像个读书人。”李夫人看了一眼嫂子,续道:“这周夫人看起来更年轻,也就三十出头吧,跟兰儿年纪差不多,长得可漂亮了。”杨夫人问道:“他姑,你说周大官人和他夫人年纪相差很大?”李夫人得意地说:“可不是,周大官人看起来怎么也比他夫人大上个十来岁,”说着压低声音,“我听说呀,这个周夫人原来只是他一个妾,周大官人娶了十几房夫人呢!可谁都没给他留下一男半女,只有这个周夫人为他生下一个女儿,就是快要嫁给咱们家的梦楠小姐,所以在正房大夫人去世后,周大官人就把梦楠小姐的母亲扶了正。”

李夫人话锋一转,乜了侄儿一眼,打趣道:“云儿呀,等梦楠小姐过了门,你可得对人家好点儿,否则整个周家上下可不答应你。”

杨牧云脸一红,问道:“姑姑,您见过梦楠小姐了么?”李夫人眨了眨眼睛,明白了他想问什么,正了正脸色道:“云儿,姑姑不瞒你,去周家也好几趟了,但一回都没能见到梦楠小姐,不过,看周夫人那貌如天仙的模样,她女儿也一定会很漂亮的。”

第三进院里最大的一间屋已经布置成了新房,红红的喜字已贴在了窗棱上。杨牧云在新房前来回踱了几个圈子,还在想着姑姑的话,抬头看了看天色,还没暗下来,就向外慢慢走去。杨老爷两口和儿子住在第三进院落,第二进是堆放粮食杂物、饲养家畜家禽的地方,最外面一进是住家丁仆役的。杨老爷发迹的时间不长,年轻的时候比现在要穷困潦倒的多,因此很多农活都自己亲历亲为,家中雇佣的仆役不多,只有一个姓蔡的和他婆娘,两人都四十多岁了,杨家姐弟俩都很客气的叫他们蔡叔蔡婶,此外农忙的时候杨老爷才会多雇一些短工来家里干活。

现在杨家每一进院落都挂起了红灯笼,远远一看都能感觉到浓浓的喜气。杨牧云出了院门往北行去,不多远就是一条河,现在是四月天,到处都是花红柳绿一片,让人看在眼里不禁心旷神怡。杨牧云只觉心怀大畅,就沿河向西行去,大约走了三五里,看看天色已晚,正欲返回。发现前面不远处亮起了灯光,他不禁定住了脚步,略一思忖,就继续向前行去。

这条河叫西苕溪,前面是西苕溪旁一个不大的村庄,叫篱湖村,村里只有三十多户人家。杨牧云之所以知道这个村子,是因为他有一个

叫彭亮的同学住在这里,他对这个同学有很深刻的印象。彭亮今年十九岁,比他大四岁,人比较沉默寡言,但他读书很刻苦,先生不授课时,旁人嬉笑打闹,但他却在一旁默默读书,而且每天第一个来到府学课堂的也是他,他可能不是所有学生中最聪明的,但却是最勤奋的。老天没有辜负他这一份执着,他也中了秀才,虽然排第十七名。

杨牧云正走着,忽听一阵铃当响,放目望去,只见一个人摇头晃脑地骑着毛驴刚从村中出来,后面还跟着两个家丁。他不禁一愣,怎么会是他。驴上那人身穿灰色丝袍,头戴平式幞头,唇上两撇鼠须,这不是吕府的那个管家么?他来这个小地方干什么?杨牧云不想与他照面,便躲到树后,等他过去,方才向村中行去。

村子中很安静,偶尔只听到几声犬吠,杨牧云还未找人打听,就听见村头右首第四家传来了朗朗的读书声:“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道也......”

杨牧云一笑,同学数年,这个声音再熟悉不过,于是朗声接口道:“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闻。莫现乎隐,莫显乎微,故君子慎其独也......”

话音未落,读书声嘎然而止,不一会儿,只听吱嘎一声一对简陋的木门开处,一个瘦长的身影从木门里踱了出来,在杨牧云身旁站定。那人一身的粗布麻衣,浓眉大眼,脸方方正正,年约二十,正是他的同学彭亮。

彭亮一脸喜色,拱手作揖道:“杨贤弟,今日怎么有暇来愚兄的陋室中了。”说着身子一侧,手向前一引,拖长了声调:“请-----”

彭亮的家很是简陋,院墙是由土坯垒成,只有一进院子,中间是一间堂屋,左右各有一间小屋,屋墙是由黄泥抹就,房顶铺的居然是稻草。彭亮把他请进堂屋,杨牧云扫视了一下,堂屋中间放着一张简陋的木桌子,桌子上点着一盏昏黄的油灯,灯下还翻着一本书。堂屋右边放着一张简易的木板床,床上只有一条薄被子,此外再无别物,用家徒四壁来概括这一切实不为过。

杨牧云面色如常的道:“彭兄安居陋室而取得功名,实愧煞了许多坐享高屋广厦间的读书人呀!”彭亮爽朗一笑道:“贤弟年及束发就高中案首,就已经愧煞了为兄这年近弱冠的人啊!请坐。”说着搬了一把椅子请他坐下,然后又给他倒了一碗水,坐在他右手边。

装水的碗虽是粗陶,杨牧云也不客气,端起来喝了一口。彭亮笑道:“贤弟如何想到今天来愚兄这里?”杨牧云道:“小弟碰到一些问题有些不解,特向彭兄讨教?”彭亮敛去笑容微一拱手:“不敢,贤弟功名学识俱强于我,愚兄怎敢班门弄斧?”杨牧云正色道:“父母要让人子去做他不愿做的事,为人子者可以拒绝么?”

“那要让为人子者做的事可是伤害到了父母、他人和自身么?”

“不曾。”

“可是有益于父母、他人和自身么?”

“对父母、他人善而对己亦无害。”

“那为什么非要想着去拒绝呢?”

“因为拂己意愿。”

彭亮不再说话,端起桌上那碗水,将之倒于地上,再将空碗放在杨牧云面前。摇摇头:“执念太深,不如放下。”看了他一眼:“执念已无,心中还能再有不快么?”

杨牧云喃喃自语:“横于心中不如放下......”默默数语,而后向彭亮作了一揖:“谨受教。”

彭亮微笑:“贤弟能够放下,愚兄也替你高兴。”

“对了,彭兄,这里一直就你一个人么?”

“不,还有父母同住,他们因身体有疾而入城就医,现在我舅舅那里。有舅舅看护,因此不用我随侍身边。”

“令舅如此,是怕你耽误学业呀!”

“为人子的责任,怎能假他人之手。明日我就要离开这里,回城了。”

“啊!那我要找你,应去何处?”

“城南吕仪钟,吕府......”

“为什么......”

“舅舅在吕府做事,吕员外怜悯我家,已将我父母安置在吕府,刚才舅舅特来向我告知此事。”

“原来吕府管家就是令舅。”杨牧云恍然大悟,怪不得会在村口碰到吕管家。

杨牧云吃惊的瞪大了眼:“你去吕府......方便么?”彭亮一笑:“愚兄已与吕府小姐定下婚约,去那里也没什么不方便。”杨牧云的眼瞪得更大了,心中一阵波动:“就吕府那小姐.....”杨牧云仿佛看到一个犯了失心疯的爹,到处向别人推销自己女儿,好像怕他嫁不出去似的。

“他肯定没见过那吕小姐,否则他一定也会心生执念。”心念于此。他不禁劝道:“婚姻大事,一定要慎重,彭兄,你见过吕小姐么?你觉得跟吕小姐......能合得来么?”彭亮淡淡道:“这很重要么?吕小姐愿意嫁给我,我愿意入赘吕家,这就够了。我读圣贤书,是为了治国齐家安天下,不是眷顾于儿女私情。如果秋闱能够中举,来年我还要入京赶考,我家你也见了,是很难支撑我走到这一步的......”

“所以你就......”

“贤弟,愚兄明白你的意思,吕小姐无论长什么模样,愚兄都不会在意,因为在愚兄心里这并不重要,愚兄心中的执念是一展平生抱负,而且无法做到放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卫非)成灰第4章在线阅读

    莫家,后院的山坡之上,林凡正独自一人坐在那里望着空中月亮发呆。滕松已经被他送了回去,检查了一下,没有什么大碍,休息一下便好。“凡儿,你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发呆?”一道声音在林凡身后响起。林凡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师父来了,他没有回答,正如平常一样沉迷在夜空之中。莫青虹在他身旁轻轻的坐了下来,没有去打扰他。

  • 重生做贾赦第六章在线阅读

    当叶修买完东西后,山姥切和狐之助已经不能用恍恍惚惚来形容了,那是纯粹的灵魂出窍了啊!就连叶修掐山姥切的脸,顺便把破旧床单给他扔了都没让山姥切回神。无奈,叶修只得一只手抱着狐之助,一只手牵着山姥切,就这样回到本丸。“主人!”小狐丸看到叶修回来,高兴的扑了上去:“欢迎回来!”叶修被抱着,却一点也不高兴,

  • 大道祖在线阅读第4章

    猿灵从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喷着鲜血落了下来,强大的冲击已经让他失去了意识。“咔嚓”随着一声断木断裂的声音,猿灵整个人恰好落入了一个不大的小地洞中,大小正好就让猿灵掉了进去。毛毛虫显然没想到手的食物竟然突然从眼前消失,赶紧蠕动着来到了地洞前,低头看去,只见猿灵只是离自己半米之遥,可就是这半米之遥,让他无

  • 我家精灵有点强第5章在线阅读

    吕不韦离开,嬴政也是起身走到王座上,脸上没有了刚才的yin郁,反而是淡淡的喜意。“子寻,你果然是料事如神,这吕不韦果然来想我要你了。”嬴政夸赞着说着,夸赞的对象是他身前突然出现的人。嬴政的身前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名青年男子单膝跪着面向嬴政,这青年男子十分俊朗,听着嬴政的夸赞zui角勾起一丝笑意。“大王过

  • 我有一个地下城第九章在线阅读

    萧钰的另外三个弟子:火眼青鲵胡松华、八臂神猿郎永淳、云里飞鸿秦羽墨,也都是上一届的佼佼者,三个人都有机会成为这一届的黑马。除了他们的实力,胡松华和秦羽墨的家族也都十分显赫。胡松华是须弥山十六位大长老之一胡志鹏的独子,秦羽墨是闻名四海的大商人秦良玉的小儿子。六个人中,只有老四八臂神猿郎永淳显得有些平庸

  • 英雄魂殿在线阅读第8节

    夏蝉躁鸣,斑斑点点的光透过树叶洒在庭院。池塘荷叶铺天席卷,沾染着清香。不时还有万鲤跳跃的盛景。远处草丛旁三三两两的玄衣弟子扎堆讨论着什么,不时还偷偷瞄一眼湖畔长亭静坐的少年!“那个你们听说了吗?风哥为情所困引来天雷滚滚,爱情真是伟大啊!”“放你的屁,我可是偷偷听我爹他们讨论了,风少是感悟玄功有成,天

  • 真心话大冒险第9章在线阅读

    “不是吧爷爷,艾德曼爵士就这样死了?”小男孩一脸悲愤的看着自己的面前的面无表情的讲故事老头老人用力吸着自己的烟斗,吸了好长一口气然后吐出浓浓的烟雾,一脸舒适的表情,仿佛刚刚讲的只是一个喜剧故事“爷爷?”“不对,你是不是在骗我,那个时候你明明才刚刚出生”老人仍是不答,只是一个劲的吸着自己的烟斗,享受着

  • 阳谋天下在线阅读第一章 穿越迪迦世界 巧遇真由美

    “不,我还没有登上人生的巅峰,我还没有美女相伴,我不甘心就这么死了!”一个空间中林浩表示不甘心。“叮,检测到主人的能量波动。系统给你配置了一个新的奥特心脏,你现在可以活下去了。”“由于主人成功保卫光之国,系统赠送主人技能升级卡一张。”“升级奥特意念。”“叮,奥特意念现在升级为高级。现在我把你送出这个

  • 花妖传我的宠物大军

    王朝双眼放光,心头大喜!果然一次就成功了!不过这还不能代表什么,恐狼这么低级的野怪本身契约难度就小,得再试试!他打开了宠物面板!……名称:恐狼等级:1(0/10)种族:普通资质:0.21基础属性:生命(27)/物攻(2)/法攻(0)/防御(1)/敏捷(2)技能:撕咬天赋:无……1级的野怪确实有些太弱

  • 真魔为罪代天罚第八章在线阅读

    柯浩没有关注灵网。而是在经营自己的小摊位。可是不知道怎么的,摊位的后台,私信开始海量增加。全部都是求货的!柯浩只是随便看了几封,就扔一边不看了。而后,开始慢慢的增加上货量。一千件商品挂上去。可是没有想到。还没有两秒,就没了!“靠!系统,你秒货了吗?”柯浩问道。“·········你觉得呢?”系统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