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重生之位面农场第8章在线阅读

2021/6/11 23:25:53 作者:攥沙 来源:晋江文学城
重生之位面农场
重生之位面农场
作者:攥沙来源:晋江文学城
被堂弟推下楼梯,江心悦重生到七年前,大学快毕业的时候。意外获得了神奇的位面农场系统。金光闪闪价值数万人民币的金苹果、吃了之后让人肤白如玉的白玉萝卜,甚至精灵美男子都可以种出来...各种神奇的作物、能加工各种物品的加工坊,让江心悦的人生从此走上另一条路。甩掉土肥圆,变身白富美,逆袭人生路...***

萧瑟的风吹动枯树低垂的枝丫,周遭的景色逐渐变得荒凉,鹤丸跑的有点气喘,断断续续道:“至少给我一半经验啊,真觉得疼,换你打我也行。”

前方,短刀小小的身影一顿,气鼓鼓地扭过头,满怀敌意打量身后的白团子。

换我打你?

讲真的?

鹤丸道:“真的,只要你把经验给我。”

短刀一甩尾巴,眯着眼睛绕着鹤球飞舞一圈,细细打量完了,觉得此球甚是圆润丰满,不忍心下手戳破他的和谐美感,又甩着尾巴飞远了。

我打你也给不了你经验,这些都是上边设定好的,只有你打到我们才能拿到经验。

鹤丸道:“上边是谁?”

敌短:那是一个大家都不敢提名字的存在。

鹤丸觉得,这个敌短应该也和自家主人一样,爱看哈利波特。

敌短老幺顶着下巴上被误伤来的豁口,飘乎乎地停在一处枯枝上歇息,空荡荡的眼窝看了看远处,又看了看鹤丸,垂下的尾骨在半空中微微晃着,甚是惬意的模样。

鹤丸:“你怎么不逃了?”

敌短:到我方大本营里,还逃什么?一会我的伙伴们都会过来,该跑的是你。

敌短骄傲地炫耀自家伙伴数量之庞大,准备欣赏小太刀满面惊恐落荒而逃的模样。

怎料,面前的白团子非但没有挪步子,反而挥舞起本体,气势汹汹要继续往里冲。

等等!你干嘛?

短刀飞身窜上前来,挡住鹤丸的去路。

里面都是大太刀枪兵这些大家伙,你进去干啥?玩碎刀体验游?

鹤丸两眼放光:“我看到一窝子经验值啊经验值!”

短刀:……没救了你。

晃着尾巴,短刀转念想起什么,眼睛又弯起来,小脸露出一个生动的“发现奸情”的表情,天知道他一张骷髅脸怎么能做出这么复杂的动作的:话说,那个教唆你打我的家伙,是你的谁?

鹤丸答:“他是三日月宗近。”

敌短:我当然知道他是谁,联队战开始之后,我在这战场见到的三日月宗近起码上百振……我问的是,他跟你什么关系?

鹤丸面露思索:“他和我的关系?”这问题挺难解释清楚的,算是搭档?监护人?还是别的什么的……

敌短嘿嘿嘿,笑的骨头缝都在打颤:你知道我看你们像什么吗?

敌短一字一句,轻轻吐字:我看见一个爱好养成的切开黑的老司机……唧?!

一只大手凭空卡主敌短的颈骨,轻轻松松把一小只拎在手里,任凭对方唧唧直叫,也没再松开手。

鹤丸回头,眼看一大片阴影将自己笼罩,与黑暗一并降临的,还有三日月那微妙又不失体面的儒雅面庞。

“你在这么危险的地方,和这溯行军说什么呢?鹤丸国永。”

三日月的话语间隐隐强调了危险二字,但鹤丸下意识觉得,周遭方圆八百里但凡能动的东西,其危险度跟面前这位太刀一比,都算不上啥。

自己乱跑惹本丸的隐形大佬不愉快了,不成,要稳住他,为了自己,也为了他手里虚弱挣扎的小骨头(敌短:谁准你随便给我取外号的?!),小太刀喉头滚动,急中生智道:“我们在聊你。”

“我?”

眼看那儒雅的面庞下那龟裂黑化的趋势俨然止住,鹤丸国永小心脏一横,豁出去道:“里面是敌刀大本营,我俩争论了一阵,你和里面那帮比,谁会比较厉害。”

“哦?”太刀处变不惊,流畅应对,每一分小心思都不外露分毫。

对着指尖,小太刀昧着良心胡诌一顿,言辞不乏吹捧恭维之意,巴拉巴拉说完了,总结道:“小骨头是个没什么斗志的刀,三日月你就放了他吧,我们继续联队战,这趟走的太偏远,我还没来及拉经验,要不用大本营里那些刀练手?”

大本营里扎堆窝的敌刀们齐齐打了个喷嚏,没由来地背后一阵发寒。

三日月漠然抬起胳膊,长长的眸子扫过手里那只敌短眼角晶莹的泪花,倏而,抿唇一笑。

敌短被那过分耀眼的笑容闪到,晃得一阵头晕,随即,听见太刀下达的最后指令:“罢了,联队战差不多就这么结束了,姑且放着里面那帮家伙。”

顿了下,继续补充:“反正,扩战演习时还是会见面的,呵。”

小短刀无声颤了颤,鹤丸则瞪大眼睛,上前抓住三日月的衣角:“等等,就这么结束了?我的经验呢?”

三日月俯身抱起一小只,淡淡道:“乱跑不听话的孩子,这次,没有奖励。”

鹤丸当场石化,手里的本体“叮咣”掉地。

见状,三日月又是一笑,俯首凑上去,轻巧地啄了下鹤丸的额头。

鹤丸摸了摸被柔软碰触过的额头,有些茫然地看着近在咫尺的漂亮面孔。

“这个,是给勇敢的孩子的特别奖。”

我看见一个爱好养成的切开黑的老司机,老司机,老司机……

小敌短的话依然回荡在耳边,久久不散。

鹤丸国永听久了,觉得略醉了,心道,酒不醉人人自醉,撩人这种事成不成功,也要看另一方接不接受被撩。

反正现在,他是被撩到了,经验也好,奖励也好,暂时放在一边。

先容他沉迷天下五剑的美色一阵子,啥时候满足了,啥时候再考虑其他的!

**

联队战基本收场,外出的刀剑们纷纷回了自家本丸,审神者清点着这趟战役的收获,遗憾道:“大包平是接回来了,莺丸的愿望终于实现了……可是,依旧没有大典太呢。”

垂头丧气的审神者抱着战绩赶去时之政府开总结大会,本丸的刀剑们该修养生息修养生息,至于那被三日月一并揪回来的小敌短,则被养在了后院的鸟笼里,和审神者的八哥精为伴。

清晨阳光正好,八哥清清嗓子,嘹亮地高歌一曲:“拿了我的给我交出来,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

敌短瑟瑟发抖躲在笼子角落,忍痛把面前的食盆用尾巴推给地头蛇。

虎落平阳被犬欺,他一介短刀怎落得如此悲惨的境地。

开门!他要回家!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雾林入赘夜家

    白晓云没有说什么,他也知道一切都无法挽回了,与其在这里埋怨他人,倒不如看开一点。毕竟还有几个弟弟妹妹在家里呢,能把黎鬼教的注意吸引走,也算是一件好事了。白老太爷见白晓云没再说话了,也没再劝导什么,安慰了几句便起身准备离开了:“你今天可能就要动身了,去看看小青和小烟他们吧,免得到时候他们又跑来我这里闹

  • 书穿反派女配成团宠在线阅读第1章

    “花开花落花无奈,人来人散人不再。”落花时节,一穿着短袍的中年男子依在窗边,左手拿着一壶酒,右手从窗外拈进一片落花。“这酒,老曹给的吧。”我也轻抿一口,“有点意思,看样子这两年你在他那混的不错。”“哈,承文若老哥的情罢了。”他笑道,“说文若文若到,荀老兄你可真慢呀,快坐快坐。”荀彧脱掉外袍,随手扯下

  • 美杜莎之泪之毒杀

    时值梅雨季节,淅沥沥的雨下了整整一晚,苏染香一动不动地跪在慕容瑾的寝宫前,盘算着如何替其兄请罪。雨水早已将她的衣服湿透,她却好似浑然不觉。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心也跟着渐渐沉寂下去,那个人却一直不肯出现。她早知道,慕容瑾已经厌倦了自己,她也不求别的,只求慕容瑾看在苏家这些年为他奔走的份上放过兄长……远

  • 爱上一个天使的缺点在线阅读第6章

    突然,他的动作停下来了,笑了,十七年了从没这么开心过,上一次还是十岁那年师傅夸赞了自己一句,也是师傅唯一的一句。同时他也明白了,周家,来要人了!他并不明白周家有多强。但是,他却知道,周家随便一个人都能生擒思寒,虽然是在思寒并未全力加上“城”没有在场的情况下,不过自己带着“屠”前去,怕是连三成胜算都没

  • 天道酬善系统在线阅读第一节

    “嘿,甜心,你今天可真美。”男人大力地将她拉入怀中,隔着面罩亲吻她的脸颊。随着男人的亲近,一股浓重的血腥味侵入鼻尖,她不适地皱了下眉。男人注意到了她的表情,神色委屈起来。“Oh,我亲爱的翠茜宝贝,很抱歉今天我回来晚了,这不能怪我。要怪就怪那些沙漠中黏在人脸上长相奇怪的生物,你能想象吗?他们每个人的脸

  • 阿离我想默默守护你之第六章

    此时正值放学时间,本就不宽的道路上满满当当地停了两排接送的车辆,中间留出的唯一一点道路也被些追逐嬉戏的学生瓜分了个干净。车子走走停停,开了半天还没驶出学校路段。如若这事儿发生在以往,按隋烈的性格脾气,没准能干出把警报灯贴车顶上乌拉乌拉一路清道的事儿来。可现在,愣是心平气和,甚至连喇叭也没按个。江南的

  • 通天鸿徒之春暖花开(9)

    夏目幸站在旁边,背着双手喜滋滋地看着织田,也不催他。从认识织田作起,他都是一副淡然模样,哪怕是将死之时,他都是那么从容,仿佛什么事情都不能让他感到意外。让这样的织田作,露出这样呆愣的表情,夏目幸觉得太有成就感了!不过她的成就感并没有持续太久,织田作的迟疑很快就消失了。他侧头看着旁边笑得贼兮兮的夏目幸

  • 溺宠神医狂后第5章在线阅读

    加更规则:新书期间成绩很重要啊兄弟们。所以在这里向各位大佬求一个一块钱的打赏,或者鲜花,评价票,月票都可以,实在没有,催更也行。然后说一下新书更新规则!首先,这本书每天保底四更,至少四更!鲜花因为假期,所以每增加4000鲜花,加更一章!评价票每增加1000张,加更一章!月票每增加50张,加更一章!打

  • 你是我心中最美丽的天使之凌波微步,罗袜生尘

    那声音冰冷无比,仿佛带着无尽的血光与凶气,竟让东方白的继母打了个寒颤,差点没瘫倒在地上。众人忍不住将目光转向声音传过来的地方,却见说话的人显然是一名青衣男子。他黑发如墨,在风中飘扬着,身上穿着一袭青衫,衣服上绣着一棵棵仙气氤氲的翠竹,宛若从深山之中走出来返老还童的年轻谪仙一般,让人望着便升起一种由衷

  • 一统天下唯负你先天寒气

    夜里,张辰辉再次梦到绿色光团中的小空间,里面一片碧绿,朦朦胧胧,看不真切。自己知道那一片有个小空间,但是自己不得其门,不知道怎么进入。只有在睡梦中,才能到达那个地方,而在清醒时,怎么努力,也找不到小空间入口。或许只有灵魂才能进入,清醒的时候,肉身作用太强,更难找到方法。迷迷糊糊想了一阵子,张辰辉又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