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向往的生活:我的老婆是陈玉淇第7章在线阅读

2021/5/4 7:57:37 作者:不允诺i 来源:飞卢小说网
向往的生活:我的老婆是陈玉淇
向往的生活:我的老婆是陈玉淇
作者:不允诺i来源:飞卢小说网
……(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人总会遇到一些尴尬的让人崩溃的情况,其中之一莫过于刚做了一件很丢人的事情,不巧却被熟人撞个正着。

那滋味,当真令人抓狂。

黑面少年正是李昭好友中郎廉虎,年方十七便身长近七尺,生的方面阔口,须发浓密,仿若一头毛茸茸的黑熊,此时他嘿嘿笑着看着李昭,“昭公子,听说你要回来,我便向国主夫人讨了这个差事,跟冯女官前来接你,够意思吧。”

李昭心头划过十多种灭口方式,极力保持脸上平静,黑着脸说道,“这件事如果你敢说出去,你就死定了,哼哼,回头我去爷爷的宝库里拿把刀送你。”

廉虎搓着手,一脸贱笑,“那怎么好意思呢。”

李昭冷笑一声,“既然不好意思,那便算了。”

廉虎顿时急了,弯腰作揖,“昭公子,别呀,我就缺把好刀。”

李昭翻了个白眼,“好了,走吧,别让冯女官等久了。”

两人边走边拉着家常,说着这几个月子虚城里的新鲜事。

上个月青鱼河里打上来一条三十多斤的青凤鱼,老丞相赫连拔前些日子被他夫人打了,八月的时候后将军狄正卿的公子狄援在牧马堡成了婚,当夜听墙根儿的军中闲汉太多,更过分的是,他那个不着调的老子,狄正卿也是其中一员,吓得狄援差点中了马上风等等,闲话之中,片刻便进了村子。

此村名叫山门村,二十多户人家,青羊山在这个村子设了一个小观,权当中转的驿站了,常有周边村子过来进香的村民,倒也热闹。李昭寻思着,周边再多开垦点荒地,迁点人丁过来,此村将来倒是有可能成为一个兴盛的镇子。

村子里自然是没有客栈可供住宿的,两人直奔小观而来,观名山门观,门楣斑驳,有些年头了。观里一老一小两个道人,观主是个老道人,牙齿稀疏,这里离青羊宫近,他可是知道李昭青羊宫三害的名头,一路上昭公子叫的亲切,讪笑着殷勤的将李昭迎进来。一路领到观后厢房。

李昭见到了奶奶身边的女官,四十多岁的冯悦,以及跟着她的一名侍女和两个小厮,冯悦正站在院子一角,端着个陶罐,往地上撒稻谷,地上五六只鸡争相啄食,她微抬下巴,一脸有趣的看着。

看到李昭,冯悦眼角的鱼尾纹都笑出了花儿来,“哟,昭哥儿下山了,今天可早了不少。”

李昭嘻嘻一笑,“冯姨好。”

冯悦一身素白宫装,披着白色的狐皮斗篷,典雅利落。她将陶罐递给侍女,走到近前,仔细端量着李昭,“嗯,这几个月,昭哥儿长高了点,就是瘦了,想来青羊宫的伙食是不大合心意的。”

李昭行了一礼,起身道,“我倒还好,又辛苦冯姨走一趟了,家里都好吧?”

冯悦点点头,“我这是尽本分,辛苦什么,你倒是个有孝心的,不枉老夫人天天念叨着,家里都好,老夫人每餐都要吃两大碗饭,还说呀,没见到重孙不甘心死,得努力活着,这活着呀就跟上沙场似的,得吃饱了才有力气。”说完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李昭一脸懵逼,我才十四岁,现在讨论重孙不合适吧,顿时抓耳捞腮,尴尬不已,冯悦见李昭颇为窘迫,便问道,“昭哥儿刚下山,可要歇歇?”

“不用了,我不累,直接启程吧。”

通往观前大殿的门边,老观主探头探脑的窥视,听此言,松了口气,回头去前殿了。

冯悦微微一笑,“如此也好。”她回头,吩咐两个小厮去将行礼拿出来,又对侍女说道,“小荷,将毛巾拿出来,给昭公子擦擦脸。”

然后冯悦又笑盈盈的对门边的廉虎说道,“烦请廉都尉去码头一趟,吩咐船家准备着,我们一到就开船。”

在冯悦面前,廉虎这头黑熊就跟只小猫咪似的,转身便去了码头。

此时侍女已拿来毛巾,冯悦接过,递给李昭,随口又说道,“这一路顺水,又特意多找了两个壮实的后生划船,想必戌时便能到子虚城了,早点回去,老夫人也好安心。”

在老观主热情的欢送下,一行自东面出了村子,下个小坡,便见到了一个简陋的码头,码头边停着一艘船,船不是很大,就是跑河流的那种普通船只。

方一上船,冯悦便吩咐开船了。

李昭觉得冯悦哪里都好,就是话多了些,打小从冯悦教他礼仪开始,他见到冯悦总有些拘束。

这不,冯悦吩咐完船夫,便走进船舱拉着李昭聊了起来。

“昭哥儿今年十四了,再过两年就该行冠礼了,青鱼城太守伏豹家的小子,今年七月行的冠礼,上个月便成婚了,妾身代老夫人去送的贺礼,姑娘是个小家碧玉,倒是生的丰腴,一看就是个好生养的。”冯悦一边说着,一边笑着打量李昭的表情。

李昭只觉得这次冯悦的话尤其多,还总是话里有话,他可不想这么早成婚,他还想去中州游历游历呢,看了那么多关于中州的文卷,特别想去那边看看。

于是他讪笑着说道,“伏胄也成婚了啊,这也太急了。”

冯悦微微一笑,“这可不是急,好多农家的孩子,十四就成婚了,伏太守就这么一个儿子,以往还被德信公数落过,他要想抱孙子,可不得早点成婚嘛。”

李昭一脸戚戚,“那也太早了,中州那边一般都是十八九岁才成婚的呢,当今天子也是二十岁了才立后。”我还是个孩子啊,这就去祸祸人家黄毛丫头,禽兽才做这样的事情啊,李昭很想说,他想做个人。

冯悦眉眼含笑,语重心长的说道,“昭哥儿啊,这东域可不比中州,尤其是我们子虚国历来人丁不旺,公室更是出了名的人丁单薄,昭哥儿可想听妾身说说公室的旧事。”

诸侯们的家族称为公室。

谁都知道强扭的瓜,他不甜,可没准儿,长辈们就只是单纯的喜欢扭那个瓜的过程,谁还没点小爱好了,这就糟心了啊。说祖宗们的事情总比老说婚事好,于是李昭赶紧点头。

一行直到子虚城,冯悦都在说着子虚国公室的一些旧事,李昭都没机会与廉虎多聊几句,后面也明白了,冯女官这是奉老夫人钧旨来试探他呢。

子虚国从元侯到达子虚河谷至今,已经两百三十五年了,前面经历了元怀景武,翼惠康成八代国主,当今国主李虎,三十八岁继位,已经在位二十六年了。两百三十五年前,元侯李观从中州一路收拢流民,到子虚河谷时有三千多人跟随,现如今子虚国已经有三十万人口了。

一切都在变好,唯独一点,子虚国公室子嗣艰难得情况没有丝毫改变。八代国主都是一脉单传,到了现任国主这里好不容易生了两个儿子。

然而,李昭的伯父李伯达只育有一个女儿,李昭又成了公室的独苗。

当下竟是子虚国立国以来,公室人丁最多的时候,听的李昭一阵绝望。

那啥马,传宗接代工具人等词汇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最惨的是李昭的曾祖父成侯李举,到四十岁的时候才有了李昭的爷爷,李虎出生之前,整个公室有多绝望可想而知。

这里的侯爵都是天子的追封,子虚国历来恭顺,子虚国上奏的那些不要脸的美谥,天子都捏着鼻子认了,毕竟天下间像子虚国这种年年进贡的诸侯不多了,虽然东西没多少,但是国家小啊。元怀景武,翼惠康成,看着八个谥号,没一个恶谥,并且李昭的祖宗们大多寿终正寝,两百多年才八个国主,也是难得。

康侯李谦育有一子一女,儿子便是成侯李举,女儿李乐更是子虚国历史上前所未见的公主,一切都预示着子虚国将会迎来人丁兴旺的辉煌。然而当成侯三十七岁了还没有儿子的时候,康侯李谦直接在绝嗣的忧虑中一病不起,五十九岁便死了,在位十七年,八代国主中,在位时间倒数第三。

不得已,成侯从姐姐李乐名下过继了一个孩子,也就是现在子虚国的宗令,德信公。李德信原本姓周,过继到公室后才改为李姓。

后来成侯四十岁的时候,侯夫人终于生下了李虎,李举大喜过望,愣是熬到了七十八岁,看着李虎能独自处理好政务了才放心闭眼,是历代国主中最长寿的。

李昭曾听奶奶说,爷爷年轻的时候性子跳脱,做事从不考虑后果,李昭觉得很可能是爷爷的这种性格活生生的将曾祖父熬成了最长寿的国主,老来得子,难免宠溺过头,这是人之常情。

在冯悦的嘴里,生孩子是天大的责任,尤其在每时每刻都面临绝嗣风险的子虚国,这就是压倒一切的重大使命。

只听她说道,“昭哥儿啊,你可知为何老夫人在子虚国地位尤其尊崇。”冯悦意味深长的看着李昭,“还不是因为老夫人生养了两个儿子,这在子虚国可是独一份儿的,能不尊崇嘛。就算伯达公子只生养了曦公主,那也是拓展了公室的支脉的,过些年曦公主许了人家,公室就算有了四条支脉了。”

这里所谓的四条支脉,一支在青羊宫,妙音一脉;另一支就是德信公了;最后就是李昭所在的国主一系了,等李曦嫁人,就有四支了。

李昭叹息一声,有气无力的说道,“好了好了,冯姨,我记住了。”

冯悦含笑说道,“记住了便好,昭哥儿啊,我看采薇这丫头就不错,就是老夫人觉得瘦了点,怕是不好生养,兴许过两年会丰腴起来,还有太仆家的丫头也不错……”

李昭只觉得一阵头大,赶紧打断,“好了,冯姨,这些回头再说吧。”他眼珠一转,开始转移话题,他咳嗽一声,问道,“冯姨,你知道子虚国是怎么被封的吗,我一直没找到相关记载。”

周采薇是李昭的表妹,舅舅周析的小女儿,廉虎那头黑熊,一直暗戳戳的喜欢人家呢。

冯悦听到这话,眼神闪烁,将侍女打发出去,才小声道,“昭哥儿啊,这事儿我也就听老夫人提了一次,原本你也该知晓的,只是这事儿在子虚国是找不到文卷记载的。”

李昭一愣,现如今天下诸侯的封国,大部分源自跟随夏帝国太祖玄元皇帝夏季武击败月族,取得天下的开国功臣,小部分源自跟随武帝夏克己四处征伐的中兴功臣。这些功臣被分封在天下各处,这种光辉的历史是要大书特书的,怎么会没有记载。

冯悦左右扫了一眼,咳嗽一声,小声说道,“昭哥儿啊,元侯本是诸夏城的人,后来在赌桌上赢了当时的天子,也就是知帝陛下,于是知帝陛下赏了元侯一个男爵的爵位,”

李昭一脸惊愕,他已经脑补出那个荒唐的画面了。

诸夏城的浪荡子、恶少年李观,凭借一手好赌术,被夏帝国的第二十一代帝王、好赌成性的知帝夏馥看重,输红眼的知帝陛下用有封国的男爵爵位做了赌注。

然后就有了子虚男国!

李昭似哭似笑,原来老祖宗是这样得到封国的,一直奇怪子虚候国的国号为什么是子虚,现在都有答案了,估计是朝廷大臣们妥协的结果,给了这么个儿戏的国号。

夏知帝那个知字的谥号也有解释了,官人应实曰知!不得不说,这位陛下的赌品是真的好!

辣眼睛啊,难怪子虚国历来为东域诸侯们所不容,好嘛,凤凰群里混进了一只草鸡,拉低了国主圈子的整体素质啊。

李昭心里不免一阵失落,他原以为这一世的祖上是知帝昭圣年间的功臣。

随即李昭便振作起来,来路不正又如果,为天下诸侯所不容又如何,尊严是打出来的,终有一天,子虚国会让天下诸侯仰视!

没有荣誉的祖先,那就把自己活成荣誉的化身!七百里子虚河谷,平原的面积加起来并不比另一个世界的渭河平原小了,只要人口足够,子虚国就有争衡六合的本钱,始皇帝能鞭挞天下,到时候老子也去诸夏城问一问鼎之轻重。

夏帝国的天子统领整个天下,剩下主要的诸侯们分为王公侯伯子男六等。子国和男国穆帝之前便差不多被灭干净了,后来穆帝颁布了止戈令。七年前的昭武十一年,止戈令被打破,到如今,估计天下间,伯国也没几个了。

子虚国位列男国,第六等,现在这种连伯国都没剩几个的情况下,注定是最弱小的国家了。

天下最强大的八个王国,穆烈荆姜,匡武海常!他们的祖先是夏帝国开国君王,太祖玄元皇帝夏季武的部将,他们在夏族北伐月族的二十余年战争中,战功彪炳,得以被封为王爵。

就算到了今天,夏帝国剩下的三千封国中,也只有这八个是天子册封的王国。

李昭心里想着,来路不正的子虚国终有一天会成为天下强国的。

少年的心中,热血在沸腾。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光武行在线阅读第4节

    和其他游戏类似,游戏中职业分为:战士、法师、牧师、弓手、盗贼这五大笼统的划分。随着玩家等级的提升,各个玩家选择的方向可以根据自身选择,因为在五大职业之下会演化出很多小的职业,另外游戏中还会出现一些特殊的职业以及隐藏职业。当然,《幻界》是款世界性的游戏,不是局限于中国这一区域,所以整款游戏充满强烈的地

  • 神龙废婿噩梦城堡 上

    “我们在第二层和第三层之间徘徊已经一个多月时间,连等级最低的艾希也已经快三十级,再这样下去我们工作室会掉出一线行列。”风舞不满道“为了保险不得不放慢速度,唤作是普通游戏早就攻略完第三层,可是你看连华夏最强公会曙光也不过刚开始攻略第三层,我们虽然也是一线玩家但和他们比起来实在相差太远,要不是清枫加入我

  • 浮生若歇干尸

    最终大家都围在开关旁,我征求大家意见,问:“按还是不按?”范伟奇说:“不按的话,百分之九十九是个死,虽说救援队会寻到我们,可谁知道是几天后还是几十天后?我们一没有水,二没有食物,用不了几天全都得死。按的话,我们的可能百分之五十不会死。所以,我选择按吧!”大家听范伟奇说的还挺有道理的,就一致同意按。我

  • 乱世剑心在线阅读第2节

    北镇抚司等级分明,没有人会多做一件事多说一句话,所以,凭着一块陈旧的黄铜腰牌,两人十分顺利的进入了冰冷阴暗的诏狱。沿着甬道,二人一路向前,很快来到了一间单独关押要犯的牢房前。“哗啦啦!”腰牌一出,没有多的话,牢房门被打开。戚辽一挥手,喝退狱卒,清场。“大人,到了。”戚辽瞧了黑衣人一眼,闪在一旁。“有

  • 放开TFBOYS让我来!熟悉而又陌生的世界

    清醒后,引入眼帘的是浅绿的草地,不过...为什么我蔚空是脸先着地的?痛死我了。我和战誓相继爬了起来,现在我们的神智完全清醒了。这面前的景物既熟悉又陌生,我们正站在方块平原上!“我们穿越了吗?”我不敢相信我的眼睛。我们站在草原上抱怨了几句,也没有其它的办法。再回头看看,我们租的车现在已经被摔成了浮在地

  • 霸途好好学习

    方零锡看她的神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拉着她咬耳朵道:“怎么?不相信呀?”姜宁宁将信将疑地看着她。方零锡眼神示意,把手伸进书包里掏出了又一个学校禁止带入校内的手机来。姜宁宁奇道:“你居然!”方零锡“嘘”了一声:“我只给你一个人看截图,这事儿千真万确。”只见方零锡翻了翻相册,还真亮出一张Q//Q群投票的截

  • 武侠之究极大反派在线阅读第九章

    宫中的唐旭收到消息,狐媚的眼睛微抬。这梅颜璎还真是废物,不仅梅颜珞没有害成,还把自己搭进去了。不过说回来这个女人还真是聪明,屡次都能化险为夷。看来自己终是要先除掉这个祸端,不然到时候若是进了宫可不是一个省油的灯。“小姐,贵妃娘娘请柬。”唐旭的宫人不知什么时候来了。唐旭?梅颜珞心中起疑,上次巫蛊事件发

  • 从神豪开始的天王巨星路第4章在线阅读

    徐霆飞解除铠甲后就跑过去查看张芠的情况。“还好吧?”看着张芠并无大碍,徐霆飞心中也算是松了口气。然后徐霆飞对张芠用抱歉的语气说道:“但是这样一来,我身份算是彻底的曝光了,而且还把你给连累了,真抱歉啊。”张芠看着徐霆飞这副尴尬的样子,不由得想起了高中时徐霆飞经常把她答应要做的事情给遗忘了之后来道歉的样

  • 网王之绝对统治在线阅读第1章

    巫妖大战数万年后,圣人应劫化身大道,上古时代结束。三界众神里,只余的三位,分别是九天之上的真龙天帝龙辕,太阳星所化的妖皇太一和太阴星所化的帝后常羲。初登仙界,金光万道吐虹霓,瑞气千条喷紫雾。从碧沉沉琉璃造就的南天门进去,就看到南天门旁四根大柱,盘绕着兴云步雾的赤须龙,正中两座玉桥,站立着彩羽凌空丹顶

  • [综]一剑江湖远之怒掷儿刘备深夜述豪情(3)

    刘备带着从新野一起跟过来的百姓一路往江夏奔逃。一路上大伙急急而奔,不敢有一丝懈怠。一路上百姓各自顾着逃命,丢弃的东西不计其数,鞋子,衣服,首饰随处可见。有的是东西丢了不敢停下来捡,有的是行李太重,走不快,怕被曹军追上不得已而丢弃。战乱年代,能保住性命已经算是不错了,百姓也不会去奢求太多,只盼跟着刘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