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离天五公里之苏浅签霸王合约(6)

2021/5/4 8:42:30 作者:芥氡 来源:纵横中文网
离天五公里
离天五公里
作者:芥氡来源:纵横中文网
创世山离天只有五公里,在这里有多少的沉浮。

陆珩看着苏浅的睡颜,恬静的小脸,听到均匀的呼吸声,他不知道,从自己担心苏浅的那刻起,他们俩的命运就纠缠在一起了。

苏浅起床,一看手机,已经十点了,但是今天还要上班,明明设好的闹钟怎么没有响,清冷的声音不急不慢地道“我关了,怕打扰我孩子休息”

苏浅冷哼道“你孩子?我怎么没发现陆大总裁的脸皮这么厚,我声明一下”,苏浅指着肚子“她是我的孩子”。

陆珩不紧不慢走到苏浅面前,将头低下,看着苏浅,“你一个人能怀上孩子?”

苏浅知道陆珩这句话不怀好意,就低下头,脸也慢慢变红。陆珩看到苏浅害羞了,嘴角上扬。向后退了一步,“我帮你请假了,最近几天,给我好好休息”

“陆珩,你凭什么为我做决定”

“凭我比你强大,如果有一天你强大了,再跟我谈条件,否则就乖乖听话,这对你比较好”

苏浅觉得自己就像个木偶,被随意安排,她讨厌这样的感觉。

陆珩看了苏浅一眼,就离开了。

不一会,有个五十多岁的妇女拿着水果和饭盒走过来,“苏小姐,我是少爷安排来照顾你的,你可以叫我方妈妈”

方妈妈将饭菜摆在苏浅面前的小餐桌上,看着什么诱人,苏浅向方妈妈微微一笑,“谢谢方妈妈”。方妈妈点点头,她是在陆珩小时候就照顾他,也就是看着他长大的。知道自己少爷要自己照顾一位女子,就十分兴奋,这么多年,少爷身边一位女子都没有,更何况陆珩还特意嘱咐方妈妈,苏浅怀孕了。

苏浅被方妈妈盯得有些难受,不知道她在脑补什么画面。吃完饭,还亲自给苏浅准备水果拼盘。

苏浅听到手机响了,就接听,传来林墨的焦急询问“你今天请假,身体哪里不舒服”

“其实也没多大事,谢谢你的关心,过几天身体好了,就回去上班”

“嗯,你好好休息,医院的事情不要着急,有我”。

挂了电话,其实苏浅挺感动的,会有人牵挂自己的安慰。苏浅时常想,自己的瑾哥哥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冷漠,无情,是否经历了什么重大事件,才让他的性格发生重大改变。

此时的苏浅头大,去帝都肯定不行了,那一百万该怎么筹齐,苏浅打开手机,想要先向自己的朋友借点钱,不过也就凑了几万,她能理解,毕竟大家生活不易。

坐在病床上的苏浅很是无聊,就决定出去溜达溜达。当苏浅刚要跨出去时,方妈妈就制止了,焦急道“苏小姐,你还是躺下休息,前几个月胎儿不稳,尤其要注意”,

方妈妈就把苏浅牵回去,亲眼看着苏浅躺下,才安心。苏浅实在无聊,就可怜兮兮地看着方妈妈,“方妈妈,你能跟我讲一下陆珩小时候吗?”

方妈妈一提起陆珩,就露出慈祥的笑容,“陆珩从小就聪明,他爷爷也比较喜欢这个孩子,打算培养他成为陆氏集团的继承人,他也比较用功。小时候话可多了,可是呀,越长大越不爱说话,也许是肩上的重任。所以,苏小姐多多关心少爷,虽然外表比较冷冰冰,但是还是善良的好孩子”

苏浅就默默听着,陆珩这人霸道,可是身边的人都夸他,自己怎么没发现陆珩的优点。苏浅心口不一道“对,陆珩长得帅,身材好,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而且又多金,简直是世间难的得男子,可遇不可求”

苏浅在一旁使劲夸陆珩,方妈妈笑而不语。

“没想到在苏小姐心中,我的形象高大”

苏妈妈看见陆珩站在门口,笑着道“少爷,你来了。我和苏小姐正在聊你小时候,既然你来了,我先出去做饭”,说着,就出去把门带上。

苏浅哪知道陆珩在旁边,被他吓了一跳。心想自己夸他的话被听到了,赶紧用被子将自己的脸捂住。“我刚才是哄方妈妈开心的,你别误会”

陆珩轻笑出声“误会什么?误会苏小姐对我芳心暗许?”

苏浅觉得陆珩就是故意取笑她,就没搭理。

陆珩走到病床旁,把她的被子掀开,“我怕你把我孩子闷坏了,今天找你来,是有事跟你讲”

陆珩将手中的文件递给苏浅,苏浅接过,是一份合同。

“我知道,你现在需要一百万给你母亲治疗,我可以出钱,找最好的医生以及手术的费用,但是我有要求,你需要搬到我的公寓去住,不准公开我们之间的关系,而且需要将孩子平安生下来,交给我抚养。之后会给你100万”

苏浅可以接受之前的条件,但是讲到孩子,她的心有些痛,手指握紧。苏浅抬起头,对上他的眼睛,冷笑道“你的意思是,孩子以后我也不能探望”

“嗯”

可笑,苏浅觉得自己就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陆珩不就是仗着自己有钱,完全不顾及自己的感受。

“如果你不愿意,我也不会逼你”陆珩双手插在口袋,一副随意的样子。

苏浅也有自尊,她明明知道这些都是霸王条约,可是为了母亲,她什么也无法顾忌了。

“陆总裁不就是问我的决定嘛,我同意”,苏浅在合同上签下自己的名字,一抹残忍地笑,“合作愉快”。

陆珩看见苏浅的表情,强忍笑意,其实不知道,她笑得比哭还难看,他眼神有些不忍,接过合同,觉得它无比烫手。

“陆总,我什么时候搬过去,还得需要准备”

“不要你准备,只要你自己去就好了,其他事情有方姨安排。医生说你恢复不错,明天就去公寓,我排人来接你”

“嗯。我有些累了,就不送陆总了。”苏浅躺下,陆珩把灯关了,带上门,走出去。苏浅一直在强忍不落泪,感觉自己的心很难受,就像有许多蚂蚁啃噬,千疮百孔。她的眼泪沾湿在枕头上。

陆珩不知为什么,看到苏浅难受的样子,自己机器不舒服,心里空落落的,好像遗失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他来到总裁办,关上门,将自己锁在里面,盯着合同上签字的苏浅两个字,眼神情绪复杂。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降龙破天录在线阅读第9章

    仙锁奇缘这游戏还是挺出名的,时点以前也知道,到现在热度都还很高。直播里不少人玩这个。他以前还想让夏魄玩,毕竟是能结婚的游戏,更有噱头。但是夏魄以前都拒绝了,今天是怎么了?难道觉得自己不配和他玩?换成柯总就可以了?夏魄果然和自己是同类人,金钱至上,应该调到财务部来。不过……夏魄这么听话,柯总不会偷偷给

  • 带土是个万人迷 (火影)在线阅读第四章

    04苏栖听瑠夏叭叭叭说了一大通,听到最后实在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她对傅时津工作上的事没有一点兴趣。瑠夏忍不住说:“栖栖,你老公搞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就一点反应都没有啊!”“我要有什么反应啊,这些跟我又没有关系。”苏栖凑近镜子,用手指压了一下眼尾的眼线。咦,感觉好像有点晕妆。要补妆了。“不说了,我先补个妆

  • 武侠之集魂公子在线阅读能屈能伸的黑藤,死命舔!

    所有人回过头来,朝角落里望。甚至就连舞台上的DJ骑师都停下了动作,望了过来。等看清楚后,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我去,什么情况这是?黑藤大少竟然给人下跪?!!”“国际大新闻啊!”“不光黑藤大少,还有山口组、共同社、竹青社几个超级社团的二代,也给那个男的下跪!”“这……这……这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我们刚

  • 九重天霄令被盯上了

    昏暗的审讯室内,韩东被铐在椅子上。“说,你为什么要绑架徐小咪,还行凶打伤了好几个人?”“老实交代。”英姿飒爽的南山市女警花李珊厉声质问韩东,一副正义凌然的模样。“唉。”韩东只能叹气。“大姐,我已经给你们解释过很多次了,我不是绑匪,我是见义勇为的,被我打的那几个人才是歹徒,你去问问那个红裙子姑娘和徐小

  • [魔道祖师]桃花何处寻在线阅读第5节

    立春,北斗七星回转东北,年轮回转,大寒逝去,大地得气,万物始生!立春,蚕虫吐丝,阴寒始终,淡清未开,啼燕舞风,肥鲫结群,百鸟飞红。--------封神大陆,神南域,百鬼山。百鬼山背靠十万大山终日云雾飘渺,鬼气缭绕。主峰直上云霄,两端云雾蜿蜒曲折,正如两条吞云吐雾的双龙守护,呈双龙戏珠之象。山间草木繁

  • 一人之下:流刃若火之医闹(3)

    夜班时候,江木羽很是重点关注那个老奶奶,半个小时都会巡房一次。本来以为今天就是平安过去了,哪知道半夜三更时候突然发病,江木羽一边准备东西一边叫醒值班医生,两个人坚持了抢救很久很久,可是那名老奶奶已经八十高龄了,送入抢救室最后也是无力回天了。家属对这个消息简直就是晴天霹雳,一下子炸开了,开始闹事了,因

  • 天师的逆袭在线阅读种草(1)

    谁牵他手了?乔咿触电般地缩了回去。痒痒的酥麻感还残留在掌心,男人收回手,闲散搭在胸前,轻笑着似无半点怯色。李宏踩着油门的脚抖了一下,心虚地从后视镜里观察后面的情况。“老李?”这一声冷了几度,“人家怎么说你有问题?”李宏揣摩着小姑娘可能是误会了什么,眼下再瞒不易,也怕惹了后面那位不痛快,于是避重就轻地

  • 都市之阴阳医馆在线阅读第7节

    琉星的身高是整100厘米,一点都不带多,因此他遇见的大多数人,对他来说都巨大而可怕。就像普通人走在路上遇见一只没有牵引绳的藏獒,不管这只藏獒是否想袭击你,你必定会腿软,满脑子赶紧逃——琉星对大人们的印象就是这样。何况……琉星发觉自己总是惹大人们不高兴。初次见面的时候,大人们还会很亲切地和他说话,但几

  • 我在综漫有旁白之第二章(2)

    祭祀竟然还没开始,众人都翘首以盼,似乎在等什么人。再站在下面等就太对不起自己了,趁众人不注意,我爬上那棵树,找了个位子坐下来。对了。小梅说过这次祭祀邀请了十分显贵的人物,他们应该就是在等那人了。现代社会剪彩啊,典礼啊什么的总要拉上个明星政客什么的,看来此传统古已有之啊。说不定还是江老头起的坏头,我在

  • 迁陵鹤鸣灵异小说集之第四章

    营门口,张飞捉着吴兰的手,似乎有说不完的梯己话。“吴将军,这次我们前去断曹军的粮道,这看门守家的任务,就只能拜托你啦!本来吴将军连日辛苦,又罹大难,应该让吴将军回去休息的,但是你看,这人手实在调派不开,所以就只能再委屈委屈你啦!”吴兰的脸上充满了各种写意的表情,恨不得直接把感激两个字写在脸上:“张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