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让我来毁灭世界吧在线阅读第6节

2021/5/4 8:00:28 作者:叶落秋吟 来源:17K小说网
让我来毁灭世界吧
让我来毁灭世界吧
作者:叶落秋吟来源:17K小说网
女神大人,别人穿越都有魔剑神器什么的,现在我也终于可以穿越了,请问我有什么女神:我就让你变成女人吧男主:???

法国·吉维/尼

李凯峰坐在电脑前如坐针毡,自己曾经运筹帷幄,和齐云一起将柳为树的财产骗走的时候是何等的沉着自信。可如今万万没想到,自己却被人玩弄于股掌之中。

他知道给自己发邮件的人一定不是齐云,齐云的死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但是,这个给自己发邮件的人似乎能猜透自己的内心,这个人已经成功让自己陷入了恐慌之中。

在这个世界上,谁都不知道自己和齐云之间的过往,他甚至产生了一丝错觉,认为齐云并没有死,是她真的回来报仇了……

李凯峰已有些濒临崩溃,恐惧感深深地笼罩着,他挥之不去。他不停告诉自己,齐云是不可能回来的,一定是别人在冒充齐云和自己交流。

可是到底是什么人,会如此了解自己和齐云之间的过往?

“叮咚”一声,对面再次传来一封邮件,李凯峰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他止不住地颤抖着手,颤颤巍巍地点开了它。

“亲爱的凯峰,我还记得曾经我们经常用邮件来约定见面的时间与地点,那个时候我的世界里只有你。你穿着白色的衬衫,而我穿着白色的衬衫裙,我们第一次见面就开了房。我依然能回想起,那天晚上我们就已经了解了对方的全部;你的大腿内侧有一颗痣,你还告诉我,这个世界上只有我知道你那里有一颗痣。我们之间的爱情是那么深刻隽永,我爱你,我深深地爱着你,直到今天也难以自拔。”

——爱你的云儿,2019年,9月13 日。

这封邮件仿佛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他已经开始有些神志不清。他现在能笃定,给自己发送邮件的人,就是自己的前女友,齐云!

李凯峰疯狂地乱挠自己的头发,他将周围所有的东西都摔打在地上,继而发出痛苦的怒吼。

他不明白事情为何会到如此地步,自己花费了这么长的时间,好不容易摆脱了过去的身份,从过去的生活中走了出来,但现实又给他如此一击!

他的手指在键盘上一顿乱敲:“齐云你这个臭/婊/子!你死了就好好去死不行么!你为什么还要回来!”

鲜红的血丝布满了这个看似温文尔雅的男人的眼眶,在他过去的诸多岁月中,从不曾濒临崩溃,也从不曾感受过如此绝望。

他一直从容优雅,善于玩弄人心,自信的生活在这个世界上。

只有自己玩弄别人的份,从来没有别人能玩弄到自己!

这个常年披着温柔面具的男人,终于撕下了伪善的皮囊,暴露出猛兽般的面目和藏匿已久的獠牙。

从没有什么深情的人设,也没有什么温柔的性情,更没有什么淡泊的想法,他只是一个自私、冷漠、阴狠的男人罢了。

.....

渭江市警局

季凉看着面前收到的荐举资料,皱了皱眉头,隔壁渭江大学所推荐的名额居然是……束辛?

今天一早,束辛按时到达学校准备上犯罪心理课,但却突然被教导主任叫去了办公室。

王主任坐在椅子上,语重心长道:“束辛啊,我知道张老师的死对你来说很难接受,但是逝者已逝,活着的人还要继续好好的生活下去,才能不辜负对方,对吗?”

束辛有些茫然,不知道王主任究竟何意。

王主任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张老师生前最看重的就是你,但最为担心的也是你,他曾多次和我提过,希望学校能帮你安排一个就业机会。”

束辛默默点了点头,这番话又让他忆起张衡曾对他的好....

王主任又道:“眼下有个很好的机会,隔壁警局的张副局是我多年的好友,这次为了侦破张老师的案子,他们想借一个心理学专业的人才,”王主任缓缓站起身,背着手走了几步,“原本我想找一个已经毕业的学生,但是一时却找不到合适的人选。”

王主任顿了一下,说道:“并且,本专业大四的学生都已经安排去其他的地方实习,思来想去,最合适的人就是你,你怎么看?”

束辛愣了一下,他从不认为自己所学的那点皮毛能真正派上用场,他起初想学心理学只是兴趣使然而已。

束辛正准备用手语拒绝王主任,王主任连忙打断他,反正他也看不懂束辛说的是什么:

“你就当了了张老师最后的心愿,并且这次去也是为了帮助警察破解张老师的案子,这不也是你最为挂心的一件事么?”

此话一出,束辛竟然没有任何拒绝的余地,他扯了扯自己的衣角,深吸了一口气后,点了点头。

“这就对了!”王主任眉开眼笑,继而又坐回到座位上,心满意足地继续品茶。

.....

“头儿,怎么了?”顺子看着季凉的表情,疑惑地望向资料上的照片:“唉?这不是前几天那个不会说话的神奇小伙儿吗?”

季凉沉默不语,低头思忖了片刻....

束辛就住在隔壁,这样一来讨论案情倒是很方便,且他于私心,他也确实不想这个孩子再去做送外卖的工作,这么优秀的人才当一个外卖员着实是屈才了!

“通知这个少年,下午来专案组报道。”季凉将束辛的档案收回到档案袋中。

“头儿!头!我们找到了!”年轻警察胡飞扯着嗓子和李国强兴奋地冲了进来。

季凉挑了挑眉,立刻召集所有人开会。

.....

李国强汇报道:“目前为止,我们掌握了以下信息:1.被害人齐云的私生活并不简单,甚至有些复杂。从她的闺蜜那里得知,齐云和张衡的家庭关系不合,导致她对于孩子的教育也并不是很上心。而且她经常在网上与不同男人约会,其中一位叫做柳为树,我认为这个男人应当引起我们的重视!”

胡飞将柳为树的照片投影在大屏幕上:

“柳为树,45岁,是一个建材公司的老板,腰缠万贯。最主要的是他的妻子;准确来说是前妻,和被害人齐云曾经是闺蜜关系,他还有一个16岁的女儿叫柳成妍,在渭江市实验中学读高一。”

胡飞讲到这里,忍不住吸了一口气:“最重要的是,据我们调查,柳为树的前妻杜沁在大约两年前被送入了渭江市精神病院,其原因就是受不了自己的老公和闺蜜搞在了一起。”

顺子难掩自己的愤怒,忍不住在地上啐了一口,“渣男!真他妈渣!”

其余的几个年轻警察也在底下窃窃私语,小声咒骂的声音开始在会议室内回响。

季凉轻咳一声,向众人甩去一个凛冽的眼神,在场所有人顿时安静下来,“我想知道柳为树和齐云,在他的妻子杜沁进入精神病院后是否还在持续交往。”

胡飞点了点头:“两人依旧保持着极其密切的关系,而且据我们了解,张衡其实是知道了柳为树和齐云的事情,但是他仿佛并没有任何的反应。”

季凉点了点头,并不以为然:“这种情况在现代婚姻中十分常见,也许他们保持着开放式的婚姻关系。”

胡飞立刻摇了摇头:“关键就在这里,因为两人异于普通夫妻的关系,我们再次调查了张衡的社会关系,却并没发现张衡与其他女人有什么来往。”

在座的所有人瞬间陷入了沉默。

“既然如此,我们传唤柳为树吧。”顺子理所当然的提出自己的想法。

但季凉却摆了摆手:“暂时不要,如果我们有任何行动说不定会打草惊蛇,先找几个人去跟踪着柳为树,观察他的一切动向。”

.....

暂时结束了部署之后,季凉一个人回到了办公室内,他仔仔细细地再次回想了一遍整个案情。

从案发到现在,自己像是走进了一个盲圈。在盲圈之中,柳为树仿佛是一个引爆点,但是又像是一颗烟/雾/弹....

他在纸上画出了张衡、齐云、柳成树三人的关系图。

柳为树和齐云的事情,张衡心里知道并保持默许,那为什么,柳为树还要对这一家痛下杀手?看似不协调的却关系持续了两年有余,到底又因为什么,柳为树要打破这个稳定的关系?

柳为树事业有成,且膝下还有一个快要成年的女儿,这样的男人不会轻易去杀人。如果凶手是他,那他的杀人动机是什么?

.....

南村湾别墅13号

柳成妍偷偷登录上齐云的那个不为人知的邮箱,她诧异地发现齐云在死后竟然有人在以齐云的名字和李凯峰通信!

然而柳成妍并没有表现出异常的恐惧,她只是平静地等待着上天即将降临的惩罚。

当年齐云拆散了自己的家庭,自己也用最为极端的方法报复了她。

她就像一只刺猬披着尖锐的外壳,但她的内在却很柔软。她不是没想过,如果自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自是不是也能活得开心快乐,不用担心自己会受到审判。

她才十六岁,明明是花季的年龄却像一个心如死灰的老妪。

她冷笑一声,继而合上电脑,准备前往精神病院去看望自己的母亲。

母亲的病被称为癔症,学名为“精神分裂症”。她常年处于自己所幻想的世界中,她现在的世界里没有齐云、没有柳为树、也没有了柳成妍这个女儿。

母亲已经为了家人活了太久,她现在终于能生活在自己的世界之中了。

.....

柳成妍坐在病床旁,温柔的抚摸着母亲的头发:“妈,你最近还好吗?我很想你,但是我却不敢来见你...”

柳成妍的眼中早已流出不任何泪水,她的神态极其疲惫,脸色也显得有些苍白,仿佛在等待着时间来和自己算账,等待着命运来和自己纠缠。

柳成妍的妈妈杜沁还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充耳不闻外面的世界。

杜沁低头拨弄着怀里的布娃娃,口中念念有词,好像是在安慰自己怀里的孩子一般。

柳成妍看见这一幕,心如刀绞。

母亲即使已经疯了,即使已经失去了全部的记忆,但在母亲的心里依旧还是有自己的地位,女儿永远都活在她的世界里,无论发生任何的事情。

“妈妈,我想和你说一个故事,”柳成妍的双手有些颤抖,她轻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曾经有个单纯的女孩,他的父亲出轨了,那个女人很讨厌,于是女孩在筹谋了很久之后,将女人害了。她现在在计划着让自己的父亲走进监狱。妈妈,你说她到底做的对不对?”

柳成妍看似平静地说完了这个故事,对于这个16岁的女孩来说生命中有太多的事情尚且不懂得如何却权衡。

年少的时候,没有缜密的心思去权衡自己付出与得到,为了一个目的,可以不择手段、不顾一切。而等到事情发生到无可挽回的地步时,自己却又开始犹豫,不知所作的一切究竟是否正确。

她或许需要的只是一个肯定来安慰自己而已,可是这个答案,谁都没有办法说出来。

柳成妍看着不在说话的母亲叹了一口气,或许这个答案母亲很难给到自己吧……

继而,她开始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她早已习惯于母亲再没有任何的情感变化,但她却没有注意到,母亲的眼神不知何时已经变得无比清明。

柳成妍向杜沁最后告别,“妈妈,我先走了,您好好照顾自己。我下次……能来看您就看您……”

柳成妍刚刚打开房门的一瞬间,身后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遥远而清晰,带着地狱般的鬼魅:“你做的没错!妍妍!”

柳成妍听到这句话之后,如同五雷灌顶,她猛地回头看向母亲,对上了那个眼神。

杜沁的眼神无比熟悉而坚定,且闪烁着浓浓的恨意。

柳成妍尚且不知道,精神分裂症并不是不治之症,只要日复一日地坚持治疗,就可以恢复正常。

柳成妍一下子跪在母亲的面前,泪流满面。

她颤抖的手轻轻抚摸母亲的脸庞;太久了,久到已经忘记了时间,母亲消失的太长时间了...

柳成妍绝望已久的心再次激烈的跳动起来,哭声难以隐藏。

杜沁的手也颤抖着抚摸起女儿的脸,清醒过来比沉睡在梦中其实更加残酷痛苦。

但是,只有自己醒过来,才可以去保护女儿!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带土是个万人迷 (火影)在线阅读第四章

    04苏栖听瑠夏叭叭叭说了一大通,听到最后实在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她对傅时津工作上的事没有一点兴趣。瑠夏忍不住说:“栖栖,你老公搞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就一点反应都没有啊!”“我要有什么反应啊,这些跟我又没有关系。”苏栖凑近镜子,用手指压了一下眼尾的眼线。咦,感觉好像有点晕妆。要补妆了。“不说了,我先补个妆

  • 武侠之集魂公子在线阅读能屈能伸的黑藤,死命舔!

    所有人回过头来,朝角落里望。甚至就连舞台上的DJ骑师都停下了动作,望了过来。等看清楚后,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我去,什么情况这是?黑藤大少竟然给人下跪?!!”“国际大新闻啊!”“不光黑藤大少,还有山口组、共同社、竹青社几个超级社团的二代,也给那个男的下跪!”“这……这……这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我们刚

  • 九重天霄令被盯上了

    昏暗的审讯室内,韩东被铐在椅子上。“说,你为什么要绑架徐小咪,还行凶打伤了好几个人?”“老实交代。”英姿飒爽的南山市女警花李珊厉声质问韩东,一副正义凌然的模样。“唉。”韩东只能叹气。“大姐,我已经给你们解释过很多次了,我不是绑匪,我是见义勇为的,被我打的那几个人才是歹徒,你去问问那个红裙子姑娘和徐小

  • [魔道祖师]桃花何处寻在线阅读第5节

    立春,北斗七星回转东北,年轮回转,大寒逝去,大地得气,万物始生!立春,蚕虫吐丝,阴寒始终,淡清未开,啼燕舞风,肥鲫结群,百鸟飞红。--------封神大陆,神南域,百鬼山。百鬼山背靠十万大山终日云雾飘渺,鬼气缭绕。主峰直上云霄,两端云雾蜿蜒曲折,正如两条吞云吐雾的双龙守护,呈双龙戏珠之象。山间草木繁

  • 一人之下:流刃若火之医闹(3)

    夜班时候,江木羽很是重点关注那个老奶奶,半个小时都会巡房一次。本来以为今天就是平安过去了,哪知道半夜三更时候突然发病,江木羽一边准备东西一边叫醒值班医生,两个人坚持了抢救很久很久,可是那名老奶奶已经八十高龄了,送入抢救室最后也是无力回天了。家属对这个消息简直就是晴天霹雳,一下子炸开了,开始闹事了,因

  • 天师的逆袭在线阅读种草(1)

    谁牵他手了?乔咿触电般地缩了回去。痒痒的酥麻感还残留在掌心,男人收回手,闲散搭在胸前,轻笑着似无半点怯色。李宏踩着油门的脚抖了一下,心虚地从后视镜里观察后面的情况。“老李?”这一声冷了几度,“人家怎么说你有问题?”李宏揣摩着小姑娘可能是误会了什么,眼下再瞒不易,也怕惹了后面那位不痛快,于是避重就轻地

  • 都市之阴阳医馆在线阅读第7节

    琉星的身高是整100厘米,一点都不带多,因此他遇见的大多数人,对他来说都巨大而可怕。就像普通人走在路上遇见一只没有牵引绳的藏獒,不管这只藏獒是否想袭击你,你必定会腿软,满脑子赶紧逃——琉星对大人们的印象就是这样。何况……琉星发觉自己总是惹大人们不高兴。初次见面的时候,大人们还会很亲切地和他说话,但几

  • 我在综漫有旁白之第二章(2)

    祭祀竟然还没开始,众人都翘首以盼,似乎在等什么人。再站在下面等就太对不起自己了,趁众人不注意,我爬上那棵树,找了个位子坐下来。对了。小梅说过这次祭祀邀请了十分显贵的人物,他们应该就是在等那人了。现代社会剪彩啊,典礼啊什么的总要拉上个明星政客什么的,看来此传统古已有之啊。说不定还是江老头起的坏头,我在

  • 迁陵鹤鸣灵异小说集之第四章

    营门口,张飞捉着吴兰的手,似乎有说不完的梯己话。“吴将军,这次我们前去断曹军的粮道,这看门守家的任务,就只能拜托你啦!本来吴将军连日辛苦,又罹大难,应该让吴将军回去休息的,但是你看,这人手实在调派不开,所以就只能再委屈委屈你啦!”吴兰的脸上充满了各种写意的表情,恨不得直接把感激两个字写在脸上:“张将

  • 万界之鬼道无疆这是治愈术?(求收藏!求鲜花!)

    PS:忐忑,西幻风格的小说熊大也是第一次尝试,不知道大家能不能够喜欢,恳请大家能够多多支持~森林中,格雷、罗斯和塞西莉亚三人正奋力地围殴着疾风飞龙,上演着‘三勇者斗恶龙’的大戏,不远处的尤娜却和江海两人交谈得正欢,两片相邻的区域形成了两种截然相反的氛围。但这头疾风飞龙终究是七阶的实力,明显不是三个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