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无敌大反派在线阅读柔荑也称小妹

2021/5/4 9:07:26 作者:崴脚的蚂蚁 来源:飞卢小说网
无敌大反派
无敌大反派
作者:崴脚的蚂蚁来源:飞卢小说网
看得到无敌大反派空间的赫连羽锋,组建最强反派小队。自熊出没中崛起,转战金古黄武侠世界;飞卢仙侠神话世界,虐杀主神空间的轮回者……一代属于反派的神话传说流传于诸天万界。(本故事纯属幻想,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诸位读者朋友不喜勿喷。最后声明:求鲜花、推荐、等等。。。。。)(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桃花好,朱颜巧,凤袍霞披鸳鸯袄,春当正,柳枝新,东风迎门外朝阳,香云接窗外群鸟,添红烛,锦绣妆,斟清酒,以敬来客。

修真界境内,家门何处的二女于今日出嫁,门外云旗猎猎翻青汉,雷鼓嘈嘈殷碧流,早闻何处家二女清丽脱俗,不少人都皆好奇她寻得的是何良配,今日她这一嫁引得不少人驻足观看,何处门外的赞美声祝福声不绝于耳,但门内始终鸦雀无声,那么多的下人脸上竟连一丝喜悦之情都不曾有。。

于众人的嬉闹声中,不知是谁嚎了一嗓子道:“新娘子要上花轿啦。”。

这个粗犷的声音一出来,方才周围都在看热闹的其他人都挤着赶着往轿子的方向望去,轿子上红绸密布,一位戴着盖头,穿着大红嫁衣的女子缓缓从轿门内走出,被人一左一右的小心扶着身子。

新娘左边的,是她的兄长,是何处家的长子,也是何处家的掌门,他叫苏航。

新娘右边的,是她的母亲,名佳人,家门何处的人都叫她苏夫人。

今天的新娘子,就是苏航的妹妹,家门何处的二女儿,名柔荑。

苏航扶着自己的妹妹小心的迈步上了轿子,按照规矩,新娘的娘家人是不能陪着的。

所以苏航将柔荑送进花轿后转了身,站在了苏夫人的身后,两人只能这样站在家门口,目送着一家人的掌上明珠越走越远。

抬轿的人步伐稳健,笛声喇叭声与红轿的作动一唱一和,好不般配。

新娘刚上花轿时,还是晴空万里,人们都在称赞,人是个美人,选的日子也是个好日子,连带着天气也当真是个好天气。

轿子很快走到了一片树林中,树枝枝繁叶茂,将洒下来的丝丝阳光穿过树叶在地上形成了形影圆斑,前行中,天上不巧的出现了几片暗云。

太阳洒下来的光被暗云和树叶双重阻隔后,形成了淡淡的光晕,有些压抑的气氛弥漫了满是树叶的树林。

乐师一曲吹完,一行人驶出树林时,已经天阴了,连最后仅剩的光晕也被暗云遮了去,成了灰蒙蒙的一片。

何处境内天气多变,像这种再普通不过的变天,并未有人往心里去,凑热闹的仍然凑着热闹,抢喜糖的仍然抢着喜糖,后面跟着的浩浩荡荡的人流队伍不减反增。

路程快行驶到一半时,暗云已经变成了黑云,闷闷的雷声也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这是要下雨的征兆,如此这般,跟在花轿身后的人流,才少了些。

路程真正行驶到一半时,天上两片黑云忽然相撞,打了一个响雷,雷声过后,连续不断的雷声已然接踵而至。

在民间,嫁娶之事与老天爷的脾气相冲,这可不是个好兆头,这下,胆子小的旁观者一哄而散,除了何处家留下的送亲队伍,留下来继续看热闹的人已经寥寥无几了。

但这还远远不够,眼看着就快到新娘夫婿家了,闪电伴随着雷声,却是更加不合时宜的落了下来。

在花轿身后看热闹的声音中,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有了几个谣言传的沸沸扬扬。

“老天爷是不是不满意这个女人出嫁啊?”

“她或许是个不幸的女人。”

“她是个灾星,所以老天这是在警示那家人,不要娶这个女人。”

谣言传了一路,情势也愈演愈烈。

刚开始,凭着何处家的威严,还能堵住这些人的嘴,后来传的多了,想堵也堵不住了。

但不管那些人怎样说,何处家陪嫁的人始终不信,将那些人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人全部驱赶后,又命令轿夫抬上了轿子向前行驶了。

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让他们每个何处家的人都不由得发怵了。

因为有一道闪电正正劈在了迎亲队伍的中间,劈在了花轿的轿头前,接着,第二道,第三道,又分别劈在了不同的地方。

迎亲队伍眼看着都快到不姓家门口了,抬轿的人吓得却不敢乱动了。

还是队伍领头人比较有远见得道:“怕什么怕什么,不就是闪电嘛,你们没见过还是怎么的?。”

虽然领头人这样说,但轿夫还是有些哆哆嗦嗦的道:“可,,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要是误了吉时,我要了你们祖宗十八代的命,快走。”

轿夫们一看小命不保,连忙收拾收拾,又将轿子抬了起来,这一路上总是有惊无险,安然到达了一座金碧辉煌的府邸门口。

这座府邸,就是柔荑的郎君家了。

最先出来的,是一个衣着大红色新郎衣袍面带笑意的男子,见到迎亲轿子就停在自家门外了,连忙想扶轿迎接。

“扶俗,不许去!”这是一个年迈老者的声音。

身穿新郎官衣服被叫做扶俗的那个人道:“爹,你身为修真界家门不姓的掌门,竟也相信俗民们的疯言疯语嘛!”

原来,是方才跟随花轿的那些人说的没边没脑的话,进了新郎这边的耳朵里。

不姓掌门道:“哪今天的天降异象,你作何解释?”

扶俗正欲还嘴,一道闪电又径直劈在了花轿正前方,将花轿的帘子撕裂成了两半,微风一吹,将轿帘的一半掀了起来,这让众人都看见了轿内的新娘。

不姓掌门见此,直觉丢人道:“女子进了花轿,若没有自己夫君的掀帘是不可让外人看的,你看看,这成何体统。”

扶俗连忙解释:“这是个意外啊爹。”

这个解释让扶俗实实的挨了一个巴掌,他爹道:“咱不姓家丢不起这个人。”

“可。。”扶俗正欲再说些什么。

不姓掌门便对着下人道:“把公子拉远些,别沾染了晦气。还有,把这名不幸的女人原路抬回吧,这婚,我儿不结了,这人,我儿也不娶了。”

此话一出,各个下人都在窃窃私语的谈着什么。

“听过大婚后离异的,听过未订婚前退婚的,可这新娘都被八抬大轿抬到了家门口再退婚,这让女子日后如何见人,定是一辈子都会蒙羞了吧。”

“更何况女方还是四大家门的人,这要是真被退了回去,,,哎。。。”

正在众人唏嘘时,一直坐在轿中的女子走了出来。

一路上的闲言碎语,柔荑定是全部都听见了,现在闹得被退婚得地方,蒙羞的不只是自己,还会连累整个何处日后都抬不起头来。

所以,这个婚他们退不了。

柔荑出轿后,伸手掀了盖头,将头上的装饰品一个一个扔在了地上。

她道:“诸位方才的话,小女子都听见了,说要求亲时,是你们不顾白天黑夜,在正入夜时分送来的求婚贺礼,现如今也是你们八抬大轿一步一个脚印的抬着我过来的,若我真的被退婚,于何处于不姓,都不会留下什么好名声。你们说我是个不幸的女人怕污秽了你们的门第,我可以与你们家门不姓的人做一个赌注。”

不姓掌门道:“什么赌注?”

柔荑比了比自己脚离大门的距离然后道: “我现在距离你们大门的距离,只有三步,若我真的不配进你们家门,那请让老天爷在这三步之内将我劈死,这个婚,你们就可以退,但若是我安然无恙的进入了你们的大门,这个婚,你们不仅不能退,还要向我以及我的家门道歉。如何?”

“好,就依你。”

此时,本已经稍稍停歇的雷电又突然迸发了出来,所有人都替柔荑捏了一把汗,但柔荑不慌不忙,从容的踏出了第一步。

雷声与步伐交织,但并未出现闪电。

然后柔荑踏出了第二步。

雷声闪电齐鸣,但并未像刚才般,径直劈向地下。

最后柔荑踏出了第三步。

与刚才两步不同,这一步,走的没有雷声,没有闪电,稳稳的静静的走完了最后一步,站上了不姓家的大门。

这个赌注,柔荑赢了。

柔荑转过身,对着身后的不姓掌门道:“如何?可要反悔?”

不姓掌门有些错愕,但更多的是不服,但眼下也是有许多人看着,方才说的话,也不能只是空口白话,他道:“既然误会如此,明日我一定请亲家门好好吃顿饭来赔礼道歉。门下这么多人为证,眼下你还是快些进门吧,莫将人家看了笑话去。”

话至如此,皆大欢喜。

本以为这件事到这里就真的皆大欢喜了,人人都认为是新娘子占了理,连一直被下人拉住的扶俗都终于挣脱了压制,跑到了柔荑的旁边。

却不料新娘子面无表情的拔出了门卫的剑,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轻声道:“士可杀不可辱,不止是士,我也一样。”

话落,铁剑嵌进肉里与鲜血融合,身子也伴随着铁剑掉落的声音躺在了冰凉的石阶上。

没有人料到她会这样做,事发后,所有人也都不解她为什么还要这样,明明她已经给自己和自己的家门赢了体面,不姓家也答应了她不退婚,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与此同时的几个时辰前,修真界除不姓家与何处家的另一大家门,家门彼岸内,两个不过十多岁的孩子正在规划着什么。

坐在床上的那人头上束着两条发带,容貌清秀,而坐在桌前的那个人脸上手上全是严重烧伤后留下的烧疤,那些狰狞的烧疤就那样长在身上,着实骇人。

容貌清秀的那个人,是家门彼岸的长子,祝姓,名生辰。

而另一个,则是家门彼岸的次子,名圆满。

生辰道“小满,待会儿我会用寻得的秘术助你全身烧疤消失,但一会儿我施法的过程中,我曾交代于你的几件事,可还记得?”

圆满点头:“当然记得,你都说了好多遍了,一,施法过程种施咒者和受咒者离得越远越好,二,这是秘术,不得和第三人提及,三,你也不知道这个过程会持续多久,多以我一旦发现疤痕复原就得立刻狂奔去不姓家,以免错过时辰。”

生辰笑了笑,点了点头,又道:“你倾心柔荑已久哥哥知道的,前些日子你因为身上的烧疤都不敢见她,今日她大婚,你容貌恢复后就可光明正大的去参加她的婚礼以后也不必躲着她了,一会儿你就待在彼岸,我去童话镇,等着你把新娘子抢回来。”

“得令,快去吧哥,天色都不早了。”

哎,这小满!虽然心里抱怨着,但生辰心里也明白,天色的确不早了,他得赶紧赶回童话镇施展这秘术了。

到了童话镇,镇民还是那副和泰民安得样子,这让生辰心里也稍微暖了些,若是日子能一直这样过着,该有多好。

童话镇内有座三省阁,那是生辰在童话镇里的住所,他推开三省阁得门,看见了一位已经消失了一天的人。

生辰没有问他去了哪里,而是轻道了声:“小花,多谢。”这声谢,是替自己也是替圆满说的。

得了谢,哪个被叫做小花的人笑了“我才要多谢夫君信我能治好他的烧伤。”

生辰道:“你待我好,我自然是信的。”

小花抿了抿嘴,道:“哪可否夫君再信我一回?”

“什么?”

“夫君可是要用你那手中竹简的秘书恢复你弟弟原来的模样?”

“不错,这是我昨日刚寻到最好的办法”

“可这竹简上被人强加了有违天道的禁咒,不可用。”

生辰看了看手中的竹简沉思了片刻,道:“但我还是要用。”

“夫君还是不信我?”

生辰将竹简摊开放在了桌子上,他道:“我信你与不信你,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小妹今日便要成亲了!这是我最后的稻草,不然你让圆满怎么办?想着自己最爱的人今日成婚而他只能顶着哪个丑陋的面目躲在角落偷偷观看暗自伤神吗?”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若不是因为你没看住他,小满也不会变成这副样子。你没看住他,就别妨碍我护着他。你走吧。”

“夫君这是,又要赶我走?”

“不是赶你走,是让你滚,越远越好。”

“夫君当真,就这么讨厌我吗?”

“若你再和我说些此法有违天道的话,我一定会讨厌你。”

生辰说完这句话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三省阁内都鸦雀无声。

也不知道小花在想什么,似在纠结,然后起了身意味深长的道:“夫君只管做吧。”说完出了三省阁,一次头也没有回。

看着小花离去的背影,生辰长舒了口气,这才专注的看向了早就摊在桌子上的竹简。

竹简的正反面上密密麻麻的画了实在太多图案。

只有右下角才画了一个像是阵法的小图,他按照这个小图,准备了墨水和毛笔,放大至整个门框。

然后从竹简的正面开始,将一个一个怪异的符号和图案依次填入到了哪门框上放大后的阵法里。

本来还未将奇异符号填入阵法中前一切都是正常的,但当生辰填入第一个符号时,方才还有太阳的天上乌云慢慢袭来,但正专心于抄写符号的生辰并没有注意到异象。

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乌云积的越来越多,乌云之间的碰撞引来了阵阵闷闷的雷声,生辰这时才望向了门外道:“怎么突然变天了。”

虽是奇怪,但他也并没有多想,转身又投入了自己的临摹中,待写到一半时,当初闷闷的雷声已经变成了震耳欲聋的响雷,但迟迟不见雨滴下来。

“还好未下雨,不然一会儿抬轿的路该不好走了。”

这句话刚说完,生辰正欲再抬手临摹,发现自己的手臂上已然出现了烧伤的痕迹。

“看来是这阵法起作用了。”

他用衣袖将那烧伤痕迹遮盖了起来,便又开始临摹只剩下一半的阵法了。

还未临摹两个字,生辰好似听见了闪电的声音,但他向上望去,却又没见到闪电。

这让他觉得自己是不是出现幻觉了,便摇了摇头,一股脑将剩下的阵法又填了一半。

这时,门外的闪电已经闪了很多次了,雷声加闪电交替进行,让生辰感到隐隐不安,他还是怀疑这怪异的天气是不是与自己手中的阵法有关。

但事到如今,已经不容许他再后退了,他看了看自己左臂和双腿,已经被填满了烧伤的痕迹,而后他拿起铜镜看了看自己的脸,还不够,自己的脸还是正常的,应该是阵法未完成的缘故,这时的他再次看向了天上,下定决心般,又将竹简拿了起来。

阵法只剩最后的四分之一了,每填一个符号,自己身上就刺痛一分,天上就有一道闪电径直劈下,这让他更坚信了异常的天气与自己所画的阵法有关。

若说刚才还有退路,现在已经退无可退了,只剩最后几个符号小满就可以恢复正常,现在放弃,已经是不可能的了,于是他干脆不去想那异常天气会带来什么后果,而是将毛笔重新沾了沾墨水,画向了阵法

一炷香后,童话镇内的生辰终于把正反两面的竹简按照对应的位置都临摹完了,他再次看了看铜镜,发现自己相貌丑陋,脸上依然出现了和圆满一模一样的皮肤后,他笑了,看样子,圆满全身已经恢复正常了。

而此时另一边的圆满似不敢相信般的看着自己已经恢复完好的皮肤,不过现在的他还来不及高兴,慌张的从头上扯下了一条发带。

这条发带是生辰与他分离时送他的,圆满若是踩着发带,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就可到达不姓家。

生辰的第三条嘱托圆满一直没忘记,他扯下发带后马不停蹄的赶往了不姓家,到达时,他正好看见了柔荑坐的轿子停在了不姓家门前。

他起初很想去带柔荑走,但自己一人实在太过草率,再说今日本就是为了见上柔荑一面,说是抢亲,也不过是玩笑话而已。

后来,他看见了不姓掌门哪恶毒的话,差点冲了出去,结果柔荑从轿内走了出来,还说出了那样一番话。

圆满扪心自问,虽然自己叫她小妹,但不管是哪方面似乎都是自己更显小些,他着了迷似的看着游刃有余的小妹,替小妹高兴,替何处高兴。

他眼睁睁的看着小妹进了不姓家门,正欲默默的离开,却看见小妹突然拔了身旁守卫的刀,那一刻,他的心简直提到了嗓子眼,他从未如此担惊受怕过,他希望小妹像刚才那样想的通透,想的明白些,不要做傻事。

但最不愿看见的事,还是发生了,比嫁衣还红的鲜血从小妹的脖子内涌出,源源不断,这一刻,圆满再也忍不住,他狂奔向人群,推开了一个个目瞪口呆的人,不管守卫们的阻拦,抱起小妹就往外跑。

他已经听不到后面人的追喊,就算有些武器已经扎到了他的身上,而他却浑然不觉。

三省阁内,生辰扔下看了许久的铜镜,找了几件已经揉皱的衣服将自己绑了个严严实实,从三省阁的后门绕过了童话镇,回到了彼岸。

生辰走后,那面画有阵法的门无人触碰,却自行关上了。。。

已经到达彼岸的生辰有些畏缩的进了大门,正欲进自己的屋,却发现自己屋的门已然开着,他很好奇,圆满定是不可能这么早开着,还有谁会进自己的屋呢?

他推门进去,发现一直以来从未进过自己屋门的二娘坐在了自己屋内的桌前,正在梳妆。

之所以叫他二娘是因为她是圆满的母亲而不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前不久自己和圆满陪二娘去何处家时,苏夫人曾说过,二娘年轻时,也曾是让四大才子都为之着迷的人,但是二娘很多年都没有打扮过了。

只见二娘寻了一件清新脱俗的衣服,美扫蛾眉,眉点朱砂,一抹红唇。

她从镜子里看到生辰进来,没有很惊讶,也没有解释她为何会出现在生辰的屋内。

而是道:“回来了?”

生辰深深拘礼道:“是。”

二娘转过身,看着被包成粽子样的生辰道:“圆满的事,多谢你。”

“什么?”

“昨日你和圆满的对话,我听见了。”

昨夜自己的确和圆满说过很多话,其中就包括自己帮圆满找到了抹去烧疤的方法,看着一直让自己敬重的二娘,生辰低下了头。

“看来你骗了他,你并没有找到洗去伤疤的方法。”

生辰不语。

她又道:“看你现在的模样,我大概知道你用的是何种办法。为什么要这么做?”

果然,什么都瞒不过二娘。

生辰道:“没有为什么,只是希望小满好。”

“如果我猜的不错,小满还不知道你现在成了这副样子吧。”

生辰点了点头,道:“小满的确不知。”

“那就永远都不要让他知道。”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带土是个万人迷 (火影)在线阅读第四章

    04苏栖听瑠夏叭叭叭说了一大通,听到最后实在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她对傅时津工作上的事没有一点兴趣。瑠夏忍不住说:“栖栖,你老公搞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就一点反应都没有啊!”“我要有什么反应啊,这些跟我又没有关系。”苏栖凑近镜子,用手指压了一下眼尾的眼线。咦,感觉好像有点晕妆。要补妆了。“不说了,我先补个妆

  • 武侠之集魂公子在线阅读能屈能伸的黑藤,死命舔!

    所有人回过头来,朝角落里望。甚至就连舞台上的DJ骑师都停下了动作,望了过来。等看清楚后,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我去,什么情况这是?黑藤大少竟然给人下跪?!!”“国际大新闻啊!”“不光黑藤大少,还有山口组、共同社、竹青社几个超级社团的二代,也给那个男的下跪!”“这……这……这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我们刚

  • 九重天霄令被盯上了

    昏暗的审讯室内,韩东被铐在椅子上。“说,你为什么要绑架徐小咪,还行凶打伤了好几个人?”“老实交代。”英姿飒爽的南山市女警花李珊厉声质问韩东,一副正义凌然的模样。“唉。”韩东只能叹气。“大姐,我已经给你们解释过很多次了,我不是绑匪,我是见义勇为的,被我打的那几个人才是歹徒,你去问问那个红裙子姑娘和徐小

  • [魔道祖师]桃花何处寻在线阅读第5节

    立春,北斗七星回转东北,年轮回转,大寒逝去,大地得气,万物始生!立春,蚕虫吐丝,阴寒始终,淡清未开,啼燕舞风,肥鲫结群,百鸟飞红。--------封神大陆,神南域,百鬼山。百鬼山背靠十万大山终日云雾飘渺,鬼气缭绕。主峰直上云霄,两端云雾蜿蜒曲折,正如两条吞云吐雾的双龙守护,呈双龙戏珠之象。山间草木繁

  • 一人之下:流刃若火之医闹(3)

    夜班时候,江木羽很是重点关注那个老奶奶,半个小时都会巡房一次。本来以为今天就是平安过去了,哪知道半夜三更时候突然发病,江木羽一边准备东西一边叫醒值班医生,两个人坚持了抢救很久很久,可是那名老奶奶已经八十高龄了,送入抢救室最后也是无力回天了。家属对这个消息简直就是晴天霹雳,一下子炸开了,开始闹事了,因

  • 天师的逆袭在线阅读种草(1)

    谁牵他手了?乔咿触电般地缩了回去。痒痒的酥麻感还残留在掌心,男人收回手,闲散搭在胸前,轻笑着似无半点怯色。李宏踩着油门的脚抖了一下,心虚地从后视镜里观察后面的情况。“老李?”这一声冷了几度,“人家怎么说你有问题?”李宏揣摩着小姑娘可能是误会了什么,眼下再瞒不易,也怕惹了后面那位不痛快,于是避重就轻地

  • 都市之阴阳医馆在线阅读第7节

    琉星的身高是整100厘米,一点都不带多,因此他遇见的大多数人,对他来说都巨大而可怕。就像普通人走在路上遇见一只没有牵引绳的藏獒,不管这只藏獒是否想袭击你,你必定会腿软,满脑子赶紧逃——琉星对大人们的印象就是这样。何况……琉星发觉自己总是惹大人们不高兴。初次见面的时候,大人们还会很亲切地和他说话,但几

  • 我在综漫有旁白之第二章(2)

    祭祀竟然还没开始,众人都翘首以盼,似乎在等什么人。再站在下面等就太对不起自己了,趁众人不注意,我爬上那棵树,找了个位子坐下来。对了。小梅说过这次祭祀邀请了十分显贵的人物,他们应该就是在等那人了。现代社会剪彩啊,典礼啊什么的总要拉上个明星政客什么的,看来此传统古已有之啊。说不定还是江老头起的坏头,我在

  • 迁陵鹤鸣灵异小说集之第四章

    营门口,张飞捉着吴兰的手,似乎有说不完的梯己话。“吴将军,这次我们前去断曹军的粮道,这看门守家的任务,就只能拜托你啦!本来吴将军连日辛苦,又罹大难,应该让吴将军回去休息的,但是你看,这人手实在调派不开,所以就只能再委屈委屈你啦!”吴兰的脸上充满了各种写意的表情,恨不得直接把感激两个字写在脸上:“张将

  • 万界之鬼道无疆这是治愈术?(求收藏!求鲜花!)

    PS:忐忑,西幻风格的小说熊大也是第一次尝试,不知道大家能不能够喜欢,恳请大家能够多多支持~森林中,格雷、罗斯和塞西莉亚三人正奋力地围殴着疾风飞龙,上演着‘三勇者斗恶龙’的大戏,不远处的尤娜却和江海两人交谈得正欢,两片相邻的区域形成了两种截然相反的氛围。但这头疾风飞龙终究是七阶的实力,明显不是三个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