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野区之王在线阅读第八节

2021/5/4 9:41:32 作者:闹哥V587 来源:3G小说网
野区之王
野区之王
作者:闹哥V587来源:3G小说网
野区之王,谁能阻挡?这是一个,你的野区我养猪的故事!“直播”竟然有人去EDG应聘打野,这是要抢厂长的饭碗吗?

这个世界本就是个现实与梦想交错相织的幻境,又何必太认真。

游戏有游戏的规则,我们从来都无从选择,也无力改变。自以为将自己在乎的东西守护得很好了,可以安心放下了,可是纵使我们走得再远,飞得再高,等我们回过头来的时候,那些被我们忽略了的东西,早已面目全非了。

那么,珍惜我们所拥有的吧,因为无论是什么,都终将有一天会离我们而去的。

不管是事,物,还是人,甚至包括我们所珍视的回忆。

公司的日常变得越来越无趣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生活实在让人厌烦。公司每一年都会招收新的练习生的,就我而言,练习生已经选了五届了,每一年都有人怀揣着梦想进来,也会有人满怀绝望而离开,有人等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星光闪耀,有些人却只能够在舞台后的阴影里慢慢消耗自己的青春。

每个人都是一样的,自以为聪明,然后愚蠢地度过一生。

就在刚才,在我向韩俊昊诉说着我有多么领悟人生看透红尘的时候,他毫不大意地给了我一个鄙夷的眼神,然后敲敲我的空饭盒给了我最后一次警告。

“你真不吃?”他皱起眉头看我,我想我还不能够理解他眼里戏谑的成分从何而来。“先说明啊,你要是饿坏了,可别找我。”

“得了,我自己清楚。”韩俊昊还伸手想要摸我的额头,被我随手拍开了:“吃你的吧,你一个人都快赶上隔壁桌两人的份了,正好帮我把我那份也吃掉。”

“唔……”韩俊昊塞了满嘴食物,含糊不清地应着。我看着他的样子,突然没由来地觉得好笑。这个人,嗯……姑且可以称得上是哥哥的前辈,一向在别人面前表现得成熟稳重,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他神一般的交际之下隐藏着的一颗崩坏的心,却总是在我面前被表现得淋漓尽致。

不过那样也好吧,至少可以拉近一点彼此之间的距离。

“呐,那个……哥啊,你不用急的,慢慢吃。然后,边吃边听我说就好了。”我看着他一副刚刚从监狱放出来一样的吃相,回想了一下发现下午没有什么课程,于是开始担心他那并不算太强大的消化功能。“说实话,哥是怎么想要和我成为朋友的呢,明明哥的身边有那么多的,更好更优秀的人。”

“你不是喊我边吃边听你说的吗?我……咳咳,我可不包陪你聊的。”韩俊昊刚刚咽下满嘴,便急急地回了我的话,结果被呛到了连连咳嗽,“哥我……咳咳,我可是真的饿了啊,你有什么话就请不要大意地说出来吧,哥我在听呢,但原谅哥我实在没办法说点什么。”

“好了好了,哥你慢慢吃,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我站起身来想要去顺一顺韩俊昊的脊背,他却摆摆手示意我不用了,我只好无奈地又坐下:“哥你还记得第一次和我见面的时候吗,是大概五年多以前吧,我刚进G.I.F.的时候,第一个见到的就是哥,然后很好运地和哥分到一个宿舍里来了。”

“嗯?嗯,大概是吧。”韩俊昊看着饭盒里还剩不少的食物,闭了闭眼将嘴里的食物咽下去了,然后瞪大眼睛认真地看着我:“仁灿呐,为什么总是记着呢?你不提的话,其实我都快忘干净了。”

“可能是因为每一次见到哥都会想起来吧,结果五年,就这么一直记下来了,以后应该也不会忘掉。”我朝他龇牙笑起来,看着他听到“应该”一词后又果断放弃聊天转而继续攻食物。“哥是真的很好呢,我都觉得当时的我傻到冒泡,可是哥还愿意帮我。”

韩俊昊没有再搭话了,但是我知道他一定有在听。

“其实我刚进公司的时候为什么会怕黑啊,我都觉得不可思议哎。”我收起笑容,慢慢地开始回忆起之前的事情来:“不过还是谢谢哥,会在我晚上害怕的时候和我呆在一起,陪着我……哦对了,哥还会怕我发噩梦之后半夜醒来而整晚守在我床边。”

“噗……安仁灿你少来,我才不和你搞断背,弄得我多低俗一样。”韩俊昊终于忍不住把嘴里的饭全部喷了出来,我早有预谋地往边上躲了躲,汤水没有沾到我身上一分一毫,“不过你会那样,只是因为刚来到这里没有可以依靠的人吧,所以会害怕、会质疑啊,但是不久之后你知道自己是没有危险的了,才会对周围环境放下心来啦。因为,有了你可以相信并且依赖的人啊。”

我望了他一眼,没有说话。我知道自己现在的脸色一定很差。

“仁灿呐,你应该知道我只是在为你好。”韩俊昊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不对了,连忙朝我摆摆手然后改口风:“我说的那个人……当然指的是我自己啊,你不是一直都很依赖哥的吗,哥我虽然只是比你年长几个月,算是同辈,但是很多事情哥可以给你正确的引导啊,毕竟哥比你早进公司啊。那几年里,哥学到的东西远远比你要多得多。”

“好了,哥,我都知道的。”

我的视线在韩俊昊和他的饭盒之间来回移了移,示意他赶紧吃完就回公司去了:“哥快点吧,虽然下午没有课,但是也不能把午餐时间拖太长了。一会儿散步回去吧,哥你吃了那么多。”

“嗯嗯,可以走了的。”韩俊昊见我无心继续话题,便迅速扒拉了两口饭,把饭盒清除干净了,就拉着我急急忙忙地往外面走去。“那就赶紧走吧,这个地儿冷气开太足了。”

“喂喂喂,不是哥说想要来这个餐厅里吃的吗?”我正打算逗他,话还没出口,就发现自己的另一只手被什么人拉住了。回身一看,是一个打扮得流里流气的青年,年纪不大,但是却有一种极度危险的气场。

其实事后我一直在回忆中后悔的,我当时怎么就在这个人面前笑出声来了呢,他的头发上只是被沾了一些汤汁而已啊,其实没有那么滑稽的。可是不管怎样,我的确是笑出来了,而且,导致了我恨不得以死自终的后果。

如果当时我没有笑,那我们的未来又会变成什么样子。

“喂,有什么好笑的。你们的谁朝我喷了饭,怎么解决。”青年眯着眼睛看我,带着冷冷的敌意。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对上青年狭长的眼睛,看见里面透露出的幽光,仿佛一桶冷水将人从头到脚淋个彻底。“别这样一副表情,我不会叫你帮我舔干净的。”

我皱了皱眉,竟然发现自己心里对这个人存有恐惧。

“哟,这不是前辈吗?”青年应该是看见我身后的韩俊昊了,脸上微微有了笑意,却是戏谑的笑容:“那你,就是那个传说中的朴仁川了吧?哦不对,应该是叫安仁……灿才对吧?不好意思哦,记错了。”

青年末尾的音故意被拖得很长,我使劲甩开他的手,退后几步,生怕自己说出一些冲动的话来。说到底还是忍不下这口气的,不管心里的恐惧来自于何处,我都无法在它面前低头。

“我没见过你啊,是新的练习生吧?以后要努力练习,前辈我祝你早点出道。”

我希望韩俊昊在这个时候说出像是这样的一句话来救场,就像他以前说的一样。但是他没有,我隐隐约约感觉到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可是不管怎么样,这次韩俊昊不愿意示弱也好,我终归还是希望,不要发生太大的事情来。

我承受不起,他也承受不起了。

“哦那个,真的不好意思,是我们不好。”我上上下下翻找了一遍,才终于从口袋里找到一包纸巾。从里面掏出一张,我伸手递过去:“道过歉就好了,息事宁人吧。”

嗯,趁我预感到的什么奇怪的事情还没发生之前,平息下来就好了。

“可是你笑我了啊,这一点又该怎么办。”青年没有接我递过去的纸,视线一直没有离开过我身后的人:“哈,现在我改变主意了啊。你,帮我舔干净。”

我看到他终于看向我,突然有点无力。消息灵通如韩俊昊,我整日待在他身边,怎么会听不到风声呢。新来的练习生里有一个几乎在公司里横着走的团体,刚进来的时候就搞垮了一些练习生让他们主动退出了,几乎是看见了就得躲着走的类型。应该是从程美佳那里听来的吧,那个团体的老大在公司高层里有关系,没有经过考核就进公司来了。虽然还不至于同意让这种人出道,但是他们在公司是属于没有人管的,根本惹不起。

“怎么样啊,仁川前辈不敢了吗?自己做的事情自己承担,不是作为一个男人的基本吗?前辈怎么连这一点都做不到?”青年勾起嘴角,目光将我从头到脚尽数打量了一遍:“不过好像也不是你喷的吧?那就是另一位前辈了。但是呢,安老前辈要是你愿意替他舔的话,我也不介意。”

“好了,你说够了没有!”我正准备说点什么,却突然被韩俊昊抢了头。我有些诧异于他的态度,毕竟在此时此刻说这种话并不是最好的选择。

“你不要太过分。”

“前辈终于发话了啊,是忍不住继续当缩头乌龟了吗?”青年看向他,眼神变得发狠起来,我不知道他们是否发生过什么,也难以阻断这之间所连接的浓浓的□□味,但也明白局势快要失去我的控制了。青年接着道:“那是不是就要,韩俊昊前辈你来帮我舔干净呢?”

“我们给足了你面子了,准备息事宁人的。”韩俊昊突然推开我,往前走了几步,到了青年的面前,相视而立:“那就不要怪我了,你这纤细的骨架看起来不怎么禁得住啊。”

“哈,你说什么……”

青年的话没有说完,我看见韩俊昊在众目睽睽之下挥动拳头往他的脸上迎过去,力道很大吧,那个青年看起来很痛苦的样子。

“你敢打我!我……”

“怎么不敢了?!有本事的去告发我,你也不过这点能耐。”

韩俊昊说着,握起的拳头眼看着又要落到青年的脸上了,我赶紧上前拽住他,把他死死地禁锢在自己的怀里,用力地抓着他的拳头,强迫他放下。青年很害怕了吧,拳头就差那么一点点就要再次打到他了,他惊恐地看着韩俊昊,看着把他箍在怀里的我,就像看着一对疯子一样,摇了摇头,往餐厅外面去了。

一切都静下来了,周围是,韩俊昊也是。

他无奈地朝我抬起头来,我看见他笑了,竟笑得那么解脱。

“不就是除名吗,我不怕。”

正如同我所猜测的那样,那个打扮新潮的青年其实是公司社长的侄子,平时在公司里没什么人敢惹他的。当时他无缘无故被沾到秽渍,口气不好是自然的,直到后来带着一半开玩笑的性质让我帮他舔干净也只是一时兴起的恶作剧而已。我当时的态度是对的,或许只要我再多坚持一秒,他就会轻蔑地笑着离去了。但是事情发展到最后,他被韩俊昊打了。于是最后的最后,公司也难免知道了这件事。

原本只是小事吧,记大过就好了,但是因为事情发生在公司以外的地方,私下处理难以挽回公司练习生的形象,而且韩俊昊打的那一拳也确实下重手了,所以,公司商议许久,除名一致通过。

我不知道在会议室门口守了有多久,只知道散会之后,所有人都走光了,韩俊昊才跟在社长身后出来。那个中年发福的老男人目光复杂地看着韩俊昊,最后也只是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发,便摇摇头离开了。

“除名了,是……最后结果。”我听见他这么说,却又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他微微仰起头迎合上我的目光,眨了眨眼,笑了。

“哥……”我是想说点什么的,但是开口之后才发现自己什么也不能说。即使是安慰,让此刻的他听来也不知道会不会认为是嘲讽。

他也没有说什么了,低下头便往楼梯口走去。过了一会儿发现我还没有跟上来,便又回过头来拉拉我的衣袖示意我一起走。

一路上都浑浑噩噩的,我的大脑一片空白。但是他,一直都勾着嘴角。他的刘海垂下来,遮住了一半的眼睛,使我看不真切。不过,与其说我看不清楚他的眼神,不如说是我害怕看见,害怕看清。

那双眼里,他的心里,满是我所愧对的绝望吧。那是他的梦想啊,七年的喜怒哀乐、七年的青春时光、七年的泪水汗水,全部都没有了啊,我又怎么舍得看懂。

但是无论如何,我们怎样地怀念也好,都过去了。并且,再也不会回来。

“仁灿啊,哥我要走了,记得照顾好自己。”送他到楼下,我看见他父亲的车停在路边。老人家应该很生气吧,当时韩俊昊是怎么从家里来到这间公司的,又是怎样面对家里人的反对的,他的心里其实有多痛,经过了这么多年的朝夕相对,我都一清二楚。

都是因为这些种种,七年间韩俊昊没有回过一次家,逢年过节放假的时候,有时我得空会留下来陪他,但是更多的,是他一个人面对那间空荡荡的宿舍。渴望出道的些许希望让他七年如一日地坚持了下来,直到最后痛苦都变成了习惯。

“干嘛不说话呢,仁灿,不怪你的。七年是一道坎儿吧,我没能够迈过去,结束也是迟早的事情,那还不如帮你一把,然后趁早结束我自己的自作自受。”韩俊昊望了望不远处自己父亲的车,然后看着我,眼神很深很深,仿佛要把我吸进去一样。我突然语塞,只好朝他点点头。看着他关切的神色,我自知无颜以对。“看吧,我和我父亲的矛盾也解决了,我也终于从这个大牢笼里出来了,只是仁灿你啊,还要再呆在这个公司里呢。有什么不开心的,就打电话跟哥说,反正哥现在也逃出来了,不用再……担惊受怕了。有什么事,哥帮你出头。”

我还是不说话,咬紧了牙关把头偏开。从小就被教育眼泪对于男人来说是最软弱的表现,可是我现在怎么那么想哭呢。

“仁灿,没关系的。反正哥……也快要结婚了。”韩俊昊的笑意更深了,伸出手够到我的头,使劲拍了拍,又揉了揉我的头发,看着我因为诧异而重新看向他的目光。“看吧,哥的人生就是如此悲剧。刚从公司这个牢笼里出来,就又要走进婚姻的牢笼里了。”

“怎么会……明明哥才这么年轻。”我没有拍下他的手,任由他揉着我的头发,我其实很怕的,害怕以后都没有这样的机会了,哪怕只是这样平凡的小动作,我都没有办法再看到,“哥不是才……二十四吗?怎么可能这么快就……”

“是啊,我原本也觉得还有那么几年可以玩的。可是……”韩俊昊嘴角的弧度下去了些,又看向不远处的那辆等待着他的车:“因为老爷子啊,他患了很严重的病,可能没有几年命了。我已经不孝了七年了,如今顺一次他的意吧。他还想在有生之年看我结婚,然后……抱孙子呢。”

“哥,我……”我是想说点祝福的话的,抑或是像兄弟一样和他开个玩笑,然后目送他离开的。

但是我发现自己好像什么都做不到。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我该走了。”韩俊昊有些不舍地把手从我的头发上移开,却悬在半空迟迟没有放下。不远处的车突然鸣了喇叭,韩俊昊眼里慌张的神色一掠而过,随即慢慢将手放下来了。我心下一紧,竟是不顾一切地抓住了他失力下垂的手,然后我看见他看我的眼神里的满心无奈。

他一直都没有他对我诉说的那么轻松啊,在公司的七年如此,以后的他也如此。

“哥,保重。”我握着他的手,却只感觉手心阵阵冰凉。他陪伴了我这么长的一段时光啊,他见证了我从男孩成长为男人的一切啊,如今全都要一纵而逝了。

怎么舍得。

“别这样啊,又不是以后都见不到了。我家就在江原道那边啊,从首尔过去很快的,下次想见哥,就跟哥说,哥去接你。”韩俊昊最后深深地看了我一眼,使力将手抽了出来。

“真的要走了,保重吧。”

于是他就这样走了,留给我一个背影,却不再给我一个诉说的机会。

如此绝望呢,第二次这样了,我真的受不了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守护甜心之命运改变第三章在线阅读

    自从那天夜晚出现血月之后,阿德旺老人显得非常沉默寡言,他每天都会来到村后的山顶上,静静的遥望着远方的天空,似乎想要看穿世界的尽头有些什么东西,同时又好像是在想着什么,但最终看起来更像是在等待着什么,无论哪一样,都不会有人知道。村里很多人看着沉默寡言的阿德旺老人落寞的背影,神色里都显得很同情,摇头叹息

  • 月见城传在线阅读单挑领主!

    “先撤退吧,BOSS不是目前的我们能够解决的,起码拖延时间恢复一下才有一战之力,否则就是送死!”王安石看着这一地的老弱病残,再对比一下领主的威力,只有无奈地说道。其他三人也都纷纷点头同意,六个哥布林就差点让这只小队团灭,要不是在紧急时刻王安石大展操作,灵活的走位拉怪让张旭的治疗压力减缓了不少,其他人

  • 风月无涯在线阅读第5章

    所以说为什么会搞成这样啊?这些人都是谁啊难道我还在做梦吗?废弃小洋楼的庭院里横七竖八的堆着用木板石砾组成的小山,而小山的顶端蹲坐着一个裹着白色披风的少女,她黑色的长发从兜帽中漏出了几缕随着风飘动。“所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泪子低垂着头默默的盯着自己已经满是划痕的鞋子看,直到两只毛绒绒的小爪子进入视

  • 最强道士小潮潮QAQ

    我的桌上多了一瓶蓝色的灵,我走进去,小蝶看见我向我微笑,我走到她面前,坐了下去,小蝶开口:“说把它吸了吧。”我打开瓶子毫不犹豫的吸了下去,我手一开就发现一团火在我的手心,而这次的火是红色的,这时候一只女鬼从我身边飘过,郎朗的读书声已经没了。看见女鬼向小蝶飘去,她的力气太大了,把小蝶压在下面,小蝶急忙

  • 七十年代纪事之第一章(1)

    【01】属鸡的纪聿,从小到大,经常会被人念错名字,因为别人乍一眼看上去,下意识就会念成“纪律”,毕竟纪律可比纪聿(yu)顺口多了。纪聿只想呵呵。据说名字经常被念错的人,不仅会各种尴尬郁闷心累,运势也会衰。纪聿刚上高中时,被分到了高一(4)班,学号14号,还坐在了教室第四组的第四排。这真有点不吉利。哼

  • 清平乐之城开在线阅读第一章

    “8号晚十点二十三分,某监狱犯人发生摩擦,造成一人死亡三人受伤,以下是死亡人员信息。德克奇,男,102岁,星历352年因抢劫、故意杀人入狱,被判有期徒刑211年……”钟佐刚睁眼原本还有些迷糊,听见这条新闻便清醒了,笑着评价:“进去五年才挂,看样子昨晚确实是打起来了。”房间自动调节至最舒适的温度,他身

  • 霸道成长记在线阅读第9节

    第二天一早,大家分头行动,余天成大方的表示前期的所有花费都由他自己承担,算是一种投资,也算是一种补偿,毕竟自己不参加战斗,以近乎于零的风险坐享其成。不过大家也都没有这么认为,各有分工罢了,大家能够安心出去猎杀魔兽,一是能快速积累财富,二也能在战斗中快速成长,毕竟这个世界是强者为尊的,虽然有皇室维持,

  • 我的房东是主播之林庭(7)

    三年前林家除夕家宴,林庭带回去一个年轻男孩儿。当然不是和其他二代三代一样在外面养的小情儿,如果林庭真愿意带人回去,林老爷子也不至于着急四处给他物色人了。林庭的洁癖不偏不倚表现在了各方各面。和花名在外的林父不同,掌着林家几乎所有家产的林家大少,年轻有为,今年才刚二十七岁,却任何场合荤素不沾,洁身自好的

  • 据说师尊是魔头第2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当我穿着衣裤折了三折还显大的军服出现在食堂时,王天风对我点点他对面的位子示意我坐下吃饭,对于旁边学员向我投来的好奇的眼神,我发挥了吃饭超级专注的一贯作风,丝毫没受影响,吃了一碗又一碗,一直吃到桌上的饭盆都空了,我才意犹未尽地放下筷子。往旁边一看,整个食堂里只剩下大瞪着眼睛的郭骑云,还有双手交

  • 变A不成还装B,会怀孕的羽箭

    皇家猎场内,陷入骑兵包围的鹿群正在寻找能逃出的缺口,但它们每次的试探都会被骑兵的长矛给逼退。头鹿低垂鹿角,发出呦呦哀鸣。三皇子梁辰极将羽箭搭上弓弦,左手食指伸出,托住箭首。他对这一击抱有必定命中的信心。五皇子梁叔阳搭上他的肩膀,想要阻止他。梁辰极没有回头,只是语气轻蔑地道:“五弟,你且候在一旁,看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