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小说创造世界之果然还是死掉算了

2021/5/4 11:50:56 作者:会飞的狗 来源:飞卢小说网
小说创造世界
小说创造世界
作者:会飞的狗来源:飞卢小说网
这是平行世界!读者看小说就会精通各种技能,甚至坐地成圣!写小说就能创造世界!小说角色具现融入现实!坐地成神!但是,叶晨发现一个问题!这个世界的作家,脑洞太过匮乏!玄幻..洪荒..武侠...这种题材的小说根本没有!于是,身怀无尽小说系统的叶晨发达了!当《武侠》问世,全国修炼内力三花聚顶!当《洪荒》问世,全球洪荒神兽焚尽八荒!(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晨曦的光泽越过敞开的窗口,轻洒在淡蓝色的被褥上,昏暗的房间渐渐被带着丝丝暖意的阳光填充。

仿佛感受到晨光的轻抚,雪莉缓缓睁开了蓝水晶般的双眸,打着哈欠从床上坐立起身,宛如初醒的奶猫一样伸了伸懒腰,看向窗外初生的朝阳。

又是新的一天。

今天是秉辰在这个世界的第三天,就像是曾经频繁的接触新的工作那强烈的适应能力,秉辰也渐渐习惯了在这里的工作,渐渐熟络了自己现在的这副身体。

在剧院里女仆的工作还是挺闲的,并不是每天都要打扫,扫除的日子被格瑞丝安排在每周的周一、周四和周日,一周三天,除此之外也就只有每日的膳食及衣物的清洗了。

今天的工作中没有扫除的任务,而膳食也有格瑞丝在准备,现在也没有衣物需要清洗。

所以……

——这不是什么事也没有吗!

雪莉又重新躺回了被窝,呆呆地看着房间顶上的天花板。

这两天来,秉辰以失忆之由向格瑞丝借了一些关乎于这个世界的书,了解到了这个世界和自己所在的世界虽然不一样,但也有着异曲同工之处。

虽然对于这个世界的历史发展并不清楚,不过抛却“魔法”这一个概念,这个世界的确有些类似于现实世界里中世纪的欧洲,虽然秉着与巫术、诅咒相同的魔法之名,却没有哥特式极端的阴暗,也没有巴洛克式奔放的扭曲,更没有拜占庭式浓厚的迷信。

其实要细说的话,更像是各类风格的大杂烩,或许应该说是这个世界自身的风格罢了。

自三年前,帝国阿尔法兰的王毫无征兆的驾崩之后,阿尔法兰的政权溃散,帝国再没有之前的领导力,频繁的战争导致数个国家灭亡的同时,不少强大的势力也有如雨后春笋般一个接一个的冒出头,甚至连已经毫无动静数年的魔族都暗流涌动。

即使阿尔法兰三十二世上位后,以雷霆的手段剿灭了一个个威胁到帝国的势力,但也只是稍缓了些许势头,世界依旧处于动荡之中。虽然帝国还是明面上实力最强的势力,但在其它的势力眼中,已经不如以往那般垄断式的统治地位了。

而古洛伊镇由于一直以来都是偏向于中立的贸易区域,强制占有不但会惹怒阿尔法兰帝国,还有可能会触及到其他势力的利益,所以各势力间都很有默契地对古洛伊镇保持中立的态度。

说起来,这个世界区分时间的规则和自己世界里的一模一样,同样是一天24个小时,同样是一周七天,同样是一年十二月,这都不得不让秉辰怀疑是不是以前也有过哪个穿越者过来制订的这个规则。

不过这个世界和自己的世界相似之处也太多了,同样也有太阳和月亮,同样也有昼夜的交替,同样也有春秋与四季……这样一来,应该能排除穿越到另一个魔法文明星球的可能性了。

这么说,这应该就是所谓的……平行宇宙?

砰砰砰。

“雪莉,你醒了吗?”

伴随着三声敲门声,格瑞丝的声音从门外响起。

雪莉顿时从床上一跃而起。

“醒、醒了!”

糟了,不会是稍微偷懒了几分钟就被发现了吧!听说女仆因为各种基本素质对时间观念的要求极高,自己这种偷懒的情况是不被允许的。

这回要被训了吧……

抱着忐忑不安的心慌忙地将房门打开,站在门口的不止是格瑞丝,还有一身正装的克莉丝娅。

而二人看到雪莉的模样时,都是轻微一愣。

“你该不会……还没睡醒吧?”格瑞丝直勾勾地看着雪莉。

雪莉一阵愕然,随即脸颊嗖的一下窜红了起来。

糟糕!因为太在意会不会被训加之在格瑞丝敲门之后就慌忙地跑去开门,却忘记了现在的自己是处于一个非常尴尬的状态啊!

凌乱的长发披落于肩,暴露在空气以及二人视线中的,是雪莉完完全全的真空状态……

遮哪!这种时候应该遮住哪里?胸部?绝对领域?对了,眼睛!遮住眼睛就看不见——

看不见才怪啊!极度的紧张之下脑子都当机了是吧!掩耳盗铃能出现用处那大中华夏的老姜都能气的一把火把《吕氏春秋》烧了重新编撰一份《姜姓夏冬》了。

该死的啊!因为当初听华姐说过女孩子都是果睡的,对各种方面都有好处,鬼使神差之下就尝试了,结果现在闹出了这个大乌龙……

秉辰现在真的想要不再死一遍算了,说不定还能穿越回去呢。

“我、我先换下衣服!”情绪激动之下,雪莉的话语都流利了起来,同时迅速将门关上。

“雪莉她……还好吧?”克莉丝娅无语道。

“……”

房间内的雪莉还没缓过气来,手忙脚乱地从衣橱内翻出女仆制服,闭上眼睛尽量不看自己的身体将其换上,而因为太过慌乱,穿贴身衣物的时候不小心踩到边上导致身体保持不了平衡而摔倒在地。

嘭——!

“……”

听着房内传来的一道接着一道嘭啪声,二人的额头仿佛有着一条条黑线。

“让……让你们久……等了。”

终于,房间的门被打了开来,已经穿戴好的雪莉重新出现在二人的视线中。

只是……

蔚蓝的长发只是随意地用发带歪曲地固定着,衣衫凌乱而不整,更要命的是——

克莉丝娅的脸颊像泡泡一样鼓了起来,随后噗呲一下大笑出声。

“雪……雪莉,你……你的衣服穿反了……”克莉丝娅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眼角憋出笑意的泪珠。

“诶……诶!?”

雪莉这时候才注意到自己的穿着前后颠倒了过来,在克莉丝娅的毫无淑女风范的大笑下,红的仿佛戳一下就会爆出酱来的脸颊让自己超频过热导致大脑这回完全当机了。

格瑞丝轻叹一声,走上前去将雪莉拉进房间内,重新帮她换好了衣服。

全程雪莉都只是像个任人操控的人偶一样,顶多只是木讷地听着格瑞丝的指示,该抬手的抬手该转身的转身……

果然还是死掉算了……

秉辰曾经身为成熟男人的尊严在这一刻完完全全碎作了满地的玻璃渣。

“我和格瑞丝要去亚诺兰亚斯城一趟。”

在格瑞丝打理好雪莉的仪容后,克莉丝娅对着雪莉说道。

“诶?”雪莉一愣:“我……那我呢?”

克莉丝娅摇了摇头:“快的话明天晚上就会回来,慢的话可能会耽搁几天,所以要拜托你看家了。”

雪莉点了点头:“……嗯。”

克莉丝娅笑了笑,将一个精致的钱袋放在她手上,随后带着格瑞丝出了门。

只留下手里捧着钱袋,注视着二人离去背影的雪莉。

……

上了马车,看着窗外缓缓闪过的的景色,克莉丝娅对身旁的格瑞丝问道:“格瑞丝,你觉得雪莉她……怎么样?”

“克莉丝娅大人的意思是?”

“没什么意思,直接说出你对她的感觉就好了。”

格瑞丝想了想,说道:“很笨拙,不善言辞,性格柔弱,甚至连自己的衣着打扮都做不好。”

“这样啊……”克莉丝娅呆呆地看着窗外:“那你认为她可以上舞台吗?”

格瑞丝一愣,然后摇了摇头:“以雪莉的情况,在舞台上恐怕会更加慌乱。”

“也是呢……”克莉丝娅自嘲地笑了一声,然后转头看向格瑞丝:“你觉得……这一次我们能成功么?”

虽然克莉丝娅脸上没有流露出多余的表情,但看到她那牵强的笑容,格瑞丝能感受到她内心的极度不安以及开始对自己的不自信。

格瑞丝下意识地伸出手将克莉丝娅揽到自己的胸前。

“嗯?”

突兀地被格瑞丝揽在怀里,克莉丝娅差点透不过气来,好不容易挣扎着露出脸颊:“格瑞丝,你干什么,本小姐要被你憋……唔!”

结果格瑞丝抱的更用力了。

仿佛是因为受气不足,克莉丝娅的手无力地垂了下来,整个人一动不动。

而格瑞丝过了一会儿才终于察觉到克莉丝娅的异样,看着已经奄奄一息半昏迷着的克莉丝娅,试探性地叫了一声:“克莉丝娅大人?”

没有得到回应。

格瑞丝的神情突然变得惊慌,抓着她的肩膀疯狂摇晃着:“克莉丝娅大人,醒醒,克莉丝娅大人……”

“别……摇了,格瑞丝,再……摇,我就要第二次被你杀死了。”克莉丝娅有气无力地发出声音。

“克莉丝娅大人!”看到克莉丝娅没有事,格瑞丝高兴地再次将她紧紧抱住。

“唔——!”

——叒杀。

……

近午的太阳高悬当空,即使是如今近春的冬末,万物在阳光温暖的照抚之下也不会过于冰寒。

虽然细水溪流已然结为一条冰蛇。

奔腾的马车驶进了城门,继续朝着中央集市疾驰着。

而此时的车厢内一片死寂的沉默。

克莉丝娅鼓着腮帮子,坐在窗边直勾勾地看着窗外,和格瑞丝保持着距离。

“克莉丝娅大人?”

终于,格瑞丝打破了这片沉闷的气氛。

但是并没有得到克莉丝娅的回应。

静默了几秒,格瑞丝再次试探道:“克莉丝娅大人?”

“干嘛啊?吵死了格瑞丝!”克莉丝娅终于扭过头一脸嗔怒地看着她。

听到克莉丝娅和往常一样元气的声音,格瑞丝心中的一块石头落了下来。

“恕我冒昧,克莉丝娅大人已经三个小时二十三分零六秒都在保持那个姿势不说话,我担心……”

“什么叫我一直都在保持这个姿势不说话啊!为什么你连时间都要精确算到秒数啊,再说了还不是因为某个人让本小姐差点死了三次!”

说着,克莉丝娅看了一眼格瑞丝的胸前,再看了一眼自己的,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克莉丝娅大人是在生气吗?”格瑞丝缓缓靠近克莉丝娅,仿佛又要将她搂进怀里。

而克莉丝娅则是一脸惊恐地看着她:“你、你不要过来,不要靠近本小姐!”

格瑞丝停了下来,脸上露出无害的微笑:“克莉丝娅大人是在嫉妒吗?”

“嫉妒?”克莉丝娅一愣,但看着格瑞丝的笑容顿时意识到她知道自己生气的真正缘由,当下红着脸转过头,羞怒道:“才、才不是你想的那样,本小姐只是因为你的弑主行为生气而已,就是这——唔!?”

在克莉丝娅转过头的时候,那该死的甜美再次没过她的脸颊,随即又是一阵无意义的挣扎。

“格瑞丝,你是真想闷死本小姐吗!”克莉丝娅不满的声音都带着些许哭腔了。

“很抱歉,克莉丝娅大人,我听说在人情绪低落的时候喜欢把头埋在女性的胸部里哭泣,这样会在之后遗忘掉之前的不快,比语言安慰的效果更好。”

“你是听谁说的啊!”克莉丝娅都有些发狂了,这样做能安慰人才怪了啊!只会让人觉得不堪并且情绪更加低落吧!

“总之,以后不要再用这种意义不明的方法了,看在你的出发点……的心意份上,本、本小姐就原谅你这次的……的……总之就是原谅你了!”克莉丝娅别过头去。

“是。”格瑞丝微笑道,随后看向克莉丝娅旁边窗户外的景色:“克莉丝娅大人,我们很快就会路过亚诺兰大剧院了。”

克莉丝娅也看向了窗户外边。

“格瑞丝,她的出场时间是什么时候。”

“明天的十点场,表演歌剧《阿尔法兰颂英诗》。”

“阿尔法兰颂英诗么……”克莉丝娅呆呆地望着窗外,思绪飘忽在这个名字之中。

阿尔法兰颂英诗,阿尔法兰帝国建立后由初代阿尔法兰之王亲自谱写的歌颂为建国伟业献出生命的英灵们的诗篇,而后被一代艺术大师维莲•克洛比亚改编成歌剧,成为了戏剧界的瑰宝之一。

而维莲•克洛比亚是克莉丝娅最崇拜的一位艺术家,同样身为女性却创作出了不少影响世界的艺术瑰宝,克莉丝娅小时候第一次接触的戏剧就是克洛比亚的《阿尔法兰颂英诗》,也正因为是这部歌剧曾带给她的感动,她对戏剧和舞台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兴致,并且以克洛比亚为目标,一步步走到了这里。

但是……

克莉丝娅的眼神变得黯淡了起来。

“克莉丝娅大人,前面就是亚诺兰大剧院了。”

格瑞丝的声音唤醒了克莉丝娅,从窗户看到缓缓闪过的景色后,克莉丝娅眼中的阴霾一扫而空,转而换之的是一片憧憬之色。

马车缓缓驶过一条大理石街道,在其旁边的,是一座金碧辉煌,如同宫殿一般华丽的建筑物。

象征着尊贵的红色砖墙上雕刻着辉宏的壁画,平顶对称而协调的风格显得雄浑而端庄,随处可见的镀金装饰突显出了宫殿的富丽堂皇,外壁上端林立着的一座座栩栩如生的大理石人物雕像如同英灵般默默守护着这座气势磅礴的亚诺兰大剧院。

——如果自己的剧院也能像这座大剧院一样就好了。

克莉丝娅的脑海中浮现出了这个想法,随即自嘲着摇了摇头,将这个想法甩到脑后,同时收回视线。

格瑞丝看着克莉丝娅默不作声的样子,心里微微叹了一口气。

马车踏着白色的大理石路,溅起一片石尘,渐渐驶离了亚诺兰大剧院,朝着中央集市行驶而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顶级编剧在线阅读第九章

    飘忽不定的球加上朦胧不清的视野,杨岚除了被迫跑来跑去,根本接不到一个球。一个小时后,杨岚气踹吁吁的叉着腰,看向地面,汗水如雨滴落在地板上。到现在她连一个球都没有接到毫无打球体验,还如此的辛苦,让她痛苦不已。看到老师没有休息的准备,仍旧打算发球。杨岚赌气的将球拍扔到一旁,一副不打算继续的样子。王浩没有

  • 重生年代娇宠小福包第五章在线阅读

    六天后。洛阳城中心广场,专门用来四大宗门弟子考核地点,面积之大,足以容纳百万人。“力量未过八百斤,年龄超过的,非考核人员请离开。”“考核人员都排好队,一个个进入广场登记身份,记住,身份不得有误,否则后果自负。”一名城卫严厉道。因为人数众多,考试官都是由城卫军来担任的,而宗门之人只负责最后结果。当罗尘

  • 大仁之再遇妖怪

    “大小姐,又有什么事啦?”“什么叫又有,本小姐托你办事是你的荣幸!”雪月傲娇的说道。“行吧行吧,啥事啦?”尘天一脸兴味萧然。“我……我的那条玉簪丢了……”“啥!我不昨夜刚还给你的么?”尘天心里微微浮起几分惊恐,那玉簪一看就知道价格不菲……若这大小姐赖上自己,那以后自己不得赔死……这小妞不会是和她叔叔

  • [综英美]小蜘蛛,你的天敌来了!龙海试炼

    冲洗一下身体之后的沈逸换上了一套新衣服,戴上面具,准备吃个早饭就出门,进行今天计划的事宜。“天城万事阁,没想到会给人这么强的气场和威严。龙海天城的每一个地方果然都不简单,还是一直保持着警惕为好。”沈逸站在一栋楼阁前,看着那块不大不小的牌匾,给他一种敬畏的感觉。而所谓的天城万事阁则是一个情报机构,网罗

  • 宋医生的小可爱第1章在线阅读

    李去病如何也不会想到自己重生了,重生在一个普普通通的晚上!那一晚没有车祸、没有触电、也没有雷雨、更没有飞机失事,一切不正常的事情都没有发生。他只是在2018年3月5日凌晨1点多点看完巴萨1:0马竞之后洗了个澡上床睡觉,然后就重生了!重生在自己12岁从树上掉下来那一刻!直到28年后2018年春节,自己

  • 终于找到我的你第九章

    “滴!恭喜你接到本日第一单——【人皮骨伞】”林机玄看到这名字愣了一瞬,眉头微微蹙起,就连呼吸都下意识地放轻了。他仔细查看接下来的任务说明。【任务描述】:人皮骨伞是用人皮为伞面,人骨为伞骨制成的阴伞,既能遮蔽阴邪挡除灾害,也能招来祸害。最后一把人皮骨伞应当随主人火化湮灭,查明这把人皮骨伞出现在这里的原

  • 完美恋爱之枫落晴夏寒之大学生活的开端(4)

    刘工见赵民在铺位上坐着,手里拿着两个空塑料小盆,知道他已吃过了早饭。问道:“小赵,昨晚睡得好吗?”“睡得很好。”昨天一天的境遇,赵民对刘维光印象很好。他认为自己很幸运,来沈阳第一天,就碰上了好人。他补充道:“谢谢你对我的关心。”“我听你大姑说,队里让你开搅拌机,你适应了吗?”刘工继续问。“开始不适应

  • 乡下人第三章

    “啧,这好好一大学生年纪轻轻的眼睛就瞎了,真是可惜。”姜白露讽刺地说道。同时又在心里鄙视原主,这个孟凡乔长得也就那样,人品又差,换做从前这种人倒贴她她都看不上,真不知道小说里的姜白露看上他什么了。可是仔细一想,这小说都是苏静瑶写的,只不过她倒霉穿到小说里罢了,怪原主也没用,姜白露只能把仇都记在苏静瑶

  • 一世盛宠:夜少的天价萌妻在线阅读第6章

    小阴姬一脸纠结的慢慢飘向景荡,此时,异变突生,熟睡中的景荡自然不知,可当事人小阴姬却感受了个明明白白,景荡脑中那三只眼法相,突然显现了出来,依然是朦胧一片,只有那额前竖眼泛出阵阵光泽,这光泽千丝万缕瞬间将小阴姬罩了进去,小阴姬来不及出手,三只眼法相和小阴姬便齐齐消失在这天地之间。而另一间房中的景洲和

  • 空间符箓掌控者在线阅读第4节

    想要成为合格的暗黑老玩家,把暗黑世界的背景和剧情熟记于心是最基本的要求,除此之外,还要会根据时间的流逝推测出下一步将要发生的事情,但游戏毕竟是虚幻的存在,现实却是最真实的历程,它的发展受到太多外在的影响,一个疏忽或一个拐点,就会让历史完全偏离原有的发展轨道。当流云在崔斯特姆的街道看见那个身穿黄袍、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