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她的荔枝爱说话在线阅读第四节

2021/5/4 11:30:39 作者:沅南九思 来源:晋江文学城
她的荔枝爱说话
她的荔枝爱说话
作者:沅南九思来源:晋江文学城
陆离心头有一女子,是他的白月光也是他的朱砂痣,时光荏苒,唯有那女子鲜活如初,生命流逝,他爱的唯有一人。陆离平素里清隽冷淡,见谁都淡漠疏离,直到有一天陆氏集团走进一个身着红裙的女子,清雅静好,众人看见一向无波无澜的陆少脚步凌乱奔向那女子,紧紧抱住了她,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众人皆叹,陆少一定爱惨了那女子,以至于连抱着她的手都在微微颤抖。后来他们知道,那女子名曰安歌,简静素雅,是陆少的心头肉。重活一世,她也没能把阿离护得好好,可是在这一世,终究还是有些不同,至少陆离好好活在她身边,这就够了。她爱他,

四、这婚我真不想订

回家的路上,苏晏被父亲一路数落,不过看在肖因同意订婚的份儿上,老爷子倒也没说重话。

“你怎么做事越来越没有分寸?在这种场合动手,万一肖家……”

苏晏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兀自打断苏父的话:“爸,公司真的很困难了吗?”

苏老先生倏然沉默,算作默认。

一时之间,车里的气氛近乎凝滞。

苏家的企业集团日渐式微,肖家在珠宝行业内,则有一家独大的兆头。

苏老先生这时候推儿子出去订婚,除了挽救家族生意,也有联手组建商业联盟的想法。

今天没能让肖因拒绝订婚,苏晏只有选择另一种战略——与苏父打感情牌。

苏晏目前对苏父没有感情,但论演戏,他是专业的:“爸,我其实……并不是什么都不知道。”

“只是,我没有经商的头脑,不敢乱插嘴生意上的事情,怕惹您心烦。”

苏老先生蓦然叹息:“原来,你是这么想的。”

苏晏点点头,又说道:“我对容少动手,不全都是为自己出气。因为他说——”

苏老先生皱眉,知道事情并不简单:“他说什么?”

苏晏故作犹豫,停顿了好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地开口:“他当着我的面说,爸爸您卖儿子。”

“胡说八道!”

苏老先生一拍腿,气得冷哼,又问苏晏:“难道,你也是这么想的?”

苏晏流露出恰如其分的愧疚神情,小声嘀咕:“外面都这么说。”

苏父再度沉沉叹息,没有失望,只有无可奈何:“我知道,这件事情太过突然,你一时半会儿接受不了。”

苏晏捏了捏拳头,鼓起勇气:“爸,我只想知道您真实的想法。”

“挑肖家长子联姻,的确是为挽救公司。”苏父说话间,轻拍儿子手背,“但也是为你的将来做打算。”

“公司不景气,你又接不起家业,总不能后半辈子向弟弟讨生活。也许你和肖因不一定能产生感情,但婚后,你的后半生就能过上安稳日子。”

听到这样的话,苏晏忽然愣住,不确定苏父说的话是真是假。但光看眼神、光听声音,真的能感受到一个父亲对孩子的爱护。

剧本里没有对苏父着墨太多,苏晏对他的了解,仅局限于父子不睦、逼婚……以及被肖因谋夺财产后,跳楼自丿杀。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苏家的家破人亡的事端,都是订婚引起的!

苏晏皱眉,忽而灵光一现——是了,还有原著。

剧本改编自同名小说,虽然大方向上的剧情和结局完全一样,但谁知道细节变了多少?而这次穿越之旅的剧情,更是糅合了剧本与原著的内容。

苏晏绝望地想起来,自己只大致翻了一下原著,因为过于狗血被劝退。

苏老先生见苏晏不说话,还以为他不能理解自己的苦心,轻声说:“你再静心想一想吧。”

苏晏蓦然开口:“爸爸,我更想用自己的方法帮助家里。”

苏老先生苦笑:“你能有这份心,就已经很好了。”

苏晏赶忙说:“爸,我是真的有计划,拍戏的事情……”

话没说完,车已经挺在家门口,苏父说:“早点休息吧。”

这也不能怪苏父不相信儿子,谁让另一个苏晏做了二十几年的废柴。他要是能凭三言两语说服老人家,才是天大的怪事。

苏晏回到房间,一头栽倒在床上,愈发觉得脑壳疼。

就在这时,手机收到一条短信,来自经纪人阿华哥,是明天的拍戏通告:“明早8点准时来接你,去《问天》剧组,早点儿起床!”

苏晏一骨碌跳起来,眼里立刻来了神——证明业务能力的机会来了!

翌日早晨,经纪人阿华哥的车还没停稳,苏晏便已经在后座坐稳。

阿华哥惊呼:“你怎么转性了?”

苏晏一看手表,正好8点整:“不是你说8点见面的吗?”

阿华哥再三确认时间,是8点,不是10点:“你向来一觉睡到中午的。”

“我……”苏晏无法反驳,因为原主是真的废,“我已经下定决心好好拍戏了。”

说起拍戏,苏晏不得不问经纪人一些事情:“对了,我的剧本呢?”

阿华哥头也不回地开车:“不用剧本。”

苏晏疑惑:“啊?”

阿华哥表示:“你的角色是聋哑人外加……双目失明。”

苏晏愈发疑惑:“这是什么人设?”

阿华哥清了清嗓子,无奈地表示:“你自己说过的,因为眼神不行,台词也不行,以后只接聋哑人和瞎子。”

“这——”苏晏憋了半天,半个字没憋出来。

这特么是真的废到一定境界了吧!不仅废,还自暴自弃。

果然,苏老先生很有远见。儿子废成这样,再大的家业都得被败空了,将来还真有可能吃不上饱饭。

很快,他们就就抵达剧组,苏晏被推过去化妆换衣服,经纪人阿华哥陪着导演赔笑脸。

他们家艺人出了名的拍啥啥不行,只会打桩式站位以及干瞪眼,关键是态度还秉持得过且过的准则。要不是看在苏老先生是富豪的面子上,业内早就把他除名了。

导演说:“要是瞎子都演不好,就直接换人。”

经纪人忙劝:“我们苏晏很珍惜这次机会的,一定好好表现。”

站在一旁的男主演听了这话,阴阳怪气地说了一句:“但愿吧。”

他名叫陈雪戎,是一步步从群演爬上来的狠人,最瞧不上苏家大少那种靠爹的。偏偏冤家路窄,接下来,他得跟大少爷对戏。

苏晏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换好一身古装白衣。他本就身材修长身姿挺拔,这么一亮相,颇有点陌上人玉的味道。

一时之间,现场所有人的目光都黏在了他的身上。

导演也愣住了,不禁问阿华哥:“苏晏怎么跟从前不一样了?”

阿华哥也察觉到微妙的变化:“大概……大概是遇到适合的角色了吧。”

男主演嗤笑:“适合演瞎子,阿华哥真了解自家艺人的风格。”

阿华哥一噎:“你这家伙,会不会说话……”

“能把瞎子和聋哑人演出点意思来,难道不算本事吗?”

苏晏还是那个苏晏,路见不平一声怼。

他知道这个陈雪戎,在剧本中有过短暂的出场,属于炮灰中的炮灰,坑过原主无数次。这家伙一心攀附肖因的富贵,最后却被肖因逼的跳海自丿杀。

陈雪戎并没有作为炮灰的自觉,继续嘲讽苏晏:“就怕某些人没有这份演技,还吹这份牛皮。”

苏晏早已预知他的结局,说话时流露出同情的意味:“那我们拭目以待咯~”

就是在这时候,剧组工作人员送来布带,要给苏晏蒙在眼睛上。

苏晏躲开,皱眉问:“这是干什么?”

工作人员为难地解释:“蒙上眼睛更容易演瞎子……”

这话还没说完,就引来陈雪戎新一轮嗤笑。苏晏也不多看他一眼,只对工作人员说:“不用了。”

工作人员却望向导演,直到导演示意她离开。

场记板一落,苏晏立刻进入状态,两眼放空,瘫坐在地上。还别说,他演的真有点意思。

“兄长!兄长!”

很快,男主演登场,扶起苏晏拼命摇晃:“兄长,你倒是同阿弟说一句话啊!”

苏晏只觉得要被摇出脑震荡来,心里只有一句话:这小子绝对是故意的!

陈雪戎想引苏晏在镜头前犯错,不光摇他晃他,还把黑手伸向脖子,悄悄用力掐住。

窒息感来袭,苏晏察觉不妙,一把攥住陈雪戎手腕。眼见苏晏犯错,陈雪戎流露出短暂的得意之色。

导演本就对苏晏的能力抱有疑虑,现在还以为那家伙又犯浑了:“这是怎么回事,他怎么突然给自己加戏?”

经纪人尴尬极了,一边埋怨苏晏不珍惜机会,一边支支吾吾解释:“也许……也许是他灵感爆发了吧?”

导演冷哼:“我倒要看看,他能爆发出什么灵感。”

镜头前,苏晏仍在演。

他紧攥着陈雪戎的手腕继,因为太过用力,手背青筋都隐约凸起。

他的眼神仍是放空的,但表情有了微妙的变化。他甚至不需要一台词,光靠微表情,就能将无言的悲伤表现得淋漓尽致。

论演戏,苏晏真的是专业的。用实力打脸,才是最有力的。

陈雪戎目睹此情此景,惊愕到忘记说台词,实在想不通这家伙怎么会有如此大的爆发力。论气场,几乎碾压了他这个男主。

只听导演喊一声“咔”,没好气地问:“陈雪戎,你怎么走神了?”

陈雪戎一怔,连忙道歉。当他再度望向苏晏时,只见这人眼中多出逼人的光亮,正直勾勾盯着自己瞧。

陈雪戎莫名惊骇起来:“你怎么……”

他从前见过苏晏,在富二代云集的聚会趴,堂堂苏家大少,却被人当猴耍。别人抽老千,他发现了也不敢说,只知道往外掏钱,讨好型人格,软蛋一个。

更可气的是,就是这种人,居然跟顶级权贵高富帅订婚了!

但今天再次相见,这人已经脱胎换骨,眼神清透中不乏锐利,让人不敢再招惹。

陈雪戎以调整状态为由逃去抽烟,刚叼住烟嘴,便被人堵个正着。他抬眼一看,来者正是苏晏:“你怎么来了?”

苏晏抬手抽走他的烟,一扯领口,露出印着指痕的脖颈:“我们之间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让你想掐死我?”

陈雪戎不肯承认:“都是误会。”

苏晏点点头,反手就是一拳送上去。

陈雪戎一慌,有惊无险地躲开:“你怎么打人?”

苏晏倒也没想真打,用同样的话送给他:“都是误会。”

陈雪戎瞬间气白了脸:“你!”

苏晏玩弄着手里的烟,满不在乎地对他说:“我知道你在打肖因的主意。”

陈雪戎愣了一瞬,又赶紧否认:“别胡说……”

苏晏抢白:“我没兴趣和他订婚。”

听到这话,陈雪戎不由自主地浮现出欢喜的神情:“真的?”

苏晏拍拍他的肩膀,只说道:“把我‘被迫’订婚的小道消息传给肖因,之后,人就是你的了。”

苏晏公开声称被迫订婚,这是往肖因脸上甩巴掌呢!到时候,肖因面子挂不住,哪还肯要他?

只要肖因不订婚,自己就还有机会。陈雪戎眼睛一亮,神情变得狡诈而贪婪。

又是一个可怜的炮灰。

苏晏挑眉转身,折断手中的香烟,向后抛去。

但他还没走几步,就被一辆车拦住去路。车窗缓缓降落,车主露出堪比希腊雕塑的帅脸来。

肖漫上下打量古装版苏晏,真情实感地流露出惊艳的神情。

在肖漫开口前,苏晏讥讽地问:“别告诉我,这次又是偶遇?”

肖漫回答:“不,这次是追来的。”

苏晏神情骤冷:“你跟踪我?”

“有朋友在附近拍戏,恰好看到了你。”肖漫下车,倚在车身上,“大家都说,你的表现让导演赞不绝口。”

苏晏对他的恭维无感,只是防备地问:“为什么追到剧组?”

肖漫毫不在意他的冷漠脸,仿佛是为爱奋不顾身的浪漫小青年:“因为想要追求喜欢的人。”

“少来了,肖漫。”

苏晏的笑意中有几分谐谑:“你早就知道我的名字,也知道我和你大哥订婚在即。”

“我这么做,只是为了追求心中所爱罢了。”

肖漫看起来热烈又专情,实在蛊惑人心。

但苏晏自认为不会被他蛊惑:“不,你是另有所图。”

“不要再来招惹我,我不想被你利用,也不想和你们肖家人扯上一毛钱关系。”

肖漫看着渐行渐远的苏晏,眼中流露出狐疑的神情——真令人惊喜,他脱胎换骨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游三国之绝世枭雄半熟烤羊驼不要辣

    良好的防御高于富贵繁荣。——亚当斯密当第二座城市‘爱叫啥叫啥’在死海旁落定之后,某位皇帝就拒绝回首都处理公务了。这里简直是天然的矿物质温泉,而且还可以保养身体长生不老(误)!“陛下,还有好多公务要处理,”鸭子蹲在石头旁边,看着秦京枕着石头,把四肢都大字形张开瘫在湖里,任由超强的浮力把他捧起来——手上

  • 我,脑子有病之档案室之战

    正当我守候R4身边等待解锁完成时,二层U型空间上却再次爆发出猛烈的枪声!乍一听AK-47的枪声足有十几支,他们似乎直奔后方的队长而去。呼啸的弹头瞬间摧毁了好几台冷冻储存柜,装满化学溶液的储存皿被子弹打出无数个窟窿,碎玻璃伴随着漏出的溶液顿时泄露而出!沃克躲在掩体后,将M4A1步枪的枪口朝上贴胸放置。

  • 我的别墅超凶的之登山闯关(1)(7)

    在陈羽风纹神行术的加持下很快来到了一片空地。当然之所以这么顺利是因为在简单模式下地上是会有指引的箭头的。这让陈羽不禁想夸夸这山真的是太人性化了。不过当陈羽踩上这片空地的时候他便恨不得破口大骂这个大山。在陈羽踩上空地的那一刻空地周围升起了结界,电子音响起,依旧是小P的声音:“登山第一关,木桩对对碰。”

  • 上古卷轴:我就是龙裔第1章在线阅读

    三界内。海外修真界,有一座蓬莱仙岛。这座蓬莱仙岛,座落于东海尽头。蓬莱仙岛上,修仙宗门汇聚,强者如云。蓬莱仙岛的深处,有一处大凶之地,乃上古洪荒遗迹,里面栖息着不少强大的妖兽生灵。这些妖兽生灵,个个气息恐怖,就算是那些修仙宗门的老祖宗,也不敢擅闯。“你这头秃鹰,扇快点,别偷懒了。”大凶之地,有一座茅

  • 大道上天第8章在线阅读

    接下来,是一场粉丝见面会,小七会被当做最后惊喜嘉宾来到现场,周三回答粉丝问题,简单自落,一点都含糊,表情真挚,但话中几分真假,只有他自己和他背后的人知道。每句话,没个表情都要去设计,想想就很累,小七一点都不明白为什么周三会乐此不疲,或许这就是喜欢一份工作的缘故吧。小七要上台时,不知为什么,很不安,好

  • 邻舍有阁臣在线阅读第四节

    难得热闹了一个晚上的客厅又冷清了下来,恢复了平日里正常的状态。金玉娥开始收拾桌子,还吃剩下了四分之一的西瓜,她拿着保鲜膜包了包放进冰箱,准备明天再吃。擦了桌子,洗完杯子,她脸色看着还十分不愉快。“谢秋生,你那个兄弟是怎么回事,也太不要脸了,竟然上门来要钱,他家又不是没钱,就差这两万块过日子,说出来谁

  • [综]BUG相对论在线阅读第10节

    回到学校之后,林素便强迫自己把慕听寒这个男人从脑子里撇干净。但是晚上洗澡的时候,从镜子里看都自己满身都会青青紫紫的痕迹,不可避免地再次想起了慕听寒。显然,他们在床上很激烈,才会弄出这么多痕迹。林素抱着自己瑟瑟发抖的身体,在蒸汽环绕的浴室里,摸了一把脸上的眼泪。第二天,下课的路上,林素很意外地看到了一

  • 犬夜叉之最强刘星在线阅读第4章

    全身的疲劳一扫而空,连平时因饥饿而变得蜡黄的皮肤都有了一些红润。萧逸一跃而起,踢了踢腿,扭了扭腰,感觉比前世宅男的身体好了不知多少倍。萧逸又取出洗髓丹,一口吞下,可还没来得及感受,一阵不比刚才记忆融合的疼痛从腹中开始,渐渐蔓延到全身,萧逸一下子瘫倒在地,不断抽搐。疼痛如蚂蚁般啃噬着机体的血ròu,逐

  • [实力至上主义教室]双向暗恋第9章在线阅读

    第四章:拜狮?拜师!当小俊看到卢玉兰走到道士的门口吧,敲了敲门,然后就听到道士叫她进去,卢玉兰进去后,正准备开口说话,可是又被道士给打断了,最后道士把她心里想说的话都说完了,最后卢玉兰点点头,说“道长啊,你真是厉害,这算的太准了。正如你所说,小俊来找你了,你要不要出去看看呢?“道士呼出一口气,然后开

  • 突破传承之第五章(5)

    最后还是决定来上学。萧南是自己来的,办了一些不复杂的手续就被带到教室里,因为在上课,班里的班主任又不在,所以马马虎虎的就被安排在了教室最后面靠窗户的位置。这个是他最喜欢的位置,靠近窗户,可以清楚看到窗外的事物,温暖的阳光照射进来,轻抚在身上,暖洋洋的感觉睡觉也很舒服。萧南不会浪费这资源,懒散的躺在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