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梨花开遍天涯在线阅读第2章

2021/5/4 11:42:55 作者:胖子阿德 来源:纵横中文网
梨花开遍天涯
梨花开遍天涯
作者:胖子阿德来源:纵横中文网
偏远小镇,枯木开花,沟通魂界的梨花再次绽放,一条小鱼从池塘游向了宽广大海。这里有的千魂士百舸争流,谁会成为浪上的弄潮儿。。。

“徐文,起床没有!”

他从床上站起身,走到梳妆台前坐下。房门外的催促随着‘没有’两个字落下帷幕。只睡了不到三个小时的他,一脸不耐烦的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睡眼惺忪的双眼下,被厚重的黑眼圈包裹着。这个模样出门,怕是要给人当成吸毒犯抓起来严刑拷打。

在仔细一看,脸上被日夜奔波晒成的小麦色肌肤,还有几天前让助理强行修饰整齐的双眉,似乎不打扮也是一个十足的大帅哥。想到这里的一波自我夸赞,就让他瞬间精神了起来。

徐文从房间出来,看到清晨的阳光在她身上镀上了一层柔和的金色,坐在客厅沙发上的她,一袭大红色紧身连衣裙,淡淡的妆容将她的气色瞬间勾勒出来。

“徐文,能不能行了,老娘早上六点就醒了。”

当然,如果面前这个景象能够停止,徐文绝对不会让这个助理说话的……毕竟她暴躁的语气,真的和本人非常不匹配。

“周惜姐姐,我们凌晨三点多才到家,您老难道没有睡觉吗?”徐文一直觉得,这个神奇的助理周惜,就像机器人一般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一边吃着早餐的徐文,会像往常一样看着关于自己的报道。然后左耳进右耳出的听着助理周惜,在一旁叽叽喳喳像个乌鸦念叨每日行程。突然徐文制止了周惜的喋喋不休,支支吾吾道:“今天火山灰尘……飞……他们……唔……唔唔。”

“你敢不敢讲人话?”说着,周惜抢过徐文手中张开的报纸,只见头条不再是关于【徐文新生代作家】报道。

周惜走到客厅落地窗前,只见漫天飘扬着昨日高峰山山火留下的灰烬。报纸上正赫然的印刷着【近几日山火造成的灰尘将遮盖在安洞市上空】。

两个人坐上缓缓向发布会现场开去的商务车,原本刚洗干净黑的锃亮的车,已经被灰烬逐渐覆盖。电台依旧和往常一样,不断播放着关于今天的大事件,中间总能听到关于徐文作为新生代作家的报道。对于新生代三个字,已经二十五岁的他似乎怎么也不满意,索性就让司机将车上的电台广播关掉。

“看来这些灰尘,要在安洞市很久的咯。”司机随口的吐槽,引来原本在后座昏昏欲睡的两个人的注意。只见正前方灰蒙蒙的街道上,行人集体带着各式各样的口罩,在往各个地方赶路。

好不容易穿过混乱不堪的街道和堵车,来到发布会现场就急匆匆的往舞台上赶去。引来的便是现场粉丝高分贝尖叫,这让一直很排斥密集人群的徐文,邹紧眉头的坐在台上提前准备好的椅子上,接受主持接下来各种奇奇怪怪的提问。周惜似乎注意到了什么,在徐文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低头在他耳边轻声道:“没大问题,今天不用签名走流程,主持人采访完我们就可以走了。”

听到这,徐文便松了口气咧开嘴,职业假笑的面对镜头……

采访在不断的进行中,伴随着主持人代替粉丝问的问题准备结束之时。围观的人群中突然发出一声巨大的尖叫,原本拥挤的人潮突然分散开来。站在台上的徐文周惜两人开始向远处望去,只见熙攘的群众中间自然的空出一个圆形。圆形中正躺着一个被女人按在地上的男人,下一秒那犹如喷泉般的血浆从男人身上的某一处向四周飞溅,原本已经吓懵的众人被这一幕彻底吓清醒,向四周慌张跑走。

伴随着高低起伏的尖叫声,周惜空白的脑袋在嗡嗡作响中走到徐文身边,手心已经不知从何时开始往外冒出冷汗。在徐文精准的抓住周惜右手的时候,才让周惜发现,两个人的手早已经冰凉无比。没等满脑子空白的两个人反应,诺大的舞台上只站着他们两个人,显得格外夺目。

按着男人的女人抬起头,凌乱的头发上沾满血迹,不断的往下滴血。透过明亮的灯光,瞬间将原本遮挡住的男人照的一清二楚。早已被撕烂的衣服耷拉在被开膛的胸口上,犹如一朵盛开染上颜色的百合花,心脏伴随着最后一次跳动停止。

“徐总,这边。”

两人同时装过头,只见站在台下的司机正在向他们挥手,着急的样子随着全身上下的肉不断晃动。女人似乎也听到了司机的叫唤,像极了一个失了智的疯狗,开始跑向还站在台上的徐文两个人。徐文见状急忙连拉带拽的将周惜拉下台,司机赶忙带路从安全通道离开。

路上,周惜盯着手机并没有接到来自主办方的电话。但是毕竟事关重大,周惜也不好回拨催促乙方给个答复。三人一路上沉默不语,车内电台突然从轻松愉悦的音乐中紧急插播新闻。

【今日,安洞市突发暴乱。众多暴徒在街上袭击路人,导致十人重伤,十六人轻伤。请各位居民勿在街上闲逛……】

徐文周惜两人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抬眼一看挂在墙上的钟。时间才刚好下午一点整,周惜便不停歇的从电视下的柜子中打开药箱,从里面拿出了写有‘躁郁症’字体的药罐,递给了徐文。

“吃两片,直接回房睡觉。”

徐文接过药罐,便起身回了房间。患有躁郁症这件事,一直只有周惜一个人知道。她比徐文自己都明白,什么时候该服用这个药片,甚至会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默默准备好。

不知道是不是药片的问题,今天的药剂发作似乎比往常要快很多。昏昏欲睡中,客厅传来了各种吵杂的声音。正要起身查看时,却被身体的沉重紧紧印在床上无法动弹,再一次睡了过去。

徐文再次睁开双眼,扶着床沿逐渐将沉睡的身体唤醒,抬起眼皮往正前方看去,瞬间被眼前的一幕吓清醒。只见周惜双手拿着厨房的小刀,透过昏暗的光亮将刀身照的无比刺眼。周惜从角落站起身,似乎如释重负一般向前迈出一步,光着的双脚沾满早已风干的血迹。房间的钟表正指向七点,这就说明在徐文睡着的五个小时,周惜不知道经历什么事情。

“你……怎么了?”徐文开口的关心,让周惜放下了手中的小刀,腿软般扑向徐文。

安静昏暗的房内,除了窗外突然传来的警笛声,还有就是那来自周惜嗓子里如释重负的哭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雄宋之狰章峨山

    【狰章峨山】上古神兽。迎着微风,迎着晚霞,西门杰和柳轻云飘飘然地降落在月亮山下。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呈现在眼前的是一个美丽无比的世界。瞧,西边的天空,从浓密的云层里,飘荡出几片玫瑰色的彩霞,单薄而清丽。轻轻流动的晚风,仿佛在缠绵地吻别夕阳……月亮山顶有一个月亮,时隐时现,月光柔和,还不是十分明亮,但

  • 灵魂的战歌在线阅读猎杀蛮熊

    眼看蛮熊就要临近,林东把***一丢,拿出金蛇剑,迎了上去。林东跃起,把剑当刀使奋力砍向蛮熊脑袋。“噹”冒出一阵火花,震得林东双手发麻,人也飞倒在地。随即蛮熊抬起那粗壮的脚,向林东脸上踩去,这一脚要是踩到,林东必死无疑。紧急关头,林东往旁边一滚,堪堪都过这致命一击。这时刘福等人冲了出来,纷纷拿着武器对

  • 我有锦鲤系统之 K(1)

    你知道吗?在这个世界上,有这么一群人,他们不会老,不会死,不存在于世界之上,不存在于人们心中。我叫“K”你没有听错,我就叫K,英文字母K,这不是在开玩笑,至于我为什么叫这个名字,以后有机会我会说的,现在我先来给你们介绍一下我所在的地方吧。看,这个有着一百五十多平的房间,一整面墙壁都被替换成了落地窗,

  • [滑头鬼之孙]迷恋在线阅读第8节

    他走之后,宁子轩就来到老人的面前,微笑说道:“老爷爷,这玉500万我要了,麻烦您帮我包起来。”老人也是很高兴,虽然入手冰凉是块好玉,但在他原本的打算中,这玉能卖个几十万就不错了。之前说出的300万也只是认为他们会讨价还价,出乎意料的是对方竟然眼都不眨一下,爽快的就答应了,还因为楚慕辰的原因,把玉佩的

  • [我英]传说中被轰焦冻抛弃的女人在线阅读天桥

    沈可不知道,她的计划成功过。佑辰逸曾经在与她相同的处境下醒来,但是不同于是医生告诉沈可发生的事,而是柯年的母亲从他醒来的那一刻就愤怒地数落他指责他。佑辰逸从昏迷中彻底清醒后,就整个人彻底怔住了,他被柯年的母亲骂得根本连反驳的机会都没有。他的记忆里是一片模糊,根本不明白自己一个人喝酒怎么就被送到了诊所

  • 快递方志强第2章在线阅读

    “强心和利尿的药一天早晚吃两次,平时饮食要控制油和盐的摄入,如果无故胸闷气喘必须马上到医院来。”对着修修改改的稿子,抱膝窝在亚麻色的沙发上的江小北想起了主治医师的话。她的心衰不算是最严重的阶段,但是依然需要长期服药,定期复诊。除了这些,医生还给她规定了每天的运动目标以强化她脆弱的小心脏。总之,得开始

  • 民间诡事薄在线阅读第七章

    次日。魏婴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双手合十放在胸前安安稳稳地躺在床上。安分睡了一夜,脖颈自是不习惯又不舒服,他轻轻地揉着,心下想“昨晚不知怎么就睡着了,还梦到了蓝老头,真是扫兴。”屏风另一侧,蓝湛正闭目端坐,听到这边的动静,微微睁眼,起身,绕出屏风。“你醒了。”蓝湛轻声道。“恩,蓝湛,你昨晚何时回来的……

  • 妖精的森林在线阅读第10章

    “女生留下来,其他男生可以先走了。”安宇亭说完这句话班上的男生哄笑成一团。“赶人,赶人!”安宇亭作赶鸭子状,“把东西收拾好了的给我轰出去!”教室里闹成一团,过了好一会儿,男生全部走光了,安宇亭招呼女生坐到前排来。理科班,班上只有20来个女生,安宇亭看着她们,叹了一口气:“不简单,还好你们听话,不然这

  • 倾情白月光之第九章(9)

    “但是你为何知道这件事。”成钰看着月见身上气息悠悠转变,冷冽的眼神死死抓着角落处的人,他的步子移了过去。陈清酒垂眸,气定神闲,不咸不淡地道了句:“因为,童择已经是个死人了。”月见的脸色一下惨白,她后退几步,银牙咬着,好半晌,才气若游丝道:“你说的不错,他是死了。”成钰抿唇,使劲回想今日见过的那个公子

  • 阴重楼千2无望森林

    别了战天几人,程一鸣随便找了个没怪的地方下线。玩家上线的时候有10秒钟的强制保护时间,无法攻击和被攻击,再说这里的怪都是非主动攻击的,所以他并没有担心什么。关掉登陆器,摘下游戏盔,已经是下午六点多,游戏中的时间是和现实中同步的。摸了摸咕咕叫的肚子,程一鸣二话没说,把刘业和黄宏伟叫下线,三人直奔最近的